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63谁人不想永生
    几个诛日商人愣了一下,这么不怕死的奉天小姑娘他们还是第一次见着。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

    “你要我们跟你一个奉天人讲道理?”一个诛日商人看疯子一样看着玉小小,这姑娘就不知道他们诛日是上国吗?

    玉小小说:“人不讲道理,那还是人吗?”

    “小丫头片子,”几个诛日人觉得被一个奉天小丫头骂不是人,简直是丢了他们诛日国人脸的事,顿时就都爆了。

    “你要想死,爷爷就让你死个痛快!”一个诛日商人冲玉小小撸袖子狠道。

    玉小小觉得心塞,丧尸不讲道理也就算了,人类也不讲道理?

    顾星朗这时看着几个僧侣的腰间,喃喃自语了句:“永生寺?”

    小庄反应慢了点,小卫听到了顾星朗的低语声,忙也看向了几个僧侣的腰间,这几个僧侣的腰间都挂着一个雕琢成人头骨的小玉球,玉是上等的玉,凝碧之色仿若流水,小卫刹时间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会?”小庄这时也看见了人头骨的玉球,眨巴着眼睛不敢相信。

    永生寺在六国都是地位超然之所,六国的国师,包括诛日国的国师,都由永生寺派驻,奉天的国师澄观亦是出自永生寺。奉天国小势微,除了一个澄观,多年少来从没有一个永生寺的僧人踏足,今天,小庄数了一下,一二三四五六七,一下子来了七位永生寺的僧侣,这是有大佛师转世到奉天了?

    “该死的,”顾星朗面沉似水地骂了一句。

    玉小小听见了顾星朗的话,说:“小顾你也觉得他们该死?”

    小卫冲到了玉小小的跟前,跟玉小小低声说:“公主,这是永生寺的事,我们还是不要管。”

    玉小小没有在那场让残暴女帝葬身的火海里,看到过有关永生寺的事,她也不关心这个永生寺是个什么玩意儿,玉小小只知道光永生这两个字,就足以让她不待见,甚至敌视这个永生寺了。人类为什么会走到末世?就是为了追求永生,变成了丧尸的人类看着不老不死,可那样的生物还能称之为人吗?

    “赶紧滚!”就站玉小小对面的诛日商人斥玉小小道。

    玉小小抿一下嘴唇,道理什么的看来不用讲了,脚尖一点地到了这诛日人的跟前,玉小小伸手就把这个诛日人的衣襟揪住了。

    左佑和三个随从都感觉到肉疼,看来公主殿下又要扔人了,从高空掉到水里的滋味,那也是浑身骨头疼啊。

    被玉小小揪住了衣襟的诛日人觉得不可思议,挥拳就朝玉小小的头上砸下来。

    只这一个动作,在场所有会武人士就都看出来了,这个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这人是个练家子。

    小庄喊:“主子,把他扔了!”

    玉小小这一回没往外扔人,而是拎起这汉子往地上一砸。

    世界再次因为公主殿下,寂静了那么几分钟。

    也就这么眨眼的工夫,五个诛日大汉脖子以下的部位全在地里种着了。

    小庄用脚踩了踩地面,这是砖石的地面没错,天神爷爷,小庄觉得自家公主这一招,比把人扔飞出去更凶残啊,这叫什么,当街种活人吗?

    五个诛日汉子先是迷瞪,反应不过来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然后腿部就传来剧痛,从地面被生生砸进地里,腿骨不断是不可能的。几个汉子连声惨叫都没发出,就当场昏迷了。

    在场的奉天百姓反应过来发生何事之后,第一个反应就都是赶紧跑,一下子伤了五个诛日人,这罪过可大发了,弄不好他们这些看热闹围观的人,都得受牵连。

    一条街上的人突然之间就跑了大半,还在一小半人,只敢远远地站着看。

    老汉跪在地上,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谢这个姑娘,还是该恨这个姑娘,先前他还只是倾家荡产的命,现在看这五个诛日人的样子,他的这条命应该已经交待了。

    京都府尹坐在自己的官桥里,带着自己手下的衙役在这时赶到了案发现场。下了轿的京都府尹,一眼看见被种在地里的五个诛日人后,京都府尹张大人立刻双腿就打起了摆子,五个诛日人?大白天里就伤在京城的地面上?他怎么跟圣上交待啊!!!

    “张知敏来了,”小卫小声跟玉小小说。

    玉小小说:“谁?”

    小庄说:“京都府尹。”

    玉小小说:“干什么的?”

    小庄说:“公主,你不知道京都府尹是干嘛地?”

    “不知道,”玉小小说:“今天跟他是初见。”

    小卫简单明了道:“京城这里的刑案,都由张大人负责。”

    一听刑案,玉小小明白了,原来这个矮个瘦老头就是这个世界的警察头子。

    左佑站在玉小小身后说:“公主,你们的京都府尹往你这里走了。”

    张大人先是光顾着看这五个诛日人是死是活,在师爷的提醒下,才看见了玉小小,张大人顿时就感觉自己被五雷轰顶了,这人要是公主殿下伤的,这是两国要开战的节奏吗?

    小卫拉着小庄跑去把坐在躺椅上的顾星朗,抬到了玉小小的身旁。

    顾星朗跟还跪地不动的老汉说:“你还不快走?”

    老汉看着顾星朗流眼泪,他还能走吗?

    顾星朗叹一口气,说:“此事已与你无关,快些走。”

    老汉抹一把眼泪,说:“此事由小老儿引起啊。”

    玉小小不太耐烦地道:“你有做错事吗?”

    老汉用力地摇头,说:“小老儿对天发誓,小老儿绝对没有做过丧良心的事。”

    “那就是他们的错,”玉小小用脚踢踢脚下的一个诛日人,跟老汉说:“你走。”

    老汉给玉小小磕了一个头,起身颤巍巍地走了。

    左佑这时小声跟三个随从说:“昨天公主只是把我扔河里了,看来她是手下留情了,这是不是说明,公主对我有情义?”

    三个随从想给自家主子跪了,玲珑公主的情义在哪里啊?!

    “玲珑公主果然好武艺,”等张大人跑到了玉小小的跟前,七个僧侣中,站在最中间的僧侣开口说话了。

    玉小小看向这个人,问了句:“你想永生?”

    这僧侣轻笑了一声,声音清越地道:“公主殿下,这世上谁人不想永生?”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最后一更奉上,依旧是存稿箱跟亲们说晚安。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收藏,嗷嗷,梅果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