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66何谓永生?
    玉小小坐在桌前吃,顾星朗负责为媳妇剔鱼剌,剥虾壳,盛汤,擦嘴,总之公主殿下吃得很忙碌,顾将军伺候媳妇伺候得很忙碌。??火然文  w?w?w?.?r?a?n?w?e?n?`org

    左佑坐在一旁,吃东西,会被公主殿下用眼神攻击,想也动手伺候公主殿下,会被顾将军用眼神剌杀,总之左大元帅这会儿手里抱着杯茉莉花茶,看着自己对面这俩,看得很忧伤。

    小庄和小卫这会儿烦不了,跟玉小小一样埋头苦吃,自家公主说的对,不要钱的东西,不吃白不吃。

    左佑的三个随从看同桌这俩货,这饿死鬼投胎似的吃相,看得他们仨一点胃口也没有。

    左佑跟玉小小说:“公主,这菜就这么好吃?”

    玉小小点头,嘴里塞了一嘴虾,说话不方便。

    左佑说:“你这样吃,会不会胃口太大了点?”

    玉小小把嘴里的虾咽肚子里了,问:“你不想请客了?”

    “请,”左佑说:“我付钱。”

    玉小小埋头接着吃,愿意付钱就行啊,堂堂一个元帅,总不会结账的时候尿遁?

    左佑说:“公主,你就一点也不怕永生寺?”

    玉小小的筷子又停了,抬头看着左佑说:“吃饭的时候,不要说倒胃口的话。”

    我的天,左佑觉得玲珑公主太是个人物了,永生寺倒胃口这样的话,这位也敢说。“公主,景陌要是找你麻烦,你来找我,我帮你对付景陌那小子,”左佑主动跟玉小小提出要帮忙。

    玉小小说:“算了,你连永生寺都怕,你还帮我对付景陌?”

    “不是,”左佑一听玉小小这话就要急,永生寺跟诛日国那是一回事吗?

    “景陌不是坏人,”玉小小说:“他会讲道理的。”

    景陌不是坏人?左佑觉得世界玄幻了。

    玉小小吃饭速度很快,几句话的工夫,桌上的大碗里就只剩下菜卤子了。

    “饱了?”看没啥可吃的了,玉小小问顾星朗。

    顾星朗点头,光看玉小小吃,顾三少就已经觉得自己饱了。

    “小庄,小卫?”玉小小又问暗卫哥俩。

    小卫马上就回话说:“饱了。”

    玉小小看小庄小卫这桌上还有不少剩菜,就说:“剩下的我们打包带走。”

    啥?屋里的汉子们都惊着了,吃不完的菜还要带走?公主殿下真的是在帝宫长大的吗?

    小庄看顾星朗,真要把剩菜带回去?

    顾星朗说:“去找小二来。”

    “浪费粮食的人,最后一定是饿死的,”玉小小盯着小庄说了一句。

    小庄起身就往外跑,心头滴血,就为了几口剩菜,要不要这么诅咒他啊?!

    “真的会饿死,”玉小小回头又跟左佑说。

    左佑忙就摇头,说:“我不浪费粮食,从来没有浪费过。”

    三个随从低头不作声,没什么可说的,国舅府天天成筐的剩菜剩饭往外倒呢,有些真相永远不能直视啊。

    “很好,”玉小小很认真地夸了左佑一句,这人虽然对顾星朗抱有非份之想,但身上还是有闪光点的。

    左佑马上就高兴道:“公主,明天我再请你吃饭?”

    玉小小说:“明天?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左佑有些受打击,但转念一想,明天再说,玲珑公主也不算是拒绝了他啊,就又开心道:“好的,明日我给公主下请贴。”

    老板和两个小二,这时跟着小庄走了进来,刚才他们都亲眼目睹了公主殿下的威武,这会儿两条腿还打战呢。

    “都打包,”玉小小跟老板说:“菜卤子我也要。”这卤子里全是油,扔了多可惜?

    左佑在心里默默决定,这一次的纳贡,他少跟奉天要点,估计玲珑公主在他请客之前,还没吃过一顿饱饭呢。

    老板没敢跟玉小小说不,带着自己的两个伙计,老老实实地把桌的剩饭剩菜,包括菜卤子一起打包。至于为什么主人桌比随从桌吃得还干净,老板只敢在心里琢磨,不敢开口问。

    “再见,”玉小小跟左佑道别,带着顾星朗就走了。

    左佑一直把玉小小送到楼下,看着玉小小和顾星朗坐着的马车走远,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多好的姑娘啊。”

    随从们咧嘴也叹气,面前的地面已经被奉天人刨开几个洞了,想想那几个诛日人,这样的悍妇,真进了国舅府,他们应该每天都会生活在生死边缘了?真想跟主子说,求放过啊。

    玉小小坐在马车里,这一回没再看车窗外的风景,而是跟顾星朗说:“你跟我说说,这个永生寺是怎么个情况?”

    顾星朗说:“公主,你真不知道永生寺?”

    “不知道,”玉小小摇头。

    皇后娘娘每年都要从自己的私库里,给永生寺送香火钱,向永生寺的大师们问一个吉凶,这么虔诚的人养出来的女儿,不知道永生寺?顾星朗觉得这事情不对啊。

    玉小小说:“我不信这个,所以不关心。”

    “嘘,”顾星朗忙冲玉小小嘘了一声,说:“这事不能宣扬。”

    玉小小撇嘴说:“那你呢?”

    顾星朗说:“我也不信。”

    嗯,玉小小点头,这样才可以一起玩耍嘛。

    顾星朗说:“我娘也信永生,我爹出征的时候,她常常就住在永生寺,日日佛前跪拜,但我爹还是战死沙场了。”

    玉小小拧着眉头,说:“佛前?佛讲轮回,什么佛讲永生?”不要欺负她读书少,兵团里不时会有宗教界人士来做心理辅导师的,六道轮回这东西,玉教官真的听过。

    “是啊,”顾星朗说:“除了永生寺,别的寺庙也求不来永生。”

    “明明就是骗子啊,”玉小小不解道:“就没有受骗群众去砸场子?”

    “无法永生,是因为你修行不够,善果不够,”顾星朗说:“我娘是这么跟我说的。”

    这么欺负无知妇孺的话,也有人信?玉小小呸了一声,说:“这个寺就这么厉害,连皇帝都要怕它?”

    “六国都尊永生寺,”顾星朗很无奈地道:“圣上对永生寺一向礼让。”

    “永生寺手上有兵?”玉小小还是不理解,永生寺手里有兵将无数,所以六国都怕要它?一个和尚寺哎,能是这么逆天的存在吗?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