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67少年的情义
    “神灵之所,”顾星朗看着玉小小小声道:“谁不怕神灵呢?”

    神?玉小小再次确认这个永生寺就是个骗子窝,真特么有神,人类末世的时候,神在哪里?“扯淡的话,也有人信?”玉小小问顾星朗。? 火然?文? ??? w?w?w?.?r?a?n w?e?n?`o?r?g

    顾三少犹豫了一下,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公主,这个扯淡,是胡说八道的意思吗?”

    “是,”玉小小伸手朝着顾将军的跨下虚抓了一把,说:“谁没事闲扯蛋玩?”

    顾星朗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跨下,突然就感觉蛋疼,这种感觉,……,不体会也好。

    “这个永生寺在什么地方?”玉小小问,得空她去放火也好,用雷霹也好,怎样都好,她得把这个骗子窝给扒了。

    顾星朗说:“在珠峰之巅。”

    “巅?”

    “呃,就是山顶。”

    “珠峰,珠穆朗玛峰?”

    沟通不能的感觉又袭上了顾三少的心头,“珠什么峰?”顾星朗说:“那山巅就叫珠峰。”

    玉小小清了清嗓子,哼了一声,她承认刚才是她sb了,这个世界木有珠穆朗玛峰很正常嘛,“那地方离我们这儿远吗?”玉小小问。

    顾星朗说:“出了望乡关就是。”

    望乡关,这个地名玉小小记下了。

    就在这对小夫妻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时候,贤宗在御书房里,面对着枫林少师惊道:“玲珑对少师不敬?这,这里面有什么误会?”

    跟随枫林少师的六个僧侣一起嗤笑,误会,看来奉天的君臣就只会说这句话了。

    枫林少师在贤宗的面前没有拿下纱帽,声音轻缓地道:“也许是误会,公主殿下的身手很好。”

    贤宗眼前发黑,他闺女不会是把永生寺的少师也打了?不会?这不是他即将听到的真相?!

    枫林少师说:“贫僧方才才得知,原来玲珑长公主看轻我永生寺。”

    “一定是误会,”贤宗坐直了身体,斩钉截铁地道:“玲珑跟她母后一样,最是虔诚不过了。”

    “圣……”一个僧侣忍不住要跟贤宗再说说,方才玲珑公主干的事。

    “不得无礼,”枫林少师声音不大的斥了这僧侣一句。

    这僧侣把头低下,不敢再多言。

    贤宗说:“少师方才说,玲珑伤了几个诛日的商人?”

    “这几人也算是为我永生寺做事的人,”枫林少师看着贤宗道。

    贤宗欲哭,自打他闺女出嫁之后,他就不认得这闺女了,这才几天啊?从赵秋明打到为永生寺干活的诛日人,这闺女会不会有一天打上珠峰之巅的永生寺去?(圣上,您真相了==)

    “不过这几个人的生死,贫僧不方便过问,”枫林少师说:“毕竟是他们有错在先。”

    贤宗一听少师这话,马上就复活了,不要他负责就行。只要苦主不找到他这个当老子的头子,他闺女爱揍谁揍谁,最好干脆把顾星朗揍死得了,他现在看赵北城这小子就不错。

    看着贤宗脸上的神情瞬息万变,枫林少师和六个随行僧侣都半天没说话,奉天天天被人欺负的原因,看这个皇帝就知道了。

    “玲珑年纪小,”贤宗想着赵北城做自己的女婿,突然心情就又好了,跟枫林少师笑道:“少师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朕一定好好教训她。”

    枫林少师把头点了点,这种一听就是敷衍的话,不用当真的。

    贤宗说:“不知道少师到我奉天,所谓何事?”

    枫林少师说:“贫僧奉家师之命下山游历,不请自来,还望圣上恕罪。”

    贤宗昏君归昏君,可不是傻子,游历游到奉天?骗鬼,多少年了,除了一个澄观,还有哪个永生寺的人到过奉天?

    在贤宗跟枫林少师客套来客套去的时候,得意酒庄里的景陌也看到了,五个断腿的诛日商人。

    京都府尹张大人心里紧张,但还是把发生了什么事,很清楚明白的跟景陌说了一遍。

    景陌听完张大人的话后,半天没说话。

    张大人已经做好被景陌命人叉出去的准备了,很光棍地跟景大皇子说了一句:“大皇子,此事错不在我奉天。”

    景陌不关心这事谁对谁错,说:“玲珑公主把他们种地里去了,这是什么意思?”在奉天,把人腿打断,叫种吗?

    张大人跟景陌做了个插秧的动作,说:“就是这么种的。”

    这画面景陌能想像出来了,就是不太能接受。

    张大人说:“大皇子,您看这事?”

    “来人,送张大人,”景陌下了一声令。

    “下官告辞,”张大人一句废话没有,行礼就走,没挨打,连骂都没挨上,张大人觉得自己今天很幸运。至于五个诛日商人,张大人表示,这五人的死活跟他有关系吗?

    张大人走了后,就陪坐在景陌下首处的一个幕僚说:“主子,这五人?”

    “丢人现眼的东西,”景陌道:“给他们找大夫看看,伤若是治不好,就让他们自生自灭。”

    张大人很聪明的没有说这五个倒霉蛋是为永生寺干活的,万一景大皇子再让他带着人去找枫林少师怎么办?受一次惊吓就够了,再受就是神经有问题!

    玲珑公主,景陌在心里盘算着,或许自己在离开奉天之前,应该再与玉玲珑见一面,开诚布公地谈一次。

    玉小小坐在车中打了一个喷嚏。

    顾星朗忙就道:“冷了?”

    玉小小觉得凭自己这体格,去北极跑一圈都没问题,怎么可能冻着了?啊,这个世界不知道有没有北极啊。

    在公主殿下又发散性思维的时候,顾三少摸一下小媳妇的手,说:“是不是觉得冷了?我把窗关上?”

    “这个世界有北极吗?”玉小小问。

    北极又是个什么东西?顾星朗摇头,说:“北极是什么?”

    “呵呵,”玉小小冲顾星朗呵呵了两声。

    算了,顾星朗抚额,就当他没问好了。

    “我不冷,”玉小小说:“可能是什么人在想我了。”

    “啊?”顾星朗握着小媳妇的手就是一僵,这话他应该怎么接?

    玉小小扣一下顾星朗的手心,说:“这个想我的人是谁?”嗯,当年她看她副官兼闺蜜和床伴**的时候,就是这么玩的,玉小小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顾星朗,坐等这少年的情意过来。

    给读者的话:

    第四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