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73我心安处
    老夫人看着顾星朗一声不吭伺候玉小小吃饭的样子,心里更来气,有大男人伺候自己媳妇吃饭的吗?皇帝的女儿金枝玉叶,她家顾星朗也是不被虐待长大的啊!

    老爷子默不作声地吃饱了肚子,放下了碗筷才跟老夫人说:“夫人还有话要说?”

    老夫人就觉得这老头子在幸灾乐祸,看她在小孙媳妇面前一败涂地,这老头儿好像自己打了胜仗一样开心啊。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

    顾星朗在老爷子开口后,才抬头看向了老夫人,说:“祖母,公主没有恶意,她只是关心你。一会儿让厨房再备些粥面,祖母再用一些。”

    玉小小塞了一嘴虾肉,抬头为自己正名道:“恶意?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顾星朗伸手自觉地就给玉小小盛汤喝,小声说:“这是鸽子汤,小小你尝尝。”

    玉小小在顾星朗给自己盛汤的工夫里,跟老夫人说:“奶奶,我希望你跟爷爷都长命百岁,以后谁要对你有恶意,你告诉我,我大嘴巴抽他!”

    一说到动手干架,玉小小的身上就能迸发出杀气来,眼中也有凶光外露,老夫人一内宅老太太,真心怕这样的玉小小,听了玉小小的话后,愣是没接上话来,

    顾星朗把一碗鸽子汤放在了玉小小的面前,细心地把汤面上的油花都撇掉了。

    玉小小低头喝汤,一碗汤,放公主殿下这里,两口头的事。

    顾星朗说:“吃饱了?”

    桌上还是有菜没吃完,玉小小看顾星诺还在吃,想想老太太一会儿估计饿了也要吃,想着得省些口粮给大哥和老太太,玉小小冲老爷子点了点头。

    “星朗?”老爷子又问顾星朗。

    顾星朗也点头,他现在天天喝药,苦药倒胃口,顾三少现在要不是跟着玉小小吃,一天吃的东西喂只猫估计都不够。

    “那你们先回房,”老爷子说:“公主若是还想吃,让小厨房再做,我看一会儿天得下雨,你们晚上就不要出门逛了,明日再去。”

    “是,祖父,孙儿知道了,”顾星朗答应了老爷子一声。

    玉小小拿手背把嘴一擦,起身跟老爷子,老夫人,徐氏夫人,顾星诺夫妇俩,两个小肉团子都道了声晚安,才推着顾星朗走了。

    老夫人等玉小小走了,才道:“晚安?皇家是怎么问安的?”

    老爷子把脸上的笑模样一收,说:“你这样有意思吗?”

    顾星诺看这二位要干架,忙把筷子一放,说:“祖父,我也吃好了,我和孙氏先回房了。”

    老爷子挥手就让大孙子一家四口走。

    徐氏夫人说:“父亲,那儿媳也先走了。”

    “回房,”老爷子应声道。

    饭堂里只剩下老两口了,老夫人才道:“看来咱们家的这位公主殿下,很合老爷你的心意了。”

    老爷子说:“你打不过她,现在看,骂你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你还要怎么样?”

    老夫人坐着生闷气。

    “差距悬殊,”老爷子起身道:“这在军中,你这样的,叫以卵击石,自不量力。”

    老夫人自嘲道:“是,我一个没有了诰命的老太婆,拿什么跟皇家公主比拼?她合你心意,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日后她若是嫌弃了星朗,我看你怎么办。”

    老爷子说:“那公主要是不会呢?”

    老夫人冷笑,她看玉玲珑就是个不安于室的,这样的性子她就是不喜欢。

    老爷子背着手往外走,去后花园散步消食去了。

    青荷带着几个下人进来收拾,看老夫人一个人面色阴郁地坐着,想劝老夫人不要跟公主作对了,可是话到了嘴边,青荷就是没敢开这个口。

    玉小小体会不到老夫人这会儿的心情,推顾星朗回了房后,给顾星朗看脚上的伤。伤口上得是上好的伤药,可还是有些发炎了,玉小小轻碰一下伤口,顾星朗的神情就得痛楚一下。

    “疼?”玉小小问。

    顾星朗说:“有一点。”

    “有点发炎,”玉小小伸手摸一下顾星朗的额头,伤口有炎症,人一般都会发烧,这是身体对抗病菌的一种最直接的反应。

    顾星朗的神情没什么变化,说:“伤口恶化了?”这几天,脚踝的伤处一直在作痛,但都在顾星朗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所以顾星朗人间表现得就跟没事人一样。

    手下的额头温度有些高,玉小小弯腰,拿自己的额头贴一下顾星朗的额头,皱眉道:“你在发烧。”

    顾星朗说:“发烧?”

    玉小小说:“就是你们说的发热。”

    顾星朗过了半天才说:“太医把发热说成发烧?”

    玉小小不纠结这个问题,把被子给顾星朗盖盖好,说:“你不难受?”

    顾星朗说:“还好。”

    玉小小冲顾星朗竖了一下大姆指,说:“英雄。”

    顾星朗一笑,说:“我病得很重?”

    玉小小说:“不怕,只要你不是过敏体质,等我把好药弄出来,伤口发炎什么的,几天的工夫就能好。”

    “过敏体质?”

    “医学术语,你不知道就算了,”玉小小说:“嬷嬷给你熬药去了,我先替你擦个身。”

    顾星朗马上就不自在了,说:“让小厮们来。”

    “我又不是没看过你光屁股,”玉小小一边扭头冲门外喊,要热水,一边跟顾星朗说:“你还矫情个什么劲?”

    矫情?顾星朗消化这个词就得消化半天。

    玉小小给顾星朗擦身子,看着顾星朗喝药,又坐在床边上陪着顾星朗说了一会儿话,直到顾星朗药劲上来,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一问王嬷嬷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地,一个时辰就过去了。

    王嬷嬷看着顾星朗因为发烧微微有些发红的脸,跟玉小小愁道:“公主,驸马爷的伤到底能不能好?”

    “能好,”玉小小说,就是接个筋啊,这伤她要是没本事治,还活在末世里的那帮损货们,应该会笑话死她?

    “那要是好不了呢?”王嬷嬷问。

    玉小小说:“好不了?反正他有命活着,不是吗?”

    王嬷嬷急道:“那你怎么办?”

    玉小小低头替顾星朗掖了一下被角,不在意地说:“能活着就好,有我在呢。”

    闭眼睡着的顾星朗眼皮微微颤动,身旁坐着的这个女子让他心安。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