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74在深夜哭泣的珍宝
    夜深之后,京城的天空乌云密布,将星月一起遮挡,只是顾老元帅预测会下的雨,一直在天空酝酿,半点雨点也没有落下来。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玉小小在这个晚上失眠了,吃饱喝足,哄完了少年后,公主殿下开始思考人生了。面前应该有个阴谋在等着她,既然永生寺被六国共同尊崇,地位至高无上,那身为少师的枫林就应该有自保能力,装成贞洁烈夫样被残暴女帝抢到身边,这个人在图谋什么,玉小小不知道,但这会儿枫林再次出现,这个人只是来奉天京城旅游的?

    玉小小坐起身,身旁睡着的顾星朗打着微鼾,已是熟睡了。玉小小摸一下顾星朗的额头,顾星朗的烧这会儿已经退了。一点动静没有地下了床,玉小小决定今天晚上她不睡觉了。想不明白敌人的阴谋诡计要怎么办?玉教官的策略就是,她要去听敌人的墙角!不管什么样的秘密,只要她认真听墙角,就不可能查不到。

    公主殿下新嫁,新嫁妇不可能备黑衣,所以玉小小开了衣柜,翻了件顾星朗的纯黑衣袍出来。把袖子卷卷,裤腿卷卷,腰间扎条黑腰带,顾三少的衣服虽然大,但难不住玉小小。

    这个世界女子的发髻,玉小小是不会弄,简单给自己扎了个马尾辫,跑到床前再看一眼熟睡着的顾星朗,玉小小闪身就出了房门。

    顾星朗平躺在床上睡着,一个当将军的人,睡觉的样子却很乖巧,绝不会手舞足蹈,在床上乱翻跟头,顾三少是一点也没察觉到这会儿自己身边少了个人。

    玉小小也没从顾家的大门走,随意地走到了一处院墙,纵身一跃人就出了顾府。

    玉小小翻墙出顾府的时候,原本睡着的顾星诺突然就从床上坐起了身来,这动静大了点,把孙氏夫人也给惊醒了。

    “将军,出什么事了?”孙氏夫人也坐起身问。

    顾星诺神情懊恼道:“我想起来我忘了什么事了。”

    孙氏夫人说:“忘事了?将军你忘什么事了?”

    顾星诺说:“我们没派人去喊老二回来。”

    孙氏夫人囧了,说:“将军你没派人去通知他二叔?”这叫什么事啊?七殿下都没事了,顾二少那里还带着小殿下跑路呢。

    顾星诺披衣就下了床,说:“我这就派人去找他。”

    孙氏夫人说:“这会儿城门都关了,派去的人要怎么出城?”

    正往腰间系着腰带的顾星诺停了手,这会儿四城城门都关了,城都出不去,还送什么信啊?

    孙氏夫人坐床上,想想也急,说:“他二叔要是真像他说的那样,带着七殿下星夜赶路,日行八百里的,这会儿他都到什么地方了?”

    顾星诺一屁股又坐床上了,苦着脸说:“他不可能明天就到了梧州。”

    孙氏夫人说:“等到明日一早,派人骑快马追。”

    顾星诺点一下头,突然又问:“今日用饭时,我怎么没看见二弟妹?”

    孙氏夫人心说,您到这时候才想起来你弟妹没去吃饭啊?“她说身子不适,跟旭儿留在房里用饭了,”孙氏夫人跟顾大少说。

    顾星诺说:“请大夫看了吗?”

    孙氏夫人叹口气,用手指轻戳一下丈夫的心口,说:“她是这里不舒服,请大夫有何用?”

    顾星诺摇一下头,说:“小性子。”

    孙氏夫人没接顾大少这话,也不怪林氏在这家里待得怨言颇多,顾二少在家里就是地位最低的一个,一天下来了,不管是老的还是小的,就没一个想起这位来的。

    顾星诺这时又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公主怎么也没想起七殿下来?”

    这话孙氏夫人也没法搭顾大少的腔,谁知道公主殿下在打什么主意啊。

    公主殿下在打什么主意?

    玉小小这会儿站在顾府的院墙外,望天想问题,她该上哪里去找枫林呢?

    三更天的更声,由远及近地传到了玉小小的耳中,听着打更人一遍遍地喊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手指扣一下身后的院墙,玉小小决定先去帝宫里找找这人去。永生寺的少师,怎么想也应该是那昏君的贵客,玉小小记得帝宫里是有佛堂的。

    什么?帝宫里入夜不留外男?对不起,这个规矩,打末世来的外来人口肿么可能会知道?

    想干就干。

    玉小小一路脚下生风地跑到了帝宫。帝宫入夜后的戒备比白天里更加森严,宫门前更是灯火通明,在灯火映照下,禁军们身着的盔甲反着寒光,人若是久观,会有眩目之感。

    城楼上掉落了块小石子,发现很轻微地“啪”的一声响。

    城下的将军抬头看看城楼,城楼上的禁军们持械肃立,没有异常。

    玉小小跃下城楼,她跟王嬷嬷去过几次帝宫里的佛堂,所以佛堂所在的位置,玉小小很清楚。把身体隐入黑暗之中,玉小小身形极快地往佛堂跑去。

    奉天帝宫的佛堂叫敬香堂,这会儿佛前的长明灯还亮着,只是看不出有贵客入住的样子。

    玉小小把敬香堂里外找了一遍,尼姑和带发修行的女子,她看到了十几位,可就是没看见和尚。

    预测错误,玉小小站在一间佛殿的门外,心里爆着粗口,姓的娘炮到底住哪里去了?京城里的和尚庙吗?我勒个去啊,玉小小很烦恼,她对身在的这个城市还不熟啊,京城总共有多少和尚庙她都不清楚,这要她怎么找?

    佛殿里,一个带发修行的女子正跪在佛前颂经,不时敲一下木鱼。

    玉小小转身就出了敬香堂,有觉不睡,大晚上的念经,这是什么精神,无宗教信仰的玉教官,估计再活一辈子,也不可能明白信徒们的虔诚。

    帝宫里的西北角,隐隐在乐声传入玉小小的耳中,在帝宫里住过的玉小小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是那个昏君又在哪个温柔乡里醉生梦死了。

    “呜呜呜————”

    就在玉小小准备出宫去满京城找和尚庙,路过一处殿房的时候,听见一个小孩子的哭声,从这殿房南边的一个角落里传了出来。这哭声分辨不出男女,玉小小翻墙进了这个殿房,小孩子可是人类的珍宝,怎么能让珍宝在深夜里哭泣呢?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