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78赠君青丝
    景陌的意思很清楚,你就搬一箱子珠宝回去,玉小小的目光却只是在那几口箱上一扫而过。???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天知道为什么,她这会儿对珠宝提不起兴趣来,跑了大半夜,玉小小这么肚子饿了。

    景陌说:“一箱不够吗?那你拿两箱走。”

    玉小小说:“你要给我两箱珠宝?”

    景陌点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玉小小指一下茶几上放着的几碟点心,说:“我要那个。”

    景陌看茶几,没看到值钱东西,说:“你要什么?”

    玉小小走过去,就把茶几搬床跟前来了,说:“这糕你还要吗?”

    景陌摇头。

    “那行,那我带走了,”玉小小抖开块手帕,开始往手帕里码放糕点。

    景陌愣愣地看着玉小小装糕,说:“你就要这个?”

    玉小小说:“这会儿商店都关门了,你给我钱我也没处买吃的去。”

    想想那天公主殿下一个人干完一桌菜肴的事迹,景陌咽喉吞咽了一下,说:“这礼太轻了。”几碟米糕,能值几个钱?

    “傻,”玉小小吞了块点心进嘴,跟景陌说:“这是实打实能保命的东西,有什么能比命重要?”末世的时候,人类拿美元把草纸用,金砖融了作武器,钻石就是小玩具,没有商,再多的钱有什么用?能从地里种出庄稼来的,那才是救世主!

    景陌觉得玲珑公主这是又在跟自己打机锋呢。

    “你答应好好照顾我家小六了?”装好了糕点,玉小小问景陌。

    景陌郑重道:“是,我亲口答应公主的事,我一定会做到。”

    “那行,我欠你一个人情,你想要什么?”玉小小又问。

    景陌说:“我想要公主拿一箱珠宝走。”

    “我这人不爱钱,”玉小小说:“算了,以后我要是穷了,你记得我存了两箱珠宝在你这里,到时你记得给我就行。”这人一定要给,那玉小小就却之不恭了,钱多存几处有好处,就跟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是一个道理。

    景陌笑,这是要跟自己共富贵的意思了,“好,”景陌说:“我替公主保管这两箱珠宝。”

    玉小小说:“就这么说定了,我带小六走了。”

    景陌说:“那公主是不是留一个物件给我?”结了同盟,总要留下什么当信物?

    妈蛋,玉小小心里对景陌又有些不齿了,礼物她都还没有拿走呢,这货就想着要回礼了,真不是汉子所为!看看自己的身上,兜里连个铜板都没有,她要留什么下来?

    景陌也看出玉小小身上现在什么配饰也没截,就戏谑道:“要不公主你给我几根青丝?”

    玉小小说:“青丝是什么?”

    对于玲珑公主的装疯卖傻,景陌已经习惯了,说:“青丝就是公主的发。”

    头发?玉小小真心无法理解景陌这人了,头发很值钱吗?拿起景陌掉在床上的宝剑,玉小小抬手就把自己的马尾辫割了一截下来。

    景陌目瞪口呆。

    玉小小把小半截辫子递给景陌,说了句:“拿着。”

    景陌说:“公主,你确定你要给我?”身体皮肤,受之父母,女子赠发于男子,这是定情之意啊!

    玉小小奇怪道:“不是你要的吗?”她头发都割了,这人不会又不要了?

    景陌伸手将小指长的一簇青丝接到了手里。

    玉小小探身把睡熟了的玉子明拎到了手里,跟景陌说:“信物我也给了,我们说话算话啊。”

    景陌点头。

    “那回见,”玉小小一手拎豆丁,一手拎点心包,跑到了窗前,推窗就跳出了这间卧房。

    景陌追到门外,就看见自己的侍卫们横七竖八地晕了一地,玲珑公主已经不见了人影。景陌拢衣袍,赤着脚走到了廊下栏杆前,得意酒庄里灯火阑珊,依着木栏,手握着青丝,景陌突然就是一笑,玉玲珑,这果然是个玲珑的佳人。

    夜空里一道闪电划过天际,从黄昏时分就在天空酝酿的雨,终于从天而降,淅淅沥沥的,为奉天的都城织就了一道雨幕。

    玉小小拎着玉子明出了得意酒庄,正想送小豆丁回帝宫的时候,有雨点滴落到了她的脸上。一看天下雨了,玉小小就干脆带着玉子明往顾府跑,顾府的路近,她明天再送小六回宫好了。

    护国寺高塔的露台上,枫林少师看着雨篷外的秋雨,跟澄观国师道:“一场秋雨一场凉,澄观你要多着些衣物才是。”

    澄观只穿了一件缁衣,在下着秋雨的夜里,的确是穿得太过单薄了。拿起已经烧开的水,为枫林少师和自己各泡了一杯茶,澄观小声道:“少师到奉天是为何而来?”

    枫林少师了一口清茶,轻声道:“师父说天数有变,变数就在奉天,让我来看一看。”

    澄观抬眼看一眼年轻的少师。

    “你就在奉天京城,”枫林少师说:“你就什么也没有看到?”

    澄观笑意淡然地道:“天数有变,那自然有它变得道理,何必执着理由?”

    “破军必死却未死,”枫林少师看着澄观道:“你觉得这个变数也不需要解释?”

    “本就是含冤之人,”澄观道:“何来必死之说?”

    “那玲珑公主呢?”枫林少师问。

    澄观显得很诧异,说:“公主殿下怎么了?”

    “她说我永生寺不值一提。”

    “皇后娘娘生子而亡,”澄观道:“求永生而不得,公主殿下变了心意,这也是人之常情。”

    有雨水飞溅到枫林少师的茶杯中,几滴热茶被雨水击出,沾到了枫林少师的手上,少师低头看自己的手。

    “少师有事不愿与我说,那我就不问,”澄观这时道:“奉天的寺庙众多,少师可以多去走一走。”

    枫林少师又抬眼看澄观。

    澄观国师还是一副万事与己无关的模样,语调平淡地道:“主持让你来看变数,少师,请恕我直言,凡人如何勘破天机?万事不如顺其自然地好。”

    “我问你玲珑公主,你跟我说万事顺其自然,”枫林少师的声音在秋雨夜里,听着有些森冷,他跟澄观国师道:“你在卫护她,为什么?”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