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79小小,我替你生娃
    澄观国师慢慢喝了半杯清茶后,才跟枫林少师道:“破军是煞星,亲缘浅薄,情缘亦浅,出则祸乱天下。r?anwen w?w?w?.?r?a?n?w?e?n?`o?r?g?只凭主持的一句话,就认定顾星朗是破星,对三少将军太不公平。”

    枫林少师道:“你这是在说我师父错了?”

    “驸马父虽早亡,”澄观手捧着冒着热气的茶杯,小声道:“但其他家人都在,他也已娶了公主为妻。驸马爷少年从军,这些年一直随祖父兄长在军中为国效命,保家卫国之人,何来祸乱天下之相?”

    枫林少师一笑,轻弹一下茶杯的杯沿,道:“天命不可违,所以澄观你看着就是。”

    澄观也是一笑,回了枫林少师一句:“我一直在拭目以待。”

    沸水在小炉中煮着,发出咕嘟嘟的声响。

    枫林少师未再发一言,起身离去。

    澄观在少师走下露台之后,才紧锁了眉头,他受皇后之托看护玲珑公主,国师抬头看一眼暗无星月的夜空,回想那日预示人间大乱的星象,他真的能看护住玲珑公主吗?

    夜雨下了一夜,到了第二日清晨才渐渐停歇。

    顾星朗从睡梦中醒来,扭头看一眼睡在自己身边的小媳妇,还在睡眼朦胧中,嘴角已经露出了一丝笑容。有什么比一觉睡醒,扭头便见枕边人睡颜,更能暖人心之事?

    把玉小小睡着的样子看了又看之后,早安吻什么的,纯情少年还没学会这个技能,顾星朗伸出手,准备摸一下小媳妇的头发。就在这个时候,有什么东西从后面,在顾三少的屁股上踢了一下。

    准备摸自己媳妇的手往身后一摸,顾星朗从自己的屁股后头摸了个小男孩出来。

    小男孩光着小屁股,被顾星朗抓在手上了也没醒,吐着小泡泡,接着睡。

    顾三少懵了,惊着了,一觉睡醒,媳妇睡身边,自己的屁股后头多出一个小男孩来,这是个什么的情况?!

    顾星朗扭头看媳妇那会儿,从来睡觉时身边一有动静,就可以起身作战的玉小小就已经醒了,只是知道顾星朗对自己无害,玉小小就闭着眼接着养神,打算再睡一觉。这会儿顾星朗弄出的动静大了点,玉小小才睁了眼。

    顾星朗看玉小小醒了,忙就问:“怎么会有个小孩?”

    玉小小说:“是啊,怎么会有个小孩呢?”

    顾星朗说话都结巴了,说:“这,这小孩,怎,怎么上的,上的我们的床?”

    玉小小说:“你觉得这小孩跟我长的像吗?”

    顾星朗看一眼在自己怀里睡着的小孩儿,他就是再能想,也不会想才十三岁的媳妇已经有个三四岁大的儿子了。“不像,”顾星朗跟玉小小说:“这孩子怎么长这么瘦?”

    看顾三少一脸纠结的样子,玉小小说:“你在哪里发现他的?”

    顾星朗说:“我身后。”

    “身后?”玉小小冒坏水道:“不会是你生的娃?”

    ……

    顾星朗差点没把玉子明扔床底下去,他有这功能吗?默了半天,顾星朗才跟玉小小说:“公主,只有女子才可怀胎产子。”

    “一点也不幽默,”玉小小嘟囔了一句,显然顾三少的反应让公主殿下很不满意。

    顾星朗说:“要怎么才幽默?”

    “小小,”玉小小刻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低沉,说:“因为怕你疼,所以我连孩子都替你生。”当年她的一个部下,就是用这种情话,把老婆哄骗到手的,玉小小是真心在为顾小哥捉急,一点情趣不懂,以后的生活怎么能幸福?

    顾星朗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的小媳妇,这种荒唐话,是幽默?

    玉小小说:“你怎么不说话?”

    顾星朗嘴巴动动,他能说什么?

    玉小小抬手就在顾星朗的脸上掐了一下,说:“不逗你了,他是玉子明。”

    “谁?”顾星朗觉得要不自己这会儿没睡醒,还在梦中吗?

    玉小小说:“玉子明啊,赵妃生的。”

    顾三少哆嗦了,这比他自己生个娃还惊悚好不好!赵妃生的儿子,怎么会在他的床上睡着?昨天晚上,他魂魄离体,跑到宫里,把六殿下绑来的?

    玉小小看一眼小豆丁睡得直吐口水泡泡的样子,跟顾星朗说:“让他睡,等他睡醒了,我送他回家。”

    “回家?不是,我知道他家在帝宫,”顾星朗说:“小小,他是怎么来的?”

    “哦,”玉小小说:“我昨天进宫想找那个娘炮的,结果发现他躲在被窝里哭,我就带他去见了景陌。小顾,景陌跟我谈好了,小六去了诛日后,他会照顾小六的。”

    这话信息量太大了,顾三少需要时间思考。

    玉小小打个哈欠,把眼一闭,说:“我也再睡一会儿。”

    “你,”顾星朗想喊求别睡,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可是顾三少到底是个疼媳妇的人,就说了一个你字出口,后面的话被他生生咽回去了,出再大的事,天要塌了,也不能不让媳妇睡觉是不是?

    此时的帝宫里,与花妃娘娘为首的五位娘娘,正跟赵妃娘娘,当着贤宗的面对峙中。

    赵妃就哭,跟贤宗说:“圣上,您快派人去救六殿下啊,六殿下一定出事了!”

    花妃就冷笑,说:“妹妹还是把眼泪收一收,昨日圣上刚下旨六殿下去诛日,今天一早六殿下就不见了,妹妹说有人要害六殿下,这个该杀的凶手倒是会选日子。”

    “你什么意思?”赵妃哭着问花妃。

    花妃说:“什么意思?妹妹,你不想让六殿下去诛日,你可以好好求圣上,何必弄出这事来,让我们大家都不得安宁?”

    “我没……”

    “是啊,妹妹,”容妃没等赵妃喊完冤,就道:“皇子的安危可不是儿戏,你可不能跟圣上玩贼喊捉贼的把戏,帝宫门禁森严,明光殿里那么多的宫人太监,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把六殿下从明光殿中带出?”

    五位贵妃你一句,我一句,总算找着机会狠踩赵孆珞了,她们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

    贤宗极其难得的冷着一张脸,看着赵妃说:“你告诉朕,子明现在在哪里?”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一小时后第四更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