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80贤宗找儿子
    赵妃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再拿定主意要放弃玉子明,那到底是她十月怀胎,辛苦生下,又小心呵护着养到三岁半的儿子,现在儿子不见了,赵妃怎么能不心急如焚?

    贤宗见自己亲自开口问话了,赵妃还是一口咬定有人想害玉子明,坚决不承认是自己命人带走了他的六儿子,贤宗也动怒了。火然?文 ??? w?w?w?.ranwen`org从皇后难产身亡开始,玲珑出嫁,景陌入京,左佑跑来狮子大开口,贤宗的日子一直就不好过,现在连赵妃这个解语花,都开始跟自己作对,贤宗的满腔怒火,一个没忍住,全冲赵妃发了。

    花妃等五妃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一出好戏,虽然嘴里都又开始为赵妃说情,但那话说的除了火上浇油,没有别的作用,一个个恨不得贤宗一怒之下,干脆把赵妃这小贱人杀了算了。

    “来人,”贤宗冲赵妃发了一通火,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跟敬忠说:“你带人去赵府,问赵秋明六皇子去哪里了,赵秋明不说,就给朕审!”

    花妃几个人顿时就想命人出去放鞭炮庆贺去,没想到圣上这一回这么睿智英明了!

    花妃看敬忠领旨要走,上前一步,跟贤宗说:“圣上,敬忠还得带人在宫里找六殿下的下落,他一个人如何做两份差事?”

    贤宗一拍脑门,说:“敬忠你不要去了。”

    花妃趁机就道:“派禁军去,赵府里家丁众多,赵北城还是个大将军。”

    “就这么办,”贤宗把手一挥。

    敬忠带人去赵府,这事还能有转圜的余地,现在由禁军去,能不能是向着自家的将军带队去,这就得两说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之前一步步按着自己的谋划在走,没有出过一点错,现在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带走了玉子明?赵妃气急败坏之下,一口血噎在喉咙里,晕了过去。

    花妃看一眼昏迷的赵妃,跟贤宗叹息道:“赵妹妹这也是为了儿子。”

    贤宗看都没看赵妃一眼,甩袖而去。

    顾府里,王嬷嬷魂不守舍地为玉子明穿衣,她家公主坐在旁边吃早饭,吃得一脸的满足。

    王嬷嬷说:“公主,你怎么能把六殿下带出宫来呢?”

    “他妈不要他了,”玉小小说:“我不能不管他啊。”

    王嬷嬷就看躺在床上的顾星朗,无声地问自家公主的男人,为什么公主要管赵妃的儿子?

    顾星朗对于王嬷嬷寻问的目光,无言以对,他什么也不知道啊。

    “大皇姐,”玉子明跟玉小小说:“我母妃真不要,不要我了?”

    玉小小说:“这不是你跟我说的吗?”

    小豆丁认真想了想,这话真是他昨天晚上跟他皇姐说的。

    玉小小把空了的粥碗放下,手里又拿了根油条,跟玉子明说:“是汉子就不要天天想着女人,男儿志在四方嘛。”

    “这话不对?”王嬷嬷问顾星朗。

    想娘,跟想女人当然不是一回事,于是顾星朗跟玉小小说:“公主,母亲怎么能是一般女人?”

    玉小小啃油条啃得头都不抬,嗯了一声,显然是对这个话题兴趣不大。

    王嬷嬷替玉子明穿好了衣服,突然想起件事来了,把六皇子推到了驸马爷的怀里,自己冲到了玉小小的面前,喊道:“哎呀妈啊,我想起来了公主!”

    玉小小被王嬷嬷这一嗓子喊得忙就抬头,说:“怎么了?”

    “七殿下,”王嬷嬷跟玉小小喊:“有人去喊二少爷带七殿下回来了吗?”

    玉小小包了一嘴的油条,看着王嬷嬷,完了,她把小七子给忘了。

    让玉子明贴着自己肚子坐着的顾星朗也囧了,他昨天一天就没想起他二哥来。

    “忘了?”王嬷嬷瞪着眼看玉小小。

    玉小小把嘴里的油条咽下肚去了,说:“我忘了。”敢忘就要敢承认,公主殿下这么有担当的人,当然不会有错不认。

    王嬷嬷扭头看顾星朗,自家公主不靠谱,自家驸马爷也不靠谱?

    顾星朗当然也是个有担当的人,承认道:“是我的错,”

    王嬷嬷简直是在体会绝望的心情了,皇后娘娘在天有灵,究竟能不能瞑目?

    玉小小啃了三根油条下肚,走到床边上,塞给玉子明一个白面馒头,说:“我带你回家。”

    顾星朗说:“你这就带他走?”

    玉小小说:“你还想留小六吃饭?”

    顾星朗不说话了,他真不想。

    玉小小抱着玉子明就走,再把这娃留下来,她就得请这娃再吃顿午饭了,粮食什么的,还是能省就省。

    王嬷嬷追到卧房门外,自家公主走得连影子都看不到了,只能又回头找顾星朗,忧心忡忡地跟顾星朗说:“驸马爷,宫里会不会已经发现六殿下不见了?”

    顾星朗……

    王嬷嬷说:“驸马爷,你没想起这事来?”她家公主脑子不经用也就算了,驸马爷带兵打仗的人,不能脑子也这么不经用?

    顾星朗清晨醒来,受了一场惊吓后,陪着玉小小和玉子明又睡了一觉,脑子里空空如也,他什么也没想。这会儿被王嬷嬷问了,顾星朗才躺在床上把这事又想了想,人已经带出宫来过了一夜,现在再说什么好像都没用了。

    “驸马爷?”王嬷嬷这会儿能依靠的人只有顾星朗了。

    “我进宫去一趟,”顾星朗跟王嬷嬷说:“公主还小,她跟六殿下姐弟情深,这事,这事我会跟圣上解释的。”

    顾三少一句姐弟情深,让王嬷嬷虎躯一震,神情扭曲地说:“也好,驸马爷等一等,奴婢这就让小庄和小卫进来伺候你起身。”有驸马在旁边陪着,圣上一会儿发火,也算有个人替公主分担一半怒火对不对?王嬷嬷为了自家不省心的公主,不可避免的心理阴暗了。

    玉小小拎着玉子明翻墙出了顾府。

    玉子明说:“大皇姐,为什么我们不走门?”

    玉小小说:“这样近。”

    玉子明又说:“大皇姐,我要抱。”

    玉小小想了想,让小豆丁坐在了自己的肩头,当年扛火箭筒也是扛,现在扛个小豆丁那更不在话下了。

    玉子明坐到了玉小小的肩膀上,小手抱着玉小小的脖子,说:“大皇姐,我们这就回家吗?我想我外祖了。”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最后一更奉上,亲们明天见,晚安,存稿箱替梅果么么哒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