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91弃子
    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即可快速进入本站,所有章节显示为同一页面时,是因为你的浏览器缓存未更新。ranw?en w?w?w?.?r?a?n?w?e?n?`org只需按f5刷新页面,手机浏览器请清空下ie缓存即可,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深感抱歉!!

    景陌一路将玉子明抱在怀里,到了得意酒庄后,看一眼与得意酒庄只有一巷之隔的赵府,将玉子明交与了侍卫抱着。讀蕶蕶尐說網

    一个管事的匆匆跑到景陌的跟前,小声耳语道:“主子,事情已经吩咐下去,今日之内就能办好。”

    景陌轻点一下头。

    管事的退到了景陌的身后跟着。

    景陌走上得意酒庄大门前二十九阶台阶之后,突然又转身,从侍卫的手上抱过了玉子明,指指跟随在他左右的诛日人,跟玉子明道:“今天晚上我有事要外出,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他们。”

    玉子明点点头,他皇姐让他听这个人的话,他就听话。

    景陌抱着玉子明走进了得意酒庄,说:“六殿下,你是主,他们是奴,所以你不用怕他们这些大人,你懂我的话吗?”

    玉子明看看景陌左右的这些大人们。

    景陌的侍卫和随从们被玉子明看到后,都纷纷低头,别看这是个质子,但只要景陌愿意捧这个小孩,那他们就得把这个小孩当成贵客。

    “不懂?”景陌问。

    “懂,”玉子明跟景陌说:“那你晚上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玉子明拉着景陌衣襟的小手很用劲,景陌知道这小孩现在依赖自己,这让景陌感觉很新奇,他也有个今年三岁半的小皇弟,只是那个异母弟弟,景陌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别说抱了,连看都没有看见过。“放心,”景陌轻轻拍了拍玉子明的后背,道:“我答应了你的皇姐,我就一定会照顾好你。”

    玉子明看着景陌笑。

    景陌脸上的笑意不达眼底,赵璎珊若是聪明人,那这个女人一定会弃了这个儿子,不过他怎么可能让这个聪明的女人心想事成呢?再生一子?景陌抱着玉子明往自己的休息之处走去,此生再无子后,景陌倒要看看赵璎珊这个女人要如何是好。

    赵妃服了药后,用清水漱了口,送药来的小宫人捧着空了的药碗退了出去。

    嬷嬷用湿巾替赵妃把脸仔细地擦洗了一遍。到底不是年华正好的少女了,卸了妆容之后,赵妃的脸细看之下,可以看见细纹了。嬷嬷深知赵妃的脾性,看着赵妃脸上的细纹,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任何变化。

    赵妃这时感觉自己的腹中暖意融融,比以往服药之后感觉要舒服,便道:“这一回的药换了方子?”

    嬷嬷说:“要找太医来问问吗?”

    太医院里安着不少赵家的眼线,赵妃并不担心有人打汤药的主意,冲这宫嬷嬷摇了摇头,道:“我没有感觉不适,我父亲应该要到了,你去看看。”

    嬷嬷忙就退了下去。

    赵秋明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初晴殿的大门口,因为在贤宗面前磕头磕的狠了,赵相爷头上原本就因伤而缠着的纱布上又浸了血,看起来狼狈不堪。

    嬷嬷在宫门前迎到赵秋明后,也不敢多言,低头请赵秋明速去见赵妃。

    赵妃看见自己父亲的样子后,关心了赵秋明一句:“父亲的伤要紧吗?”

    赵秋明摇了摇头,坐在了赵妃床榻旁的圆凳上,道:“景陌跟玉玲珑联手了。”

    赵妃道:“六殿下是玉玲珑带出宫的?”

    赵秋明叹气,“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现在六殿下被景陌带走,我们再想找到跟六殿下单独说话的机会,几乎不可能了娘娘。”

    赵妃说:“父亲,这个算计我们只能受了,不过你不能被景陌支派着去害景阡。”

    赵秋明说:“若他以六殿下的性命相迫呢?”

    赵妃冷道:“都这个时候了,父亲还想着六殿下?”

    赵秋明道:“你大弟现在也进了天牢。”

    “圣上日后待我也一定不如从前了,”赵妃道。

    玉小小跟贤宗说睡姑娘的原话,赵秋明说不出口,只跟赵妃道:“玉玲珑跟圣上说要雨露均沾。”

    “她可真是皇后教出来的好女儿,”赵妃咬牙道:“七殿下的日后有她这个当姐姐的谋划,还真是前程似锦了。”

    “娘娘,”赵秋明说:“一定有办法应对的。”

    “应对?”赵妃说:“不是说姜后的两个弟弟不日就要进京了吗?等他们进了京,你说玉玲珑会做什么安排?”

    “娘娘的意思是?”

    “七殿下若是去了梧州,”赵妃看着自己的父亲道:“他不但可以平安长大,姜家手里的兵马也尽数归他所用,再加上顾家,父亲,你说玉玲珑会不会想尽办法也要让玉子易去梧州?”

    赵秋明在圆凳上干坐了半天,对玉玲珑这个公主,赵相爷觉得棘手。

    赵妃等了赵秋明一会儿,看赵秋明始终不说话,开口低声道:“父亲心里也清楚?”

    赵秋明说:“我清楚什么?”

    “没办法向圣上证明我们无辜,”赵妃道:“想让圣上回转心思,大弟留不住了。”

    赵秋明一下子从圆凳上站了起来。

    “若是大弟在牢中遇袭,”赵妃说:“凶手再是诛日人,念在父亲是为国惹怒了诛日人的份上,圣上会愧疚的。”

    赵秋明动作缓慢地又坐下了。

    赵妃说:“父亲,我们当断则断。”

    赵秋明吐字有点艰难地道:“派人去让你大弟受伤?”

    “父亲觉得诛日派出的剌客会失手?”赵妃神情冰冷地道:“大弟若只是伤着了,英年允那帮人一定会说我们在用苦肉计。圣上现在对我们赵家正在火头上,难保他不会信英年允他们的话。”

    “你,”赵秋明声音发颤地道:“你要北城死?”

    “不死也要重伤,”赵妃道:“这也不光是为了我,也是为了赵家。”

    赵秋明沉默良久。

    赵妃也不催自己的父亲做决定,只是躺在床上等着。

    最后赵秋明长叹一声,道:“七殿下就一定能长大成人吗?”

    “父亲还不明白?”赵妃说:“若是圣上的恩宠不在,我们赵家日后的路要怎么走?先让圣上消气,之后我们再想七殿下的事。”

    “圣上那里,娘娘可以再想想办法。”

    “我伺候了圣上这么多年,圣上的脾气我明白,”赵妃小声道:“一朵鲜花就能让他迷了眼,几日不见,圣上的心里就不可能再有我这个人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