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99顾星朗无辜
    赵秋明的哭声听着让人有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边哭边道:“到底是何人伤了我儿的性命?!”

    大理寺卿的声音听着也很难过,说:“相爷,人死不能复生,请您节哀,下官一定严查此事!”

    赵秋明说:“一定要严查!”

    大理寺卿连声应是,随即就训大理寺的衙役们:“没用的东西,朝廷养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衙役们小声请罪认错,听着声音,赵秋明和大理寺卿的身边跟着不少衙役。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

    贤宗说:“赵秋明没病?他儿子不还活着吗?”

    玉小小点头说:“他有病。”

    小庄小卫接着做壁花。

    赵北城脸颊的肌肉剧烈颤抖了几下,试了几次才喊出声来:“父亲!”

    天牢里刹时之间寂静无声,大家伙儿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赵秋明愣怔片刻之后,快步拐过面前的弯角,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站在牢房里的贤宗和玉小小。

    玉小小扭头看赵秋明,冲赵相爷挥一下手,说了一声:“嗨。”

    赵秋明觉得这不可能,这两位怎么会在这里?

    大理寺卿也觉得不可能,应该待在帝宫里的圣上,怎么会穿着一套内衫出现在他大理寺的天牢里?天牢里又没有美人!

    贤宗看自己的两个大臣直愣愣地看着自己,连礼都不行,脸色马上就是一沉,说:“赵秋明,你不认识朕了?”

    赵秋明往这间牢房紧走了几步,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说:“臣叩见圣上!”

    怎么会这样?赵相爷问自己,他与那帮手下约好,事成之后往大理寺外点火为号,火光一起,他就与大理寺卿进天牢,演一出痛失爱子的戏码,现在他的随从看见从大理寺中扔出的火笼,他进了天牢看见的却是活着的儿子,还有这对皇家父女!

    玉小小完全不知道自己随手扔围墙外面的灯笼,能造成这么大的误会,看着赵秋明说:“别哭了,你儿子活着呢。”

    贤宗说:“谁跟你说赵北城死了?”

    赵北城张嘴结舌,一向张嘴谎话就来的人,这一回没现编出谎话来。

    贤宗说:“朕在问你话,你怎么不答朕的问话?”

    玉小小歪歪嘴,这货能说什么啊?就是这货想杀儿子啊。

    赵北城看向了大理寺卿,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理寺卿转身就问自己身后的一个衙役班头:“这是怎么回事?!”

    玉小小这时递了几个小庄剥好的糖炒栗子给贤宗,边吃边看戏,反正她什么都知道就是什么都不说。

    贤宗拿着糖栗子就往嘴里送,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点东西有助于他恢复心情。

    衙役班头跪在地上,低头道:“奴才听见赵大公子在牢中呼叫,奴才见赵大公子吐血,奴才就以为……”

    “没用的东西!”大理寺卿骂。

    “奴才该死,”衙役班头拼命磕头,这个罪只能他来顶,不然赵相爷不会放过他的家人们啊。

    贤宗指着赵北城,说:“他这样的像是要死的样子吗?”

    赵秋明道:“来人,把这个废物拖下去。”

    玉小小呵呵了一声。

    赵相爷的心脏差点停跳。

    “公主殿下,”赵北城在后面声音很哀地喊了玉小小一声。

    玉小小说:“父皇你放人。”

    贤宗觉得这事不对,他得再想想。

    玉小小说:“你还不让人犯点错吗?反正赵北城又没死,他爹伤不伤心关你什么事?”

    贤宗觉得闺女这话说的对啊,赵秋明的儿子出事,他费这么大劲想什么?贤宗顿时就放弃正在进行的脑力活动了,跟玉小小说:“真是你把小六,不是,子明带出宫的?”

    “是,”玉小小说:“赶紧放人。”

    赵秋明心脏不停跳了,但头晕了,长公主这是在替赵北城脱罪?他儿子送牢里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何事?

    贤宗手指点点玉小小,跟赵北城说:“你回府去。”

    赵北城还是背靠墙壁,坐在地上不动。

    赵秋明道:“孽子,你还不快谢皇恩?”

    赵北城看玉小小。

    玉小小冲赵北城耸一下肩膀。

    贤宗问闺女:“你还有什么事?”

    玉小小说:“没事了,我送你回家。”

    贤宗袖子一甩就往外走,牢中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烂霉味,贤宗闻着这股味道是一刻也不想多呆。

    玉小小和小庄小卫跟着贤宗往外走。

    赵北城看玉小小是真的替他隐瞒赵秋明命人杀他之事,突然就哽咽了一声,开口道:“圣上,臣有事要禀。”

    贤宗停下脚步,一脸不耐烦地看着赵北城说:“你还有何事?怪朕错打错关了你?”

    赵北城看了一眼跪在牢外的赵秋明,勉强曲起双腿,跪在了地上,跟贤宗道:“圣上,臣是个罪人。”

    “什么?”

    “孽子!”

    贤宗和赵秋明同时大声道。

    “怎么回事?”小庄觉得今天晚上事情发展变化的太快,他的脑子不够用。

    玉小小看着赵北城说:“此人多半也有病。”

    小卫说:“我挺可怜他。”赵家长公子,说出去多吓人的富贵身份,现在看来,还不如他这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活得自在。

    “你给我闭嘴!”赵秋明骂赵北城道:“圣上这一次开恩饶过你,你不思皇恩,你这孽子还要跟圣上胡言乱语什么?!”

    赵北城这会儿神情平静,冲贤宗磕了一个头,说:“圣上,在北狼关与白虎大军一役中,真正退敌之人是顾星朗,罪臣抢了他的功劳,陷他于不义,罪臣罪该万死。”

    “赵北城!”赵秋明连孽子都不骂了,直接连名带姓地怒喝了儿子一声。

    赵北城腰板笔直地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贤宗听完赵北城的话后,愣了半天,然后问玉小小:“他刚才说什么?”

    玉小小说:“他说顾星朗是无辜的。”

    “那阵前通敌的人是谁?”贤宗问。

    玉小小觉得这货的智商太愁人,皱眉道:“我家小顾无辜,那犯错的人就是他啊!”玉小小拿手指赵北城。

    “是你通敌?”贤宗瞪着赵北城。

    玉小小说:“他自己都承认了,你还问啥啊?”

    小卫觉得这父女俩智商都让人愁,开口跟贤宗说:“圣上,赵大公子的意思是,他夺了驸马爷的功劳,又诬驸马爷阵前通敌。”所以木有通敌,只有抢功和诬陷,这很难懂吗?主子们啊!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一小时后第四更会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