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2奉天是个神奇的地方
    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即可快速进入本站,所有章节显示为同一页面时,是因为你的浏览器缓存未更新。??火然文  w?w?w?.?r?a?n?w?e?n?`org只需按f5刷新页面,手机浏览器请清空下ie缓存即可,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深感抱歉!!

    大碗菜馆里,左佑又一次站在了窗前,看窗外的大街,站得脚都酸了,扭过头问顾星朗:“公主是去诛日买糖炒栗子了吗?”

    顾星朗低头自顾自吃菜,顾三少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媳妇,在这京城里,能伤到他媳妇的人估计还没生出来,更何况玉小小的身边还跟着小庄和小卫这两个大内的高手。讀蕶蕶尐說網玉小小一去不返,在顾星朗想来,这一定是媳妇又看上了什么好吃的,在什么地方尝美食呢。

    景陌喝完了杯中的酒,看一眼若无其事顾星朗,跟左佑道:“你这么关心公主殿下?”

    左佑说:“买个炒栗子而已,这都多长时间过去了?”

    景陌笑道:“反正公主殿下不可能跑去我诛日买糖炒栗子。”

    左佑大力地一拍窗台,顾星朗越是没事人一样,左大元帅就越生气,抬手一指顾星朗,就道:“我说你个吃软饭的,公主不见了,你就一点也不着急?”

    顾星朗听见左佑的声音后,吃菜的动作停了一下,听到左佑的话后,顾星朗又接着吃菜。

    左佑说:“你这是已经不要脸了?”

    顾星朗咽下了嘴里的蜜汁豆腐皮,抬头看向了左佑道:“你找公主有什么事?”

    “我,”左佑被顾星朗一句话给堵了,说我想抢你媳妇?顾星朗左佑倒是不怕,左大元帅就怕玲珑公主那里不给自己好脸色。这几天左佑也跟自己的随从们一起商讨过了,议题就是论如何讨玉玲珑的欢心,左佑现在觉得自己得先让玉小小明白自己的好,他才能下手抢人。

    景陌唯恐天下不乱地说:“左元帅,我是听说你们白虎国有抢人妻的风俗,不过这是在奉天,左佑,你需要我提醒你一句,玲珑公主殿下已经嫁与顾将军了吗?”

    “闭嘴,”左佑白了景陌一眼。

    王嬷嬷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她陪这三位坐到现在,算是弄明白了一件事,这哪是她家驸马爷的烂桃花啊,这明明她家公主的烂桃花啊!她家公主是得有多缺心眼,才能觉得左大元帅看上的人是驸马爷?自己奶大的娃竟然是个缺心眼,这个发现太让王嬷嬷伤心了。

    景陌冲顾星朗举起了酒杯,说:“顾将军,希望有朝一日,我们可以再在沙场之上一较高下。”

    左佑不等顾星朗答话就笑道:“他一个连路都不能走的残废,这辈子还能上沙场了吗?这残废这辈子也就是让公主养着的命了。”

    顾星朗语调冷淡地道:“这是我与公主的事,不劳左元帅费心。”

    左佑就恨顾星朗这个调调,遇上什么事这人都不会变脸滴!当下左大元帅就冷笑道:“那我说我要跟你决斗呢?顾星朗,你应不应战?”

    景陌挑眉道:“你这是想抢人妻了?”

    “决斗?”窗外响起了玉小小的声音。

    屋里的人一起朝窗口望去,就看见公主殿下手里拎着一个人从窗外跳了进来。

    “圣上?”顾星朗看清被玉小小拎进来的这个人后,一个手抖,把手里拿着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屋子里刹时间鸦雀无声。

    左佑心想,我眼睛出问题了?

    景陌心想,我看错了?

    王嬷嬷就心想,我的妈啊,这人真是圣上?

    至于屋里其他的随从们,大家伙儿都瞪着玉小小和贤宗,觉得奉天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度,一国之君穿着一件睡衣从窗外蹦进屋来,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儿啊?!

    贤宗先没顾上理会屋里的众人,跟玉小小喊:“我们为什么不能走楼梯?”

    玉小小说:“因为……”

    “你别跟朕说因为快,”贤宗打断了闺女的话。

    玉小小想了一下,说:“因为近。”

    我去!贤宗要倒,这跟快有什么区别吗?

    玉小小看看贤宗铁青了的脸,又想了想,说:“要不我再带你走一回楼梯?”

    “别,”贤宗忙就摇头,跳楼这种运动,真心不适合皇帝玩。

    “那就吃饭,”玉小小手指着饭桌说:“找个空座坐。”

    贤宗这才看向了饭桌。

    顾星朗身子往下滑,要给贤宗行礼,嘴中说:“臣叩见圣上。”

    贤宗这一回快步了几步,伸手把顾星朗扶住了,知道这个女婿是被他冤枉了后,贤宗现在看着顾星朗,心里就有点内疚,温言跟顾星朗道:“你身上有伤,不用行礼了。”

    贤宗的行为和说话的语调,都让顾星朗惊疑不定,从来不给自己好脸色看的圣上,今天这是怎么了?顾三少下意识地就看向了玉小小,他媳妇不会把圣上也拍了一顿,把人拍傻了?

    玉小小这会儿跟左佑大眼瞪小眼中,说:“你要跟我家小顾决斗?”这是得不到,就要把所爱毁掉的节奏吗?

    左佑拿不做准自己是要说是,还是说不是。

    玉小小说:“男子汉大丈夫,有话说话。”

    左佑觉得自己是个男子汉,于是点头说:“是,公主,我心悦于……”

    “你要跟一个病人干架?”玉小小不等左佑把话说完,就道:“你妈妈就没教过你,对待病人是要有爱心的吗?”

    左佑看看顾星朗,他要对这个姓顾的有什么爱心?他娘没教过他这个啊。

    “我跟你说,”玉小小是觉得,情爱这玩意儿,你情我愿才能长久,顾星朗明摆着不待见这个左右,这位还要执着什么?

    左佑说:“公主想跟我说什么?”

    玉小小说:“感情不能勉强。”

    左佑说:“那是我们认识的时间太短,公主殿下,再过一段时间,你会知道我是个好男人的。”

    玉小小说:“我知道没用啊。”这不是得顾星朗知道才行吗?

    “公主,”王嬷嬷叫了一嗓子,不能再让这种对话进行下去了,再说下去,驸马爷还能不能活了?这是要让驸马爷的清白不保,还是要驸马爷戴顶绿帽子在头上?

    “你没希望的,别费劲了,”玉小小给左佑丢下这么一句话,走到了王嬷嬷的跟前,说:“什么事?”

    王嬷嬷说:“公主,您怎么去了这么久?”

    玉小小就看贤宗,说:“小顾在这里了,爹你跟小顾道个歉,知错能改,你还是好孩,哦不,你还是好皇帝嘛。”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