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4血流如注
    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即可快速进入本站,所有章节显示为同一页面时,是因为你的浏览器缓存未更新。??火然文  w?w?w?.?r?a?n?w?e?n?`org只需按f5刷新页面,手机浏览器请清空下ie缓存即可,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深感抱歉!!

    贤宗把头点了点,说:“玲珑说的没错,赵北城想到清辉,良心不安,所以认了罪。讀蕶蕶尐說網”

    景陌嘴角抽了抽,这还真是一对父女,这种鬼话能骗得了谁?

    左佑就问玉小小:“公主,赵北城还活着?”

    玉小小抬手就要拍桌子,可看看桌上的饭菜,怕自己没控好力道,把这桌子给拍毁了,把手又收了回去,跟左佑说:“我没打他,我从来不随便打人。”赵北城又不是丧尸,她用得着见面就打吗?

    景陌冲顾星朗把酒杯一举,说:“顾驸马,我恭喜你。”

    知道景陌说这话口不对心,顾星朗还是冲景陌举了一下酒杯,道:“多谢大皇子。”

    左佑没心情恭喜顾星朗,问贤宗:“圣上,那公主也要跟着顾星朗去边关吗?”

    贤宗抬头看着左佑说:“去边关?这是朕的亲生女儿!”

    真心够了!

    大家伙儿强忍着没冲贤宗翻白眼,圣上你说这样的话,就不怕寒了边关将士们的心吗?!

    玉小小这时消灭了一条红烧鱼,贤宗的话公主殿下一点也没往心里去,吃饭的时候应该专心致致才对。

    顾星朗低声道:“我的脚伤未愈,自然是陪公主留在京城。”

    玉小小看着顾星朗说:“不要紧,等你病好了,我陪你上沙场。”

    顾星朗冲玉小小一笑,他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媳妇身犯险境?“要不要再让老板上几个菜?”顾三少岔话题道。

    贤宗马上就顺着女婿的话题走了,说:“这菜这么难吃,你们也吃?我奉天没好饭馆了吗?”

    身为请客吃饭的人,景陌被贤宗这句话弄得很下不来台,道:“公主很喜欢这家的菜。”

    左佑点头,他请玉小小吃饭也在这家馆子,贤宗的话让他也很没面子。

    玉小小往嘴里送芙蓉炒蛋,跟贤宗说:“想想还在饿肚子的人。”

    贤宗把手上的筷子往桌上一丢,说:“朕饿过你吗?”

    这话要玉小小怎么说呢?她以前真的为了吃顿饱饭得玩命啊。

    贤宗说:“明天朕让御厨单做一桌菜给你吃。”

    玉小小没理贤宗,就宫里那些小碟子小碗装的饭菜,喂狗都不够!

    贤宗又跟顾星朗说:“你明天跟玲珑一起进宫来。”

    顾星朗正想说臣遵旨,一眼看见景陌把一碟剥好的虾送到了他媳妇的跟前,顿时自个儿的皇帝老丈人在说什么,顾三少就不知道了。

    贤宗看自己说话,闺女和女婿都不理自己,顺着女婿的视线看过去,就看见景陌给自己的闺女递湿毛巾擦嘴呢。贤宗马上就瞪顾星朗,小声道:“你就看着?”

    顾星朗感觉自己老丈人的意思,是让自己去干架。

    玉小小没接景陌手上的毛巾,抬手用手背把嘴擦了擦,跟顾星朗说:“快吃。”

    顾星朗说:“我已经吃饱了,公主想吃什么跟我说。”

    玉小小简洁明了地说了一句:“鱼。”

    顾三少给自己的媳妇剔鱼剌。

    在发现左佑也在伺候自己的闺女吃饭后,贤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他不喜欢顾星朗归不喜欢,可玉氏皇族的公主不能是个红杏出墙的人啊,再怎么也要等顾星朗死了再说啊!“玲珑,”贤宗喊玉小小:“矜持。”

    吃个饭要矜持什么?玉小小决定在自己吃完这顿饭之前,无视贤宗这个老子。

    此时的帝宫里,赵妃所在的初晴殿里,宫人太监们乱成了一团。

    赵妃惨白了脸色,汗如雨下,要是能动,赵妃娘娘能疼得在床上打滚。小腹里,像是有人用刀在刮她的肚子一般,随着这股疼痛的时间一长,赵妃由小声呻呤,变成了高声呼痛。

    赵妃的亲信宫人翠玉,冲出初晴殿,一路跑到了览书阁。

    敬忠站在览书阁的前门庭院里,看见翠玉发髻都跑散了的样子后,敬大总管吓了一吓,说:“赵妃娘娘出事了?”

    翠玉急道:“大总管,娘娘突然腹疼如绞,奴婢想求见圣上。”

    敬忠带着翠玉快步进了览书阁,屋中歌舞还在继续,敬忠站在门外高声禀道:“圣上,赵妃娘娘突发了急病。”

    屏风后面无人应答。

    敬忠只能又道:“圣上,赵妃娘娘病了。”

    屏风后面还是没声音。

    翠玉往地上一跪,哭道:“求圣上救救娘娘。”

    贤宗的声音还是没有响起,立在屋中的大屏风,就好像隔开了两个世界一样。

    敬忠喊道:“圣上?!”

    屋中的乐师和舞伎们在贤宗没有发话之前,不敢停乐停舞。

    敬忠在屋门口犹豫了一下,迈步走进了屋中,冲着大屏风道:“圣上,奴才敬忠求见圣上。”

    屏风后面仍是没有声响。

    敬忠走到了屏风后面,这才发现屏风后面空无一人,贤宗的一件外袍还丢在坐榻上,酒也在小炉上煮着,就是人不见了。敬忠把屏风一推,转身大声问乐师和舞伎们道:“圣上呢?”

    乐师和舞伎们全跪到了地上,都给敬忠磕头,就是说不出贤宗去了哪里。

    “给我去找,”敬忠大声下令道。

    览书阁乱成了一团。

    翠玉看敬忠带着人要往书阁外走,忙就拦着敬忠问:“大总管,娘娘怎么办?”

    “去找太医,”敬忠跟翠玉说:“有什么事等我找到圣上再说。”

    翠玉的第二句话还没来及说,敬忠就带着人匆匆走了。贤宗身边的四个暗卫也不在,这让敬忠相信,贤宗是一时兴起,又去哪个娘娘的宫里了。

    翠玉只得又往太医院跑。

    初晴殿里,一个守在赵妃床榻旁的宫人惊叫出声:“血,娘娘流血了!”

    几个宫嬷嬷一起看向赵妃,就看见赵妃身下的床单,没被被子盖到的地方殷红了一片。

    一个嬷嬷一把就掀开了盖在赵妃身上的被子。

    “啊——”

    几个宫人同时惊叫出声。

    赵妃的身下血流如注,已经将身下的床单浸得透湿。

    “圣上,”赵妃这时已经没力气高喊出声了,只能小声地,断断续续地喊着贤宗。

    嬷嬷们这时不敢动赵妃,最年长的一个嬷嬷哄赵妃道:“娘娘再忍一下,圣上很快就到了,您再忍耐一下,不会有事的娘娘!”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最后一更奉上,亲们晚安,明天见,都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