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09仇恨赵妃的长公主
    赵妃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身下的血到了现在也没有止住,血从床上流到了地下,汪了一摊,让贤宗几乎找不到在床榻边下脚站立的地方。?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几个嬷嬷就跪在血泊里,看见贤宗来,原本的吮泣声顿时就成了哭泣声。

    一个嬷嬷边给贤宗磕头边道:“圣上,求圣上救救娘娘!”

    贤宗一看赵妃这副模样了,傻了眼,大声喊太医道:“太医呢?赵妃这是怎么回事?”

    赵妃的寝室里一共站了七八位太医,都是杏林高手,赵妃的病他们看几眼,把一下脉便知详情,可太医们却无人愿意站出来回答贤宗的问话。能对赵妃下手,还成功的人,不是他们这些太医能招惹的起的人物,现在赵家和赵妃明显招了贤宗的厌弃,在这个时候为了一个前途不明的赵妃,得罪一尊大佛,没有太医会干这样的傻事。

    贤宗看自己一句话问出来了,没一个太医回他的话,更是怒火中烧了,厉声道:“你们都哑巴了?!”

    玉小小在一旁站的不耐烦,走上前就把盖在赵妃身上的锦被一掀,说:“我看看。”

    锦被被掀开之后,原本被被子遮住的血腥味一下子全跑了出来,浓烈的血腥味让贤宗站着就踉跄了一下。

    敬忠一把就扶住了贤宗,急声问道:“圣上您还好?”

    贤宗被血腥味熏得不敢呼吸,正想让太医们赶紧上前去给赵妃看病,一眼看见他闺女在往下扒赵妃的裤子呢。“玲珑你在干什么?!”贤宗冲玉小小叫了起来,一屋子的太监也就算了,这里还站着不少位太医呢!当着这些人的面让赵妃光了屁股,这还让不让赵妃活了?

    玉小小扭头看了贤宗一眼,一脸的不耐烦,说:“不脱她裤子,我怎么知道她哪里伤了?”

    敬忠和伺候赵妃的嬷嬷们看着玉小小的眼神都有点畏惧,这位是想趁这个机会把赵妃娘娘逼死?长公主杀人的手段怎么这么恶毒呢?到死连个清白之名都不给赵妃娘娘留?

    太医们都低头看自己的脚尖,皇帝的女人,穿着衣服他们都不敢看,脱了衣服他们就更不敢看了。

    贤宗跟玉小小喊:“这里有外男在场!”

    玉小小嗤之以鼻,命都快没了,还管啥外男啊?伸手刺啦一声,公主殿下就把赵妃娘娘的亵裤给扒了。

    几个嬷嬷一起挺身往赵妃的身上扑,不能让赵妃娘娘身下光着的样子让人看去啊!

    贤宗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寝室里的空气似乎凝滞不动了,一屋子的人都噤若寒蝉,只有玉小小没事人一样,把赵妃的身下看了几眼,跟贤宗说:“没有外伤,也不是流产,她是得什么妇科病了?”

    贤宗哆嗦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跟自己的闺女怒吼道:“你的脑子呢?她待在帝宫里,下边怎么会伤着?!”

    玉小小目光怪异地看了贤宗一眼,意味深长地说:“不要欺负我读书少,待在帝宫里,她就不会伤着了?万一你太激动了呢?”

    “不是,啊,朕,你,”贤宗语无伦次了。

    大家伙一起试图把身体往地里缩,听了这种对话,圣上会不会把他们全灭口了?

    玉小小又看一眼赵妃流血不止的身下,说了句:“这血要是止不住,她就得死了?”

    贤宗现在压根不敢看自己这个爱妃的身下,喘着粗气转身看太医们,说:“你们就这么看着?看着赵妃死吗?!”

    太医们仍是低头不语,都指望着同僚来回答贤宗的这个问。

    “你说!”贤宗指了一个太医道。

    被点了名的太医再也没办法装自己不存在了,双膝一弯给贤宗跪下道:“圣上,臣等已经给赵妃娘娘用过药,只是娘娘这病来的凶猛,药石无用。”

    贤宗的心一紧,这就是说赵妃没救了?

    玉小小声调上扬地哦了一声,这个女人终于要死了吗?

    “圣上,”寝室外这时响起一个太监的声音,道:“花妃娘娘,容妃娘娘,明妃娘娘……”

    “她们来这里做什么?”贤宗怒声打断这个太监的话,道:“让她们回去。”

    “圣上。”

    “都给朕滚!”贤宗看自己说了让妃子们回去的话,这个太监还要说话,怒喝了一声。

    寝室外安静了一下,太监声音颤抖地道:“圣上,永生寺枫林少师求见。”

    “什么?”贤宗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玉小小的眉头就是一皱,枫林跑到赵妃这里来做什么?

    “圣上,”寝室外的太监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永生寺枫林少师求见。”

    贤宗扭头看一眼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赵妃,双手一背往门外走去,道:“请少师进来。”

    玉小小也看赵妃,她不记得枫林跟赵妃有什么瓜葛啊,残暴女帝时,这两人连话都没有说过,轮到她来,这两人在她不在意的时候,已经成了好基友了?

    伺候赵妃的嬷嬷们小心翼翼地护着赵妃,生怕长公主突然下手杀人。宫里的人现在都知道,长公主武艺高强,杀人就跟杀狗一样,多少个赵妃娘娘也不够长公主殿下杀的啊。

    “连好一点的止血药都没有,”玉小小看看赵妃身下流出来的血,摇了摇头,小声嘀咕了一句:“真心无法玩耍。”

    嬷嬷们傻愣愣地看着长公主殿下往寝室外走,谁能来给她们解释一下,长公主方才无法玩耍的话是什么意思?是嫌赵妃娘娘死的还是够惨吗?

    玉小小出了寝室的时候,贤宗正站在走廊下等着枫林少师,看见玉小小出来,忍不住问了一句:“少师来找朕会有何事?”

    玉小小反问贤宗说:“这我怎么会知道?”

    贤宗看着玉小小,突然之间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玉小小觉得这昏君现在应该是在伤心,便安慰贤宗说:“死了一个赵妃,你还有千万个赵妃呢,别伤心了,要不你给她弄个好一点的骨灰盒?”

    骨灰盒?

    庭院里的人,连小庄和小卫在内都倒竖了汗毛,公主殿下这是有多恨赵妃,连具全尸都不想给赵妃娘娘留啊!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