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16论何谓身经百战
    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即可快速进入本站,所有章节显示为同一页面时,是因为你的浏览器缓存未更新。???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只需按f5刷新页面,手机浏览器请清空下ie缓存即可,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深感抱歉!!

    顾星朗是个生长发育极其正常的男人,光着身子坐着,身后自己的媳妇给自己擦着背,一双皮肤很细腻的手不时就碰在他的背上,还是那若有若无的呼吸时不时抚过身体,顾三少在这种甜密的折磨下,身下那一处不可抑制地抬了头。讀蕶蕶尐說網

    “哈,”玉小小说:“要我帮忙吗?”

    “不用,”顾星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一钻,说:“过一会儿,我过一会儿就好了。”

    玉小小往顾星朗的跟前一蹲。

    顾星朗看看媳妇脸部距离自己的位置,脸红得滴血,身下那处却更是高昂着头颅,“小小,”顾星朗口干舌燥地跟媳妇说:“你,你能不能出去一下?”

    “多大的事,”玉小小一巴掌把顾三少遮羞的手拍开,伸手就是一握。

    顾星朗身子一抖,嘴里不自知地溢出了几声轻哼。

    王嬷嬷这个时候已经把两个小厮赶走了,刚想坐到廊下的栏杆上去歇歇脚,就给她听到了驸马爷的哼哼声。活在帝宫里大辈子的人,什么事没见过,王嬷嬷顿时就额头冒了汗,怎么会是驸马爷发出这种声音呢?再竖着耳朵听听屋里的动静,王嬷嬷就听见她家公主在命令驸马爷别动!

    王嬷嬷退到了廊外站着抓狂,为啥事情到了她家公主这里就没法正常呢?她没记错啊,驸马爷是当将军的人啊,将军啊!她家公主已经神勇到压倒将军了?公主殿下,您到底是怎么了啊?!

    廊外院中的王嬷嬷站着抓狂,屋里的玉小小在专心致致地忙活。这是一个技术活,玉小小看过也听过,但没机会实践,这一回在顾星朗的身上实战了,玉小小弄得顾星朗挺疼,但顾星朗又舍不得喊玉小小停手。这种事,自己弄跟别人替自己弄,那感觉完全不一样,顾三少抽着气,在疼痛中感觉爽绝的滋味,没能坚持多长的时间,就啊的一声,头脑一片空白了。

    玉小小咂了一下嘴,站起身把手伸到澡桶里洗了洗,跟顾星朗说:“看你那里,就知道你还没身经百战过。”养大她的死狗男人跟她说过,男人要是身经百战,那个物件的颜色会很深,顾小哥的那一处,颜色很粉嫩,玉小小怎么看都是还没开封过的样子。

    顾星朗这会儿的神情很慵懒,整个人都很舒服,听了玉小小的话后,脸一红,小声道:“小小你怎么……”你怎么连这个都懂的问话,顾三少愣是问不出口。

    玉小小随口说了句:“宫里有教啊。”

    想想贤宗的花名,顾星朗就默了,皇帝不靠谱,能指望皇帝的女儿靠谱吗?

    玉小小拧了一把毛巾,走过去,三下五除二就替顾星朗把前边的身子也擦洗了一遍,说:“你在军营里就没那啥过?”

    顾星朗忙就摇头,说:“没有,祖父命我们兄弟三人都要洁身自好的。”

    洁身自好?这是什么奇葩的规矩?玉小小撇了撇嘴。

    顾星朗只当玉小小不是相信他的话,伸手把玉小小的手一握,说:“小小,我跟圣上不一样。”

    那个昏君活着就跟死了一样,当然不可能一样啊,玉小小看顾星朗被扎了一针的手臂,说:“二十分钟到了,我看看你的膀子,ok,没红没肿,没问题了。”

    噢克又是什么意思?顾星朗的思维毫无挣扎余地的,又被玉小小带着走了。

    玉小小给顾星朗打了一针青霉素,替顾星朗把双脚的纱布解下,换药清创,动作一气呵成,没让顾星朗感觉到多少痛苦。

    “我的伤是不是好一点了?”顾星朗坐着看自己的伤口,看到的还是有点肿,创口愈合不是很好的两个伤口。

    “打了针就会好了,”玉小小把顾星朗的伤口重新又包扎好,起身道:“消了炎就好了,相信我。”

    顾星朗点了点头,能好最好,就是不能好,他也感激自己的这个小媳妇。

    王嬷嬷在廊外看玉小小开了房门,速度跟体型完全不成正比地跑到了玉小小的跟前,说:“完事了?”

    玉小小没反应,顾星朗却在屋里再次身上着火,奶嬷嬷这么彪悍,所以他媳妇才会也这么彪悍吗?

    “用过药了,”玉小小跟王嬷嬷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王嬷嬷头往屋里探,刚才听驸马爷那声音听得她心惊胆颤,驸马爷这会儿还活着?

    “你要看小顾?”玉小小给王嬷嬷让开了道,说:“那你进去看。”

    王嬷嬷转身就走,驸马爷要是再没穿衣服呢?她虽然老了,可也要清白的好不好?

    玉小小看王嬷嬷刚才还好好的跟她说话,突然说走就走了,觉得这胖婶儿的更年期症状好像更严重了。

    顾星朗纾解了一回,又被打了一针青霉素,整个人都轻松了后,很快就在床榻上睡了过去。

    玉小小在床边上守顾星朗守了好一会儿,确定顾星朗今天晚上不会再发烧了后,把那天她穿过的,顾星朗的黑衣袍又翻了出来,准备去找枫林。

    王嬷嬷站在走廊的尽头,看着自家公主一身黑衣的从卧房里出来,身形一晃就隐没在夜幕里不知去向了,王嬷嬷愁在心头,却什么声响也没有发出来。迈步,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卧房门前,王嬷嬷替自家公主守着房门,不敢离开。

    玉小小翻墙出了顾府,她跟小卫打听过护国寺的地址,直接就往南城跑了。

    护国寺里,枫林少师还没有休息,一个人盘腿坐在一尊大肚罗汉像前,微闭着双眼,手里转着一串菩提木珠的珠串。

    一个随行僧人端着一份斋饭走进了佛堂,小声道:“少师,夜深了,您把斋饭用了。”

    枫林少师也不看这僧侣,道:“半个时辰后再送来。”

    “是,”僧人不敢违枫林少师的意思,应了一声。

    “澄观人在何处?”枫林少师又问。

    僧人道:“他在卧房里打棋谱。”

    “师父说澄观若是心中无寺,那这个人就不必留了,”枫林少师神情平静地道:“他给玲珑公主去的信我看了。”

    僧人说:“那少师的意思是?”

    珠串在枫林少师的手中一停,这位永生寺的少师说道:“这个人不用再留了。”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最后一更,亲们明天喽。还是想求留言,月票也想求,订阅也想求,这货没脸没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