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18小顾睡着了,所以我来看看你
    护国寺里能用圆寂这个说法来宣布的死亡僧人没有几个,问话的僧人听到圆寂这两个字后,就也变了脸色,他没听说寺里的几位高僧有生病弥留的啊。火然?文 ??? w?w?w?.ranwen`org

    管事僧人颤声道:“一切有少师作主,你我就不要多言了。”

    几个僧人抬着一个可供一人盘坐的镀银莲花宝座从内殿里走出来,不知道是哪个僧人不小心松了手,莲花宝座“嘭”一声砸在了地上,巨大的响声震得俗事堂里的僧人们耳鸣心惊,半晌回不过神来。

    北寂和尚站在厨房的院中,端木托盘的小和尚从他身边走过时,北寂开口道:“你过来。”

    小和尚也不敢抬头,在北寂的跟前站下,端着托盘的双手因为太过用力,而微微颤抖着。

    北寂拿起托盘里的羹汤放到鼻下闻了闻,药味有,但是比他想像中的要淡了很多,将羹汤放回到托盘里,北寂冲这个小和尚挥一下手,道:“你去吧。”

    小和尚应了声是,端着托盘走到了同伴的身边,两个小和尚并肩走了。

    玉小小这会儿蹲在厨房的房顶上,她本来是想跟着这个文枫林的人找到那个前皇夫,死渣男的,只是看这和尚站在庭院里跟别的和尚又说上话了,玉小小没这个耐性等,从房顶上纵身一跃,还没长成的小身板掠过墙头,出了这个四合院。

    北寂站在院中,跟站在自己面前的老僧道:“药加的不多,你这是在平添澄观的痛苦罢了,我若是澄观,一定不会感激你。”

    这个老僧人长得枯瘦,须发皆白却不像一般老者那样给人慈祥之感,听了北寂的话后,这老僧就是眉头一蹙,他做夺人性命的羹汤不是一回两回了,怎么可能下少了药量?

    北寂也不等这老僧说话,道:“我们去少师那里,他一日未曾进食了,你也劝他一劝。”

    老僧点了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厨房的院落。

    玉小小跟着端着木托盘的小和尚一路走,最后走进了一处修有假山流水的庭院里,院里种了不少蝴蝶兰,这会儿正是蝴蝶兰的花季,一院子的兰花盛开,饶是玉小小这样没什么审美能力的人,看着这满目的翠紫,也觉得心旷神怡。

    小和尚走到了廊下,轻轻敲了敲关着的房门。

    一个小孩的哭声,随着这几声敲门声,从禅房里传了出来。

    “忘月,不要哭。”

    “师父!”

    边哭边说话的小男生是谁,玉小小不知道,不过这个只喊了一声忘月的人玉小小认得,这不是澄观国师吗?她找文枫林找到国师这里来了。

    “国师,”门外的小和尚低声问道:“小僧能进来吗?”

    澄观在禅房里道:“进来吧。”

    小和尚应声就要推门进屋。

    “我来吧,”玉小小从这小和尚的身后上前,伸手就把托盘拿到了自己的手里。

    突然就从背后冒出一个人来,小和尚就算是出家修行的人,也顿时就被吓了个半死,僵立在门前,一动也不敢动了。

    玉小小对小和尚所受的惊吓浑然不觉,一只手端着托盘就进了屋,也不看屋里的人,就说:“国师,我是玉小,不是,我是玉玲珑啊。”

    澄观都换上新衣准备领死了,看见玉小小走进了禅房里,所受的惊骇不比门口僵立着的小和尚小。

    玉小小到了澄观的跟前,把托盘往隔着她和澄观的小桌案上一放,说:“国师,这么晚了,你还没吃饭呢?”

    澄观国师心思转得很快,将脸上的惊愕之情收起,冲玉小小笑道:“公主怎么会来?”

    “呃,”说瞎话真的让玉小小很为难,想了半天,公主殿下跟澄观说:“我就是来逛逛的。”

    有大半夜不睡觉跑和尚庙的人吗?

    别说是澄观国师了,就是站在国师身边的忘月小和尚都很鄙视公主殿下,这瞎话说的,水平也太低了!

    玉小小这时又瞅一眼哭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的忘月,对小孩子玉教官一向是很有爱心的,说了句:“怎么哭成这样了?做错事了吧?伤人命了吗?”

    忘月小和尚张着嘴摇了摇头,不明白为什么他只是哭,公主就怀疑他杀人了。

    玉小小说:“没出人命那就问题不大,改正错误,以后还是好孩子。”

    忘月看自己的师父,心里悲伤的感情突然间淡了不少,公主殿下不会是傻瓜吧?

    澄观说:“公主,你看到贫僧给你的信了?”

    玉小小说:“什么信?”她在这个世界就是个文盲,就是收到信了也是白收啊。

    澄观一听玉小小这么说,就道:“无事,公主,时候不早了,你应该回到驸马的身边去。”

    玉小小跟澄观隔着一张小桌案坐下了,满不在乎地说:“哦,小顾睡着了,所以我来看看你,国师,你不吃饭哦?”

    驸马爷睡着了,所我来看看你,澄观国师想着玉小小这话,总觉得这话有哪里不对吧?

    玉小小看澄观不动筷子,伸手就拿了一个包子吃。

    澄观想拦都没来及拦。

    期望中的肉包子没吃着,玉小小咬了一口青菜香菇在嘴里,嘟囔着嘴说:“怎么不是肉包子?国师,人要吃肉才行啊,你又不是兔子。”

    澄观还没来及说话,忘月小和尚就忍不住道:“我师父是出家人,怎么能吃肉?”

    哦,对了,玉小小想起来了,和尚是不吃肉的,不过,玉小小看一眼端坐在自己面前的澄观,白了忘月小和尚一眼。这是不知道剧情走向啊,国师出家人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做了残暴女帝的姘头?

    “澄观,”门外这时走来了两个僧人,直接将门外站立的小僧人推到了一边,其中一个僧人说:“你还没用膳?”

    另一个僧人就看着玉小小说:“公主殿下也在?”

    玉小小回头看看这俩,文枫林身边的另两个人。

    澄观低声道:“我也无处可去,两位有何不放心之处?”

    一个僧人迈步就进了禅房,看着澄观冷道:“少师这样待你已经是宽待。”

    澄观看看放在自己面前的羹汤,苦笑了一声,不让太多人知道他是因叛寺被处死,这的确是宽待了,只是当着玲珑公主的面死,国师宁愿自己不要这样的宽待。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不过昨天亲们留言支持梅果,梅果都看见了,谢谢亲们,都么么哒啊,没有亲们的支持,梅果一定早就滚蛋,不知道干啥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