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19甜面酱味道的羹汤
    “公主不走吗?”澄观问玉小小。ranw?en w?w?w?.?r?a?n?w?e?n?`org

    玉小小摇头,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三个菜包子已经进公主殿下的肚子了。

    澄观轻轻叹口气,伸手端起了羹汤。

    忘月看一眼自己的师父,再看看两个上寺的僧人,穿着小僧衣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了一下。

    玉小小还在看这两个文枫林身边的人,空手把诛日国的商人从地里弄出来的僧人,这会儿就站在她的身后。现在这僧人没戴遮面的纱帽,玉小小看着这位的长相,不明白凶神恶煞的一个人,怎么会出家当和尚呢?当兵还差不多吧?

    “师父,”忘月看自家师父要喝羹汤,不知怎么地,心头就是一慌,冲着澄观带着哭音地喊了一声。

    澄观冲忘月安慰的一笑。

    玉小小回过头来,看澄观要喝汤,公主殿下顿时就一囧,虽然刷锅水喝不死人,但让国师喝刷锅水好吗?

    “公主,”澄观看玉小小又看着自己了,就低声跟玉小小道:“日后要好好与驸马过你们的日子,世事无常,你们要相依相扶才好。”

    世事无常啥的,玉小小也不太懂,澄观手里的刷锅水让公主殿下很闹心。

    “公主你要答应贫僧,”澄观跟玉小小说。

    玉小小心说我答应你啥啊?还没成姘头要不要这么深情地看着我?公主殿下伸手就把澄观国师手里的汤碗夺了过来,说:“这汤很好喝吗?都冷了,你还喝什么?倒了吧。”

    “公主!”面相凶恶的僧人看玉小小抢了羹汤,马上冲玉小小喝了一声。

    玉小小顺手就把羹汤往身后一泼,虽然是刷锅水混着羹汤,但一股药味的羹汤有什么可喝的?想到这个,公主殿下就不为自己浪费粮食的行为内疚了。

    两个僧人一起上前,想从玉小小的手里夺下羹汤,再迫澄观把这羹汤喝下去,两个人谁也没想到,公主殿下说倒就倒了,一碗羹汤好死不死,全泼面相凶恶的僧人的身上了,有几滴甚至溅到了这僧人的双眼里。

    “北州!”另一个僧人北远喊着自己同伴的名字,把眼睛瞬间肿涨的北州和尚往后拉。

    “公主!”澄观看玉小小突然就翻脸动手伤人,忙就起身,把玉小小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贫僧的眼睛!”北州和尚捂着双眼大喊。

    玉小小把头从澄观的身后探出来,看看北州眨眼工夫就肿成了烂桃的双眼,狐疑道:“还有人对刷锅水过敏的?”末世里,毒药是不可能用到人类的身上的,所以玉小小没看过人中毒的样子,第一反应就是这和尚对刷锅水过敏。

    北远和尚瞪着被澄观护在身后的玉小小,说:“公主,你知道与我们永生寺为敌的下场吗?”

    哎呀,玉小小从澄观的身后走出来了,这要是干架的节奏了啊。

    澄观说:“公主你不要管我,你先回去吧。”

    玉小小拍拍澄观拉着她的手,说:“这事好像不对,国师你不要怕,万事有我在呢。”

    这时枫林少师所在的佛堂里,大肚罗汉像脸上的笑容,在闪烁不定的烛光映照下,显得有些扭曲和怪异。

    北寂和老僧都在劝枫林少师用些膳食。

    枫林少师小声道:“东西给澄观送过去了?”

    北寂忙道:“已经送过去了,北州和北远也已经过去了。”

    “澄观当年在寺中时,就与我师兄不和,”枫林少师叹道:“不过我与他没有仇怨。”

    北寂上前几步,在枫林少师的身边站下,道:“少师,澄观叛寺,若是落到主持大师的手上,他只怕会活得痛苦,少师待他已是仁至义尽了。”

    老僧不出声地叹了一口气,澄观是个极其聪慧的人,当年在永生寺说起佛法,无人可与他并肩,若不是与无欢不合,澄观又怎么会被赶到奉天这个小国来当国师?现在枫林少师口口声声说,杀澄观不是为了师兄无欢,那只凭区区一封书信,怎么就能认定澄观叛寺?

    “膳食呢?”枫林少师这时问道。

    老僧忙端着玉托盘往前走,在走近枫林少师之前,老僧还特意看了看玉托盘里的羹汤,闻一下羹汤的味道,惯用毒物的人,只闻到一股味道很浓厚的,甜面酱的味道。老僧的眉头就是一皱,护国寺的厨僧怎么会做出这种味道的羹汤来?

    北寂看枫林少师终于想吃东西了,求之不得,看老僧磨磨蹭蹭地往前走,走过来一把从老僧的手上接过玉托盘,问了句:“这膳食有问题?”

    老僧摇了摇头,这膳食是他亲眼盯着护国寺的厨僧做的,能有什么问题?

    北寂看老僧摇头,端着玉托盘快步走到了枫林少师的跟前,小声道:“少师,这些膳食还是热的,您用一些吧。”

    枫林少师扫一眼北寂端到自己跟前的膳食,都是素淡之物,合他的口味,只是被玲珑公主看似无知,实则阴毒的说了那一番胡话之后,枫林少师就觉得自己心中憋闷,看着冒着热气的膳食,他是一点胃口也没有。

    北寂看枫林少师光看不动筷子,又劝道:“少师就算不想用,也多少用些羹汤暖暖胃吧。”

    “放下吧,”枫林少师道。

    北寂无奈,只得将玉托盘轻轻放在了枫林少师的面前。

    老僧这时道:“少师,贫僧想去看一看澄观。”

    枫林少师点了点头,道:“你也顺便去看看护国寺的僧人,是不是准备好澄观圆寂后的法事了。”

    “是,”老僧应了枫林少师一声,退出了这间佛堂。

    北寂就劝:“少师多少用一些吧。”

    枫林少师端起羹汤,用瓷勺挖了一勺,送进了嘴里。

    北寂在一旁道:“少师,我们还要在奉天呆多久?”

    一口羹汤进嘴,枫林少师被甜面酱的味道弄得一噎,这是什么羹汤?

    北寂没留意枫林少师神情有变,还是站在那里道:“贫僧觉得少师应该去诛日,无欢国师早就命人送信给少师,让少师去诛日看他,少师为何就是不去?”

    枫林少师这个时候只感觉喉咙一疼,手上的力道变得无法端住羹碗,一碗羹汤掉落在地,甜面酱的味道刹时就飘散在了佛堂的空气中。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一小时后第四更会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