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20你被丧尸亲过了?
    玉小小站在澄观的身前,把身上黑衣的袖子又往上卷卷了,正准备跟面前这个叫北远的和尚干架的时候,听见禅房外响起了一声呼啸声。ranw?en w?w?w?.?r?a?n?w?e?n?`org这呼啸声很尖锐,撕裂夜空一般。

    禅房里除了玉小小还是一张面瘫脸外,听见这声呼啸的澄观三人都脸色骤变。

    北州就算双眼红肿如烂桃,不能视物,也在第一时间跟着北远掠出了澄观的禅房。

    “怎,怎么回事?”玉小小问澄观。

    澄观一点也没有大难不死的庆幸感,紧锁着眉头,面沉似水。方才那声尖锐的呼啸声,是永生寺示警的声音,护国寺里只有枫林少师和他的随行之人来自永生寺,看北远和北州两人的神情和动作,这是枫林少师出事了?

    玉小小看澄观不理她,就看向忘月小和尚,说:“出啥事了?”

    忘月没去过永生寺,自然也不知道,冲玉小小摇了摇头。

    玉小小想了想,伸手把碟子里最后一个菜包子拿在了手里,看澄观国师的样子,这个包子是一定不会吃了,为了不浪费粮食,还是她吃吧。

    青菜和香茹混在一起的香味,让澄观国师打一个喷嚏,回了神,马上就看向玉小小说:“公主,你快回去吧,听话。”

    玉小小把嘴里的菜包子咽下肚,说:“一定是出事了,国师,你们这些和尚到底肿么了?”

    澄观“唉”地重重叹了一口气,跟忘月小和尚说:“你去准备,为师可能要连夜入宫一趟。”

    忘月冲自家师父点了点头,撒腿就往外跑了。

    玉小小“呃”了一声,跟澄观说:“国师你要进宫去见我爹吗?”

    爹还是父皇什么的,澄观国师现在也懒得计较了,跟玉小小说:“是。”枫林少师若是在奉天京城出了事,那这事一定得让贤宗知道,若是莫问要怪罪,他们奉天也好有个准备。

    玉小小压低了声音跟澄观说:“国师,听了我的话你千万不要对你的信仰幻灭啊。”

    澄观这会儿心乱如麻,随口应了玉小小一声道:“什么事?”

    玉小小把装菜心的碟子也拿手里了,准备顺便把这碟蔬菜也消灭掉,嘴里跟澄观说:“你们那个枫林少师是赵妃的姘头。”

    澄观说:“你说什么?”

    玉小小嚼着青菜心,说:“你们的那个少师跟赵妃有奸情啊!”

    澄观被雷劈了一样,僵在当场半天才说:“公,公主,这种事你不能,不能乱说的。”

    玉小小说:“你是说我还要去当场捉奸吗?”

    枫林跟赵缨珊?澄观想这俩别说这辈子了,下下辈子也没有可能吧?赵妃多大,枫林才多大?不对,澄观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吗?

    玉小小看澄观快步往外走,忙也跟在了澄观的身后,说:“你要去斥问你们的少师吗?”

    澄观扭头看看自家公主,玉小小正往嘴里塞菜心呢,国师又是叹气,跟玉小小说:“公主,现在不是玩笑的时候。”

    玉小小说:“那现在是什么时候?”说起来她今天是来听文枫林的墙角的,没想到跑到澄观国师这里来吃了一顿,这都第二回了,看来想听文枫林的墙角,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少师若是出事,我们奉天会有很大的麻烦,”澄观带着玉小小往枫林少师所在的佛堂走,这事他也瞒不住公主,不如就让公主跟着吧。

    玉小小很意外,说:“文枫林能出什么事?”

    澄观说:“文枫林?”

    “哦就是你们的少师,我给他取了一个姓。”

    有给人取姓的吗?澄观摇头,今天晚上叹的气,比他前半辈子加起来的都多。

    枫林少师所在的佛堂庭院,已经被他的随行僧人看管起来,原本在院中伺候的护国寺僧人,都被这些随行僧人赶到了院外。

    澄观和玉小小到了这院外时,院门已经被随行僧人们从里面锁上了。

    “国师?”之前在俗事堂准备圆寂法事的管事僧人,看见澄观好端端地走来了,神情如同见了鬼一般。

    澄观看了这僧人一眼,点一下头,并没有说话。

    玉小小看看紧闭着的院门,问澄观:“国师,我们要进去吗?”

    “贫僧见过长公主殿下。”

    虽然心中惶恐,但在场的护国寺僧人们看见玉小小,还是一起给玉小小行礼。

    玉小小摆了摆手,说了句:“不客气。”

    为什么他们大家给公主行礼,公主要说不客气?僧人们一起费解,这是皇家又有了新规矩吗?

    澄观现在没心思理会公主殿下的与众不同,冲门里道:“贫僧澄观,请问少师安好吗?”

    院门里一点声响也没有。

    “少师?”澄观国师又喊了一声。这个人方才还要杀他,可事关奉天国运,澄观国师不得不关心枫林少师的安危。

    玉小小看澄观国师连喊了几声,院子里都一点动静也没有,把国师一拉,说:“我带你进去。”

    “公主?”

    澄观国师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公主,眼前的景物一花,他人已经被玉小小带着,翻过高高的院墙,站在庭院里了。

    “澄观!”守在院里的几个僧人看玉小小带着澄观翻墙入院,怒喝一声,一起朝玉小小和澄观国师围拢了上来。

    玉小小跟澄观嘀咕:“这是被我发现他跟赵妃的奸情,这货恼羞成怒,要杀我灭口吗?”

    这话很毁澄观国师的三观,让国师无言以对。

    眼看着院子要开打,北寂从佛堂里走了出来,喊了一声:“住手。”

    僧人全都停了步,退到了一旁站下。

    北寂看了玉小小和澄观一眼,转身又进了佛堂。

    “我们进去?”玉小小问澄观。

    事到如今,澄观只能带着玉小小往佛堂里走,心里期望着枫林少师不要有事才好。

    枫林少师这时躺在佛堂里的坐榻上,身上无血,只是嘴唇乌黑,喉咙肿大。

    澄观进了佛堂,一看枫林少师的样子,就惊在了原地,枫林少师怎么会中毒?这毒药不是应该送到他的面前,让他饮下的吗?

    玉小小打量一眼枫林少师的样子,很没有同情心地说了句:“你嘴巴怎么黑成这样了?是涂了黑口红,还是被丧尸亲过了?”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最后一更,亲们晚安明天见。(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嗷嗷,梅果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