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23去奉天渡你的劫
    “去奉天渡你的劫。ranw?en w?w?w?.ranwen`org”

    拼命呼吸却又无力挣扎间,枫林少师想起自己离开永生寺时,师父莫问跟他说的话。每个人活在世间都有自己的劫数,枫林少师看着正一脸漠然,要把自己送入亡灵国度的女孩,脑海里突然就是一个闪念,一晃而过,这个就是他的劫吗?似乎他们从初次见面开始,他们就是敌人,毫无转圜的余地可言。

    “公主!”澄观大力摇晃着玉小小的膀子,可公主殿下这只看着很纤细的右膀却纹丝不动,“公主,你要我求你吗?”澄观急到脸上褪尽了血色,大声问玉小小道。

    求这个用词,让玉小小听得有些剌耳,手指一张,松开了枫林少师的咽喉。她对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还是没有琢磨明白,看澄观这么害怕文枫林死,也许文枫林真的还不能死?

    看见玉小小松了手,澄观长出了一口气。

    北远几个人看着玉小小的手离开了自家少师的咽喉,也是松了一口气,但仍是不敢近前来。

    “你为何恨我?”枫林少师喘息了几下,勉强提了一口气,问玉小小。

    玉小小回了一句:“你不是也在跟我作对?”

    “你恨我永生寺,”枫林少师说。

    “我只是不喜欢满嘴谎言的人,”玉小小说:“国师说杀了你,会有五国的军队来找我们奉天的麻烦?”

    枫林少师说:“所以公主又不杀我了?”

    “你把军队带来我看看吧,”玉小小面瘫着脸道:“其实你是死是活,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她又不是那个脑子坏掉的残暴女帝,文枫林对她玉小小来说就是一路人渣男,掉脸她就能忘的人,有什么可纠结的?

    看这两位的对话完全没办法再进行下去,澄观跟玉小小说:“公主,我们先走吧,让望生师父给少师疗伤。”

    玉小小转身就走,文枫林不能杀,她还留下来干啥?

    澄观看了上寺的少师一眼,追着玉小小走了出去。

    玉小小下到最后一阶台阶,看看阶下躺着人事不醒的北寂,抬起一脚把北寂踹院门外头去了,跟着文枫林的人都让她看着火大,可见公主殿下从枫林少师身上感觉到的恶意有多深。

    “少师?”北远几个人看玉小小和澄观走了,忙跑到了坐榻前。

    枫林少师的咽喉上有一个紫黑的手印,可见方才玲珑公主是真的想杀他。

    “少师,我们这就回寺去!”北远气急道:“奉天想亡国,我们就成全他们!”

    望生老僧没说这些气话,只是问枫林少师道:“少师,你现在感觉如何?”

    枫林少师摇一下头,因为无力而幅度很小,声音沙哑地道:“去看看北寂。”

    望生老僧出了佛堂,看见几个护国寺的僧人把北寂和尚又从院门外抬了进来。望生老僧把一下北寂的脉,再看一眼北寂形状已经变形的后背,小声命几个护国寺的僧人道:“送他回禅房去。”

    几个护国寺的僧人不敢多言,抬着北寂往佛堂右手边的禅房走去。

    “北寂的伤势很重?”枫林少师在望生老僧重又到了自己的跟前后,问道。

    望生摇了摇头,跟枫林少师说:“北寂恐怕会残,贫僧这就去细看他的伤。”

    听望生老僧说北寂和尚可能会残,枫林少师轻轻“啊”了一声,北远几个都是怒不可遏,又难以置信,北寂那样的高手,挨了一脚就残了?

    “少师中的毒,”望生老僧又跟枫林少师说:“贫僧带的药物勉强可以配出解药来,少师忍耐一天就可。”

    “好,”枫林少师应了望生老僧一声,说:“你去看北寂吧。”

    “那澄观怎么办?”北远怒问道:“他毒害少师,就这么算了吗?”

    望生老僧把头一低,他是永生寺执法堂的僧人,并不是枫林少师的亲随,此次跟随少师到奉天来,也只是奉主持莫问的令,看一看澄观在奉天是否还守着永生寺的僧规戒律。在少师要杀澄观的事上,他可以听命行事,但没有资格说话。

    枫林少师闭眼躺了一会儿,突然轻笑了一声,道:“公主若真要杀我,你们可以护卫我离开奉天吗?”

    枫林少师这个问问得太犀利,北远几个人一时间全都闭了嘴,看玲珑公主伤北寂的那一下,他们谁也不敢跟少师说,自己是玲珑公主的对手啊。

    枫林少师喘了一口气,下令道:“去查羹汤被换的事。”

    望生老僧这才又开口道:“会不会是公主殿下?”想想,也就这位有这个本事啊。

    “空口无凭,”枫林少师的神智越来越昏沉,强撑着清醒道:“去查,燕过留痕,一定可以查到些什么。”

    “是,”北远几个人一起领命道。

    “少师,要送信给主持大师吗?”北远又问枫林少师道。

    枫林少师这一回闭眼不答。

    望生老僧叹了一口气,道:“现在我们身在奉天,你觉得这信可以平安送回寺里去吗?”

    “送信回寺?”玉小小这时也在跟澄观国师说:“国师,你就没听过一个词,叫信息屏蔽吗?”

    澄观说:“屏什么?”

    “把送信的人弄死不就得了?”玉小小往国师的对面一坐,看一眼小桌案,什么吃的也没有了。

    “阿弥陀佛”澄观念了一声佛号,跟玉小小说:“公主,我们不可轻言他人生死。”

    玉小小眨巴一下眼睛,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她跟国师可能很难说到一块儿去。

    “我方才听你说刷锅水过敏,”澄观跟玉小小说正事道:“过敏是什么?公主怎么会说那碗羹汤是刷锅水的?”

    玉小小呃了一声,说:“文枫林为什么要杀你?”

    “公主,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不擅长说瞎话,公主殿下就只能装傻。

    澄观说:“就是羹汤溅入北州眼中之时,公主你说过这样的话。”

    玉小小看着澄观,这种记忆力还真让她忧伤。

    “公主?”

    “你一定听错了。”

    “公主,是不是你调换了羹汤?”

    末世里潜入别人家里偷吃可是重罪,来到新世界了,玉小小还是秉持着这种认知,于是公主殿下面无表情地跟澄观国师说了句:“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一小时后第四更会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