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26这么坑的货真是朕的闺女吗?
    玉小小晃回自己和顾星朗住的院子,刚进门就被已经一夜没合眼,熬得黑眼圈严重的王嬷嬷给看到了。???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

    王嬷嬷也不敢冲玉小小大喊大叫,虽然她很想一路咆哮着冲过去,掐着她家公主的脖子,晃着这小细脖子问你到底是去哪里了啊?!你到底知不知道姑娘家是不可以夜不归宿的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一言不发就跑到自己跟前的王嬷嬷,玉小小说了句:“咦?嬷嬷你画了烟熏妆啊。”

    烟熏妆?对于天天都在自创语言的公主殿下,王嬷嬷已然绝望了,说:“公主你去哪里了?”

    玉小小说:“我去护国寺看国师了。”

    大半夜不睡觉,她家公主跑国师的庙里去了?王嬷嬷被这个事实打击的很想现在就去收拾包袱,她要告老还乡!

    玉小小说:“我去睡觉了,嬷嬷要不你接着睡,睡不着你去找小庄和小卫玩也行。”

    这算什么?王嬷嬷瞪着自家公主,这货不要清白也就算了,还想毁了她的清白吗?她一个没伴的妇人,天蒙蒙亮的找两个年轻小伙玩去?

    玉小小看王嬷嬷又不理她了,她理解更年期女人的喜怒无常,很体贴地跟王嬷嬷说:“嬷嬷把心放宽一些,这样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滴。”

    她的心还不够宽吗?王嬷嬷翻白眼,跟玉小小说:“这个世界美不美好我不管,公主,你去找国师做什么?”

    玉小小瞅一眼王嬷嬷,说:“我怕我说出真相来,嬷嬷你承受不住。”

    王嬷嬷顿时就哆嗦了,往玉小小的跟前又走了一步,几乎跟玉小小脸贴着脸了,说:“你,你跟国师干什么了?”王嬷嬷不相信她家公主是个不守妇道的人,可她家公主这话太让人有想法啊。

    “没事,”玉小小从口袋里摸了块糖,也不问王嬷嬷吃不吃,就塞王嬷嬷的嘴里了,说:“甜食可以让人心情愉快,嬷嬷你吃块糖吧,这是我从国师的卧房里拿的。”

    国师的卧房?王嬷嬷更是身子打哆嗦了,她家公主清白还在吧?一定还在吧?!

    玉小小往她和顾星朗的卧房走,想想又回头跟已经无力说话的王嬷嬷说了句:“我觉得我爹可能会忧伤一下。”

    王嬷嬷抓狂,能让圣上忧伤的事会是什么?公主你夜不归宿一趟,奉天就要亡国了吗?

    此时奉天的帝宫里,贤宗神情呆滞地听澄观国师说完了话。

    澄观微微一叹,跟贤宗说:“圣上,此事圣上得尽快拿出一个对策来才行。”

    贤宗很想拿出一个对策来,只是他没听错吧?枫林少师不但中毒了,还差一点被他闺女掐死?难不成现在他天天起床的方式都不对吗?

    澄观国师等了贤宗一会儿,等不到贤宗的回应,国师抬头看向了贤宗,说:“圣上,此事事关重大,您要尽快决断啊。”

    “呵呵,”贤宗冲国师呵呵了一声。

    澄观国师说:“圣上这是在笑?”

    贤宗两眼一翻就倒了,这打击太大,他承受不起啊!

    澄观国师愣了,一国之君怎么可以这个时候昏倒呢?!

    在暗处护卫贤宗的几个暗卫看圣上昏倒了,国师站着发呆什么事也不准备做,只能是一起从各自的藏身之处冲了出来。

    守在贤宗寝宫门外的敬忠,还有宫人太监,大内侍卫们就听见寝宫里,突然就传出了几声惊呼。

    “啊啊啊啊啊,圣上您怎么了?”

    “天神爷爷,圣上昏倒了,太医!”

    “国师,您不能就这么站着啊!”

    “圣上,您到底怎么了啊,圣上,您睁眼啊啊啊啊啊啊啊——”

    ……

    敬大总管要是听到这些喊,还能站在门外无动于衷,那他一定是想弑君叛国了。敬忠带着手下人,一起冲进了贤宗的寝宫。

    贤宗昏得很彻底,冲进寝宫的敬忠们连同之前的暗卫一起冲他喊,都没能把这位一国之君给喊醒。

    几个暗卫互看一眼,他们要是圣上,听完国师的话后,也宁愿就此长眠不醒啊。

    “去叫太医,”澄观国师揪着自己的眉心,国师此刻也深感心力憔悴。

    “太医!”敬忠回身就冲门外喊。

    忙就有小太监应了敬忠一声,往太医院飞奔而去。

    敬忠往贤宗的头下放了一个软枕,一边就问澄观:“国师,究竟出了什么大事,您要凌晨入宫?”还有一句话,敬忠没好意思说,得是什么事,能让您把圣上说晕过去了?

    敬忠问话问得理所当然,可澄观国师对这个阉宦把持朝堂之事从来都是反感,没有理会敬忠的问,只是看着如同死了一样的贤宗。

    太医们听说圣上昏迷了,不敢有片刻的耽搁,由太医正领队,九个太医一起赶到了贤宗的寝宫。

    敬忠就催太医:“快把圣上救醒!”

    事关龙体,太医们排着队给贤宗把脉,然后凑在一起商量。这种因惊骇过度的晕厥,在手指上扎一针就行,可太医们都知道贤宗怕疼,让圣上挨针扎,在圣上这里就跟他们要剌王杀驾一样。

    “怎么样?”看太医们犹豫不决,澄观国师也几乎要耐心用尽了,开口问太医正道。

    太医正看看躺坐榻上的贤宗,决定还是要为自己的生命着想,跟太医同僚们说:“开药方吧。”

    太医们又商量着药方。

    贤宗在这个时候自己醒了,眼还没睁,嘴里就开始哼哼。

    “圣上?”敬忠忙凑到贤宗的跟前,喊道:“圣上您醒吗?”

    贤宗很希望自己不要醒,一醒来就要面对这个残酷无情的世界,让他不止是忧伤,他是痛不欲生啊!

    敬忠说:“圣上,出了何事了圣上?”

    “都出去,”贤宗有气无力地道。

    敬忠愣怔住了,这种时候圣上让他出去?

    “出去!”贤宗喊了一嗓子,自己腰一用劲,皇帝陛下自己坐起来了。

    澄观看着敬忠说:“你还不退下?”

    敬忠又看了贤宗一眼。

    贤宗从坐榻上坐起身后,就两眼放空地看着寝宫的房梁,贤宗这会儿满脑子就响着一个声音,这么坑的货真是朕的闺女吗?!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