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27玲珑从小就有失心疯
    敬忠带着人退了下去,暗卫们也退回到了藏身的暗处,寝宫里好像一下子又剩下贤宗和澄观国师两个人了。r?anwen w?w?w?.?r?a?n?w?e?n?`o?r?g?

    澄观国师看贤宗还是下一刻就要昏倒的样子,试着问了贤宗一句:“圣上,您还好吗?”

    “朕还能好吗?”贤宗问国师。

    国师叹气,这会儿公主殿下可能还是很好,可他和圣上都好不起来啊。

    贤宗坐不住,站起身背着手来回走了几圈,然后觉得自己的腿发软,又坐在了坐榻上,跟澄观说:“你没骗朕吧?”

    澄观国师听到这个问还能说啥?

    贤宗就看着国师,满眼的期望,这要是国师的一个玩笑就好了,那他就能接着睡觉,明天日出东方,就又是美好的一天了,呵呵。

    澄观说:“圣上,欺君可是死罪。”

    贤宗马上就说:“朕恕你无罪。”

    澄观国师……

    暗卫们在藏身的暗处都叹气,遇上玲珑公主这货,圣上您何必还要挣扎呢?原来带着圣上跳楼,真的只是公主殿下想走近路,弑君杀父算什么?公主殿下要杀永生寺的少师!这才是真勇士啊。

    贤宗看着澄观国师,摇一下头,跟国师说:“皇后生玲珑的时候,朕一直就在产房外守着。”

    澄观说:“圣上这是何意?”他们在说永生寺这事怎么办,这跟玲珑公主出生有什么关系?

    贤宗说:“孩子不可能抱错,玲珑是朕的女儿。”

    ……

    澄观国师想和暗卫们一起绝倒,现在才来怀疑公主殿下是不是亲生的,是不是迟了点?国师看着贤宗,甚至在想,这位到底是怎么当上一国之君的?

    贤宗还在自顾自地自言自语,说:“朕不能不管玲珑啊,这要怎么办?”

    澄观国师说:“圣上,此事是不是召集大人们来商量一下?”

    “不行,”贤宗这一回断然道:“他们要是害怕永生寺的报复,让朕交出玲珑任由永生寺处置怎么办?玲珑是朕的亲闺女!”

    国师嘴角抽了抽,知道您是玲珑公主的亲爹,这话不用三番五次地说吧?

    贤宗手托着腮帮子想办法,枫林少师死不死贤宗觉得这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他又不是这个少师的爹!问题是他闺女要怎么办?皇后又生儿子生死了,他现在连个商量事的人都找不到了!

    澄观国师建议道:“圣上,要不先让公主离开京城?”

    贤宗呵呵呵了,他闺女对上的是永生寺哎,跑哪儿去才能跟永生寺扯不上关系?“国师,朕突然发现一件事,”贤宗跟澄观国师说道。

    “圣上你发现什么事了?”澄观国师嘴上这么说,心里在默念,千万别再跟我说公主没抱错这事!

    贤宗说:“朕突然发现这个天下,不仅我奉天,就是诛日那五国也是永生寺的臣子啊,国师你有没有这种感觉?朕现在很困惑,这个天下到底是谁的?”

    暗卫们已经放弃对自己的君王再抱什么希望了,澄观国师就是永生寺的人,这得是智商多欠奉的人,才能跟永生寺的人说这些啊?圣上您是想反抗呢,还是想反抗呢?这跟公主殿下想掐死永生寺的枫林少师,有什么意义上的差别吗?

    澄观国师看着贤宗,还是说不出话来。

    贤宗也看着澄观国师,突然说:“呵呵,朕想起来了,国师也是永生寺的高僧啊。”

    澄观国师对这个货忍无可忍,冲着贤宗脱口而出一句:“别呵呵了,圣上还是想想该怎么办吧!”

    贤宗说:“国师这是生气了?朕听玲珑这么呵呵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来着。”

    ……

    暗卫们这会儿觉得,国师大人现在弑君,他们能理解国师。

    “呼,”澄观国师吐了一口气,将心头的火压了压,跟贤宗说:“圣上还是召集大人们商议吧,这事事关奉天国运,应该让朝中大人们知道。”

    贤宗抓了抓头,说:“国师,少师有说什么吗?”

    “圣上的意思是?”

    “他有说要找玲珑拼命吗?”

    澄观国师摇了摇头,说:“没有。”

    贤宗说:“少师知道玲珑只是贪玩,在跟他玩笑吗?”

    澄观国师说:“圣上,公主不但扼了少师的咽喉,还重伤了少师的一个随从僧人。”

    贤宗叹气,说:“是啊,朕知道少师还中着毒呢?”

    那你现在说这些废话有什么意义?澄观国师看着贤宗很想发怒。

    “那有证据吗?”贤宗又问澄观国师。

    澄观国师说:“公主伤人和扼少师咽喉,都有人看见。”

    “这个朕觉得问题不大,”贤宗说。

    澄观国师惊道:“这个还不严重?”

    贤宗说:“玲珑从小就有失心疯,这个朕可以让太医送医案去永生寺,让主持大师过目。”

    失心疯?

    好吧,澄观国师和暗卫们都觉得这个理由可以有,谁也不能跟疯子一般见识是不是?

    澄观国师提醒贤宗道:“圣上,永生寺的医僧医术都高明,主持大师若是派人来给公主殿下看诊,您要如何是好?”

    贤宗摆了摆手,说:“这个不怕,朕现在看玲珑她就没有一天不疯的。”

    澄观国师也想呵呵呵了。

    “朕是这么想的,”贤宗跟澄观国师说:“少师中毒这事,朕觉得很严重。国师你说这也是公主所为,朕觉得这个不可能。”

    澄观国师说:“圣上不相信贫僧的话?”

    贤宗说:“朕不是不信国师,只是要在暗地里调换羹汤,还是在少师身边的高手看守之下,朕觉得这一定得是胆大心细,聪慧机敏之人才能做到。”

    “圣上这是何意?”

    “朕觉得玲珑胆子是很大,可她没这个脑子,”贤宗很严肃地说道:“这事一定不可能是玲珑做的,除非少师那里有证据证明,这事是玲珑所为。国师,少师他有这个证据吗?”

    澄观国师把贤宗这话想了半天,然后张口结舌道:“圣上的意思是,是,您要……”

    “朕不是要耍赖,”贤宗替国师把话说了,道:“玲珑是朕的亲生女儿,朕知道她干不了这事,”贤宗指指自己的脑袋,跟澄观国师说:“国师你要相信,玲珑她脑子一向不好。”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一小时后第四更会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