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29我们庆祝一下,做吧!
    孙氏夫人被顾大少的这句听天由命吓住了,他们全家下狱等死的时候,她相公都没跟她说过这样丧气的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孙氏夫人变了脸色,声音也不自觉地抬高,问顾星诺道,这是家里又被谁害了?还是,玉小小那张平日里没啥表情的脸出现在孙氏夫人的脑海里,不会是公主殿下吧?

    顾星诺苦笑,这事叫他怎么跟夫人说呢?说公主不光把永生寺少师给毒倒了,还试图把这少师给宰了?老爷子都不定能扛住这个事,就别说他媳妇了。燃?文小说  ??? w w?w?.?r?a?n?w?e?n?`org

    可顾大少越是不说,孙氏夫人就越着急,正想再问自家将军到底又出了什么事时,一个府里的管事急匆匆地跑了来,站在书房外道:“大少爷,宫里来了一个禁军,元帅让您快过去。”

    顾星诺暗道一声来了,是福是祸他们顾家都躲不过啊,“我去祖父那里,”顾星诺起身跟孙氏夫人道:“你去看看旬儿和晋儿吧。”

    孙氏夫人紧张道:“相公,真的没事?”

    顾星诺把孙氏夫人揽进怀里轻轻抱了一下,然后松开,大步往书房外走去。

    孙氏夫人跌坐在坐椅上,惊惶不安,急声命站在书房外的贴身丫鬟道:“香云去跟着大少爷。”

    丫鬟香云应了一声是,跑出走廊,追顾星诺去了。

    “千万不要有事,”孙氏夫人坐在书房里,暗自祈祷,再来一回被兵卒从家里抓走投入天牢,孙氏夫人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会精神失常。

    顾星诺匆匆赶到府里的前堂正院,就看见一个身着官服的禁军站在院中,顾大少是快步走到站在阶下的祖父身边,小声喊了老爷子一声:“祖父。”

    老爷子嗯了一声,跟顾星诺说:“圣上命人来传旨,怎么会让一个禁军来?这人也没带着圣旨,难道圣上这一次只是下口谕?”为顾家平冤昭雪的事,圣上只是下一个口谕,是不是太儿戏了?

    顾星诺看站那儿的禁军,顾大少的目光如刀一样,剌得这位来报信让顾家做好接驾准备的禁军悄悄咽了口口水,谁说这个顾家大少爷是个温和的人?光这目光就快把他刮了。

    “他还站在那里干什么?”禁军不说话,老爷子这里也不好动,跟大孙儿疑惑道:“这人是来传旨的吗?”

    顾星诺小声道:“祖父,事情有变,这禁军怕是为别的事而来。”

    老爷子就是一惊,“有人犯我边关了?”

    顾星诺摇了摇头,真要是有敌犯境那就好了!

    老爷子拿手一指站他对面的禁军,说:“你倒是说话啊,你来我顾府何事?!”

    老爷子在军营里训话训惯了,一发急说话的声音就跟打雷一样,把禁军震得身子又站得直了些。

    顾星诺冲这个被自己祖父吓到的禁军一笑,目光由锋利又变回了温和,说:“这位兄弟来我顾府,是圣上有事吗?”

    禁军吸了一口气,道:“圣上有口谕,但是要传给驸马爷的,请问元帅,顾大公子,驸马爷何在?”他站这儿等半天了,也等不到驸马爷,驸马爷昨天晚上没着家?

    老爷子说:“找星朗?为何你不早说?”

    禁军觉得自己真心冤,他在顾府大门口就说要找驸马爷了,谁知道他进了府,这一府的人不去喊顾家三公子,都在忙活着摆香案,摆蒲垫,准备接旨,他没说他是来传旨的啊!

    顾星诺忙就命一旁的下人道:“去催一下三少爷。”

    贤宗一大早就命人来找顾星朗,这让顾星诺心慌,顾大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是圣上怕永生寺不放过公主,让他三弟先带着公主避开吗?只是天下之大,这对小夫妻要跑到哪里,才能躲开永生寺?

    下人来喊顾星朗的时候,顾三少还是抱着媳妇躺在床上,看小媳妇睡得香甜,顾三少自己也昏昏欲睡了。

    “我爹要找你?”玉小小被下人大声禀报的声音吵醒,揉着眼睛跟顾星朗确认。

    顾星朗皱眉头,不是说他老丈人会下旨为他们顾家平冤昭雪的吗?他现在有个三品将军衔在身,官复原职的是他的祖父和两个兄长,他要接着什么旨?

    玉小小看看顾星朗皱起的眉头,打着呵欠说:“不想接,我们就接着睡觉。”

    顾星朗又被玉小小弄笑了,说:“小小,那是圣上。”

    玉小小闭着眼哼一声,脸上没表情,但声音很不待见。

    “我去接旨,”顾星朗把媳妇轻轻地放下,起身道:“你再睡一会儿。”

    玉小小翻个身也坐了起来,说:“让我先看看你的脚,昨天晚上用了药,我要看看药效怎么样。”

    顾星朗说:“小小,我得立刻去接圣上的圣旨啊。”

    玉小小也不跟顾星朗废话,伸手一推就把顾星朗又推倒在床上了,说:“我爹又不问过政事,他能有什么事找你?别操没用的心了,让我看看你的伤。”

    顾星朗试图让自己的媳妇明白什么叫皇权,一个劲的想坐起身的同时,跟玉小小说:“小小,圣上我必须去接,抗旨是死罪啊。”

    玉小小看顾星朗还是想走,一屁股坐顾星朗的肚子上了,说:“你都还没接旨呢,你抗什么旨?不要欺负我读书少。”

    顾三少这下子动不了了,长这么大也没人往他的肚子上坐过,他就感觉两团肉乎乎的小嫩肉,在自己的肚皮上压着,蹭来蹭去的,被他家媳妇昵称为小小顾的物件,慢慢又抬头了。

    玉小小动作麻利地将顾星朗脚踝伤口上的纱布解开,顾星朗从来没有用过青霉素,对青霉素完全不存在耐药性这一说,玉小小看一眼顾星朗的伤口,就放心了,伤口上的炎症明显好转,比玉小小预期的还要好。

    “小小?”顾星朗现在只能躺着,看着媳妇因为身子前倾看他脚踝上的伤口而撅着的屁股,伤口怎样了,顾三少暂时考虑不到这个问题,他就觉得自己这会儿口干舌燥。

    玉小小看一针青霉素下去,效果这么好,心里高兴,公主殿下一高兴,本来就没下限的节操就会更往永远看不见底的深渊里走,扭头往顾星朗的身上一扑,玉小小跟顾三少说:“伤口很快就会好了,我们来庆祝一下,做吧!”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第一更奉上。谢谢亲们的留言,订阅,打赏还有票票,真的谢谢啦,都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