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31老丈夫、闺女和女婿
    贤宗目光很愤怒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闺女,还有半躺在床榻上的女婿,当然贤宗还没真厚脸皮到,问女儿女婿刚才在屋里干了什么。ranwen w?w w?. r?a?n?w?e n `o?rg

    玉小小看自己的这个昏君爹进了屋,把王嬷嬷那帮人,连他的暗卫都赶到屋外去了,摆出了一副有秘密要说的架式,可这昏君坐这儿半天,一句话也没说,玉小小不耐烦了,说:“你是来找我一起吃早饭的吗?”

    贤宗鼻子都气歪了,说:“你还有心思吃饭?”

    玉小小很理直气壮地说:“早上起床不吃早饭,我要干什么?对了,你以后别一大早来敲门。”

    贤宗说:“朕是皇帝!朕想到哪家就到哪家!”

    玉小小说:“你把小顾都吓着了,你要把小顾吓出个……”

    “咳咳咳……”顾星朗拼命咳嗽。

    玉小小拧了一下眉头,走到桌前给顾星朗倒水去了。

    闺女的话虽然说了一半,就被女婿给咳停了,可贤宗真相了,看向顾星朗的眼神很有故事性,绝对不是内疚,而是一种,臭小子你以为朕的闺女是这么好娶的痛快感,贤宗坐端正了身体,清了清嗓子,训顾星朗道:“现在是白天!”

    玉小小端了杯温水过来,说:“我们又没瞎,知道现在是白天啊,话说小顾刚才也跟我说白天,今天这个白天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玉小小这个无知的问话一出,贤宗的脸挂不住了,好像他的闺女也没被教育好啊。

    玉小小把水杯放到了顾星朗的手里,问贤宗:“你今天早上想吃什么?我想吃馄饨。”

    贤宗想了一下,说:“朕想吃松茸羹。”

    “你想吃什么?”玉小小把头往贤宗的跟前探了探,“松子我听说过,松茸是个什么东西?”

    贤宗说:“你不知道松茸?玲珑,朕再提醒你一遍,欺君是死罪!”

    “就因为我不让你吃松茸,你就要杀我?”玉小小看着贤宗突然也愤怒了,她在宫里也住过一段日子,这昏君从来就没带她吃过这个松茸!“这东西一定很贵吧?”公主殿下很恶意地猜测着:“所以你今天才特意跑来想让我请客?”

    贤宗拍案而起,他到底为了什么要和皇后生个女儿?!

    顾星朗这时声音很无奈地道:“圣上,公主,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说一说枫林少师的事?”到底是永生寺重要,还是早饭重要?

    贤宗愣了一下,心中的怒火被一盆冷水泼灭了。

    玉小小边找着屋子里能吃的东西,边说:“永生寺怎么了?”

    贤宗的怒火刚熄灭,听了玉小小这话,又熊熊燃烧了,跟玉小小怒道:“你还问永生怎寺怎么了?”

    玉小小在窗台下的茶几上找到了半碟糕点,拿了一块糕就往嘴里塞。

    贤宗说:“你还吃?”

    玉小小吃糕点,她为什么不吃?

    顾星朗说:“圣上,公主她一定是无意的,此事,此事您要如何处置?”反正不能把公主交给永生寺,顾三少已经在心里划了一条底线,其他的他们都好谈。

    贤宗说:“你说呢?你不是跟玲珑睡一张床吗?她半夜三更跑出去,你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妻子不在身边了你还睡得着?”

    玉小小说:“我不半夜三更去,我怎么听文枫林的墙角?”

    顾星朗脑仁疼,他们能不说这个半夜三更吗?

    贤宗一屁股又坐下了,说:“你们俩个收拾一下,跟朕去护国寺。”

    “圣上!”顾星朗一听贤宗这话就叫了起来:“您要将公主送去永生寺吗?”

    贤宗被顾星朗喊得身子一跳,说:“谁,谁说的?”

    顾星朗说:“那圣上为何要带公主去护国寺?”

    玉小小说:“父皇,你也觉得文枫林还是死了好吗?”

    贤宗坐着一跺脚,跟玉小小说:“闭嘴!文枫林要是死了,我们就得准备开战了!”

    顾星朗说:“圣上你也叫少师文枫林?”

    贤宗不耐烦道:“就是个名,朕要高兴,叫他二狗子都行。”

    玉小小认真道:“他其实真叫文枫林。”

    “行了,”贤宗招手让玉小小到他的近前来。

    玉小小没到贤宗的跟前,走到床榻边,一屁股坐顾星朗的身旁了。

    贤宗又冲顾星朗翻白眼。

    顾星朗急眼了,现在是冲他翻白眼的时候吗?再不待见他,这会儿公主的事才是他们的当务之急吧?这个老丈人到底有谱没谱?“圣上,”顾三少跟自己的老丈人急道:“您现在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贤宗哼了一声,说:“朕跟国师商量过了,这事,一来文枫林那里没有证据……”

    玉小小这时说:“父皇,我觉得二狗子这个名不错。”

    “你闭嘴,”贤宗吼了闺女一句,接着道:“既然他二狗,不是,他文枫林没有证据,那昨天夜里护国寺发生的事,跟玲珑就没有一点关系。”

    玉小小想了想,说:“他中毒那事是真没有证据,可我打他的事,好多人都看见了啊。”

    贤宗说:“这个国师也跟朕说了,朕会跟永生寺解释的。”

    顾星朗说:“圣上你要怎么解释?”

    玉小小说:“说文枫林要强暴我,所以我正当防卫?”

    顾星朗石化中。

    贤宗的注意力却暂时在闺女的后半句上,说:“正当什么卫?”

    玉小小跟贤宗解释什么叫正当防卫:“就是文枫林有错在先,我打他白打,打死了算他活该。”

    贤宗先是点头,说:“你这个说法也行,朕没想到这个,不,不对,”贤宗随后就瞪玉小小,“你有脑子吗?你不会说非礼吗?!你读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玉小小说:“那就说他要非礼我好了。”

    贤宗说:“呸!你想不想让你的相公活了?”自己的媳妇被永生寺的少师非礼,顾星朗可以去死一死了啊。

    玉小小说:“他不是没成功吗?我怎么可能让文枫林强,不是非……”

    “公主,”顾星朗使劲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这里的血管快要爆了,开口跟玉小小说:“我们另想个办法吧,别说这个了。”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第三更奉上,一个小时后第四更会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