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32我有病,我忘吃药了
    贤宗看着顾星朗痛苦,他自己突然就一点也不痛苦了,很自得跟女儿女婿道:“朕跟国师说了,玲珑从小就有失心疯,要掐死文枫林,那一定是玲珑发病了。r?an w?e?n w?ww.ranwen`org”

    “啥,啥?”玉小小觉得这会儿真的风太大,她没听清,跟贤宗说:“麻烦你再说一遍,我有什么疯?”

    贤宗说:“朕说你失心疯怎么了?你都嫁人了,疯不疯有什么关系?”

    玉小小看顾星朗,好像是这么个理。

    贤宗说:“朕的闺女有病,他文枫林挨打也是白挨!”

    玉小小琢磨了一下如果自己是疯子的这个设定,跟贤宗说:“精神病,就是父皇你说的这个失心疯,精神病杀人应该不犯法吧?”

    贤宗愕然道:“你还真想杀文枫林?为什么?他对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了?”

    顾星朗手刚放下来,又接着抬起按太阳穴了。

    玉小小说:“他能对我做什么?他要杀国师。”

    顾星朗说:“枫林少师为什么要杀国师?”

    “不知道啊,”父女俩个异口同声地跟顾星朗说。

    顾星朗倒吸了一口气,跟玉小小说话已经是件艰难的事了,现在加上个老丈人,好像这完全是件让人绝望的事了。

    “你这样,”贤宗顾不上女婿的心情,跟玉小小说:“你跟父皇去护国寺,你昨天晚上要是不小心留下了什么证据,趁这个机会,你赶紧把它毁掉,父皇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你不能给文枫林拿出证据来。”

    玉小小说:“我们还是把人杀了吧,他回去还是能跟他师父告状啊。”

    贤宗说:“要杀,你就得把文枫林和他的手下,还有护国寺里心向他们上寺的僧人都杀了。玲珑,父皇知道你武艺高强,可你能一下子杀这么人吗?”

    玉小小马上就说:“我能。”

    “你,”贤宗被闺女噎了一下,然后没好气地道:“行,就算你能。”

    玉小小说:“我真的能。”大不了,她多费点力气用雷劈啊。

    贤宗说:“行,父皇相信你天下无敌,想杀谁就能杀谁。玲珑啊,父皇问你,文枫林身边的人好说,可你知道护国寺里,哪些个僧人是心向永生寺的吗?”

    呃,这个问题把玉小小问住了,对啊,人心隔肚子,她上哪儿知道护国寺里有多少永生寺的脑残粉呢?总不能整个护国寺,就留国师和那个叫啥月的小和尚,其他的和尚一起全弄死吧?

    “所以,”贤宗跟玉小小说:“这事我们要慢慢来,横竖文枫林现在中毒病着走不了,我们有什么好急的呢?”

    玉小小说:“那我们让文枫林那帮人出意外死呢?”

    贤宗压低了声音,说:“玲珑你记住一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没有十足的把握,怎么可以下手呢?

    “什,什么意思?”玉小小看顾星朗,求解释。

    “对了,”贤宗对玉小小这会儿的这个态度很满意,说:“一会儿见到文枫林,不管他说什么,你就这个样子对他,茫然无知就对了。”

    玉小小呵呵了一声,这个昏君到底在跟她说什么东东?

    贤宗说:“这个呵呵可以有。”要是他闺女能把文枫林逼疯,那他们就什么事也不会有,万事大吉了。

    玉小小说:“那他们要动手呢?”

    “朕让他们打,”贤宗很大无畏地说:“打了朕,文枫林还有什么脸说你打他了?”

    玉小小说:“父皇你的意思是,这下子我们跟文枫林就扯平了?”

    “对,”贤宗说:“快点换衣,你也打扮一下,我们一起去护国寺。”

    “行,”玉小小站起身,说:“那我就旁观你挨打好了。”

    贤宗默了一下,说:“你不能看着你父皇被打死。”当皇帝虽然很痛苦,可贤宗还是觉得自己还没有活够。

    顾星朗很纠结地看着自己的君王,他的老丈人,很有幻灭之感。带着他们跑去护国寺讨打,完全死不要脸地耍无赖,这就是一国之君吗?

    枫林少师在病榻上看见贤宗父女的时候,跟顾星朗的感觉是一样的,觉得贤宗这个货太不要脸!

    贤宗人品不啥地,但脸和身材都长得很好,往那里一站,就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地一个人。坐在了北远给他端来的靠背椅上后,贤宗一脸关切地看着枫林少师说:“听闻国师说,少师身体有恙,朕是心急如焚啊,少师现在感觉如何了?朕把朕太医院里最好的太医都带来了,少师若是不嫌弃,可让他们给少师看一看。”

    枫林少师一笑,说:“多谢圣上挂念,我的伤不碍事,公主殿下你说是吧?”

    “啊?”玉小小做茫然无知状。

    枫林少师说:“公主殿下这是怎么了?我们才几个时辰未见而已。”

    贤宗说:“国师没跟少师说吗?”

    枫林少师说:“公主患有失心症之事?”

    “是,”贤宗把头点了点,指了指坐在躺椅上的顾星朗,说:“昨天驸马先睡了,没给公主吃药,所以公主,”贤宗很不好意思地冲枫林少师笑了笑,说:“公主发病时若是做过什么对少师不敬的事,还望少师原谅。”

    枫林少师看玉小小,说:“公主,您真的有病?”

    玉小小点头,说:“对,我有病,我昨天忘吃药了。”

    澄观国师是个还有羞耻心的人,这会儿很想找个地方呆一呆,只要不是这里,什么地方都可以啊。

    顾星朗也有羞耻心,只是顾三少更在乎自己媳妇的命,看着枫林少师说:“是在下的错,没照顾好公主,少师,您的伤严重吗?”

    贤宗训女婿道:“你还不快跟少师请罪?”

    顾星朗冲枫林少师一抱拳,坐着躬了躬身,说:“清辉照看公主不周,累少师受伤,清辉罪该万死。”

    贤宗看向玉小小咳了一声,这个时候不演戏,你想等到什么时候演?

    玉小小面无表情地伸手拉了拉顾星朗的衣袖,说了句:“我昨天到底做了什么?哦,我昨天晚上真的又犯病了?”

    顾星朗看着自己的媳妇,也面无表情地说了句:“对,公主你昨天晚上忘吃药了。”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最后一更,亲们我们明天见喽。其实梅果现在天天忘吃药,噗哈哈,谢谢亲们的支持,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