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33这是谁的错?
    枫林少师年纪不大,但身为永生寺的少师,他见过的世面很多,可是你要问少师,你见过一家三口站一块儿,厚颜无耻耍无赖的吗?少师一定会跟你说,以前没见过,不过今天贫僧见识到了。?火然文???  w?w?w?.?ranwen`org

    北远几个僧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老丈人,闺女,女婿三人组睁眼说瞎话。

    遇上这种死不要脸的货,要怎么办?枫林少师这辈子所有的涵养都要用尽,他想直接下令,命北远几个把这三个货直接打死!这三个货装疯卖傻的同时,在把他当傻瓜耍弄啊!

    贤宗在枫林少师就要发怒的时候,又跟少师说了一句:“少师不必太为玲珑担心,朕的这个女儿只要吃了药,呃,按时吃药,她就跟正常人一样,清辉,你说是吧?”

    顾星朗点头,话都说到这里了,他不点头又能怎么样?

    他还为玉玲珑担心?枫林少师一口血到了嘴边,强忍着咽了回去,少师是个个性矜持的人,不会让面前这三个货看到他气急败坏,失了常态的样子。

    玉小小看她的昏君爹又看自己了,就跟枫林少师说了一句:“谢谢关心。”

    “少师你看,”贤宗笑得极其欣慰,看着枫林少师说:“只要吃了药,朕的玲珑就是个好孩子。”

    你说这话就不亏心,不牙疼?

    守着枫林少师的北远们很想揪着这个奉天国君的衣领,斥问这货还要脸不要?!

    玉小小腰板笔直地站着,公主殿下得了父皇的夸讲一点也不觉亏心,她一直就是个好人来着滴。

    贤宗看枫林少师不理他,把脸上的笑容收了收,重又换上了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跟枫林少师说:“少师,你这次病倒是因为初到奉天水土不服吗?”

    枫林少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澄观国师,说:“澄观没有跟圣上说?”

    贤宗说:“说了,只是少师也知道,朕不懂医,国师说的那些话朕听不大懂。”

    真心够了!

    枫林少师揪着锦被的手颤抖了那么两下,中毒这两个字听不懂?人话你听得懂吗?!一向少年如玉,不食人间烟火的枫林少师被贤宗逼的想破口大骂,这种死不要脸的无赖也能当一国之君?

    北远实在忍不住,开口道:“圣上,我家少师是中毒了。”

    贤宗有些失望,他都铺好台阶了,这帮人就是不顺台阶下啊。贤宗看了北远一眼,惊讶道:“中毒?怎么会呢?少师身边有上寺的武僧高手护卫,怎么会中毒?呃,少师,你是吃错了什么东西吗?”

    吃坏了东西那只会拉肚子!

    永生寺的众人已经极端愤怒了,看来这个奉天玉氏是不想要奉天这个江山了。

    枫林少师挪开视线笑了一下,再看向贤宗时已经是一脸平静了,跟贤宗说:“圣上真会说笑。”

    “啊?啊,”贤宗哈哈一笑,说:“朕一向幽默,这个朕的臣子们都知道。”

    枫林少师说:“这下毒之人,我一定会找出来的。”

    贤宗看着像是吓了一跳,自己的闺女是指望不上,贤宗问自己的女婿:“清辉啊,你听清少师刚才说什么了吗?”

    顾星朗一点也不想开口说话,这种场面顾三少认为自己完全扛不住,可这会儿他老丈人开口点他的名了,顾三少只得说:“好像,好像听清了。”

    这话在永生寺众人听来,完全就不是人话,你听清就听清,想装聋就说没听清,好像听清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贤宗说:“你好像听清什么了?”

    顾星朗只得又说:“少师怀疑自己被人下毒。”

    枫林少师看着顾星朗,这个顾家的三公子看着很像正人君子,原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少师怀疑自己被人下毒,这就是说这一切都只是他枫林的怀疑,怀疑之事又怎么能当真?

    “查,”贤宗神情严肃地跟枫林少师说:“既然少师怀疑,那朕一定彻查此事,一定给少师你一个交待。”说着义正言辞的话,贤宗就冲玉小小打眼色,这闺女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毁灭证据去啊!

    贤宗的使眼色在玉小小看来,就是她的昏君爹眼睛里可能进了东西,公主殿下就问:“父皇,你眼睛里进东西了?”

    贤宗一噎,在永生寺众人刀子一样的目光注视下,皇帝陛下抬手揉了揉眼睛,说:“是啊,有飞虫入眼了。”

    玉小小关心道:“飞虫入眼了?那不能揉眼睛,我替你吹一下。”

    “不,不用,”贤宗忙道:“朕的眼睛好了,你就给朕站那儿。”就他闺女的那把子力气,会不会一口气把他的眼珠子吹出来?贤宗想想那场面就一头冷汗。

    顾星朗倒是能懂贤宗的意思,跟玉小小说:“圣上要彻查少师中毒之事。”

    “哦,”玉小小还是站着不动,没听明白。

    顾星朗只得又说:“现在重要的是证据。”

    顾三少把证据这个词咬字咬得很重,这下子玉小小听明白了,她得去毁灭证据了。

    贤宗就抬头看着房梁翻白眼,这个女婿就是个笨蛋,这么直白地提醒,不是明摆着告诉文枫林这帮人,有玲珑的罪证可查了吗?孺子不可教也!贤宗气不顺,低头又瞪了顾星朗一眼,皇帝陛下就忘了,他闺女那样的货要怎么才能听懂人话?

    玉小小左右看了看,说:“我出去一下。”

    枫林少师说:“公主殿下不是来探病的吗?现在我人就在这里,公主殿下要去哪里?”

    这个时候尿遁应该是个好借口,玉小小想到这里,开口说道:“哦,我水喝多了,我要去尿……”

    “憋着!”贤宗没等玉小小说完这句我要去尿尿的话,就冲玉小小瞪眼道:“有什么比少师更重要的事?”有皇家公主当众说要尿尿的吗?贤宗瞪完了闺女就又瞪女婿,那意思完全就是在冲顾星朗说,这都是你的错!

    永生寺的众僧听了贤宗的话都想上来抽这个一国之君,拿他们少师跟小解相提并论,有这么辱人的吗?!

    玉小小很捉急,尿遁这招行不通,她还能找什么借口?尿尿不行,那便便一定也不行了,玉小小看顾星朗,眨一下眼睛,求提示。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第一更奉上。谢谢亲们对梅果的支持,订阅梅果的文文,打赏,送梅果票票,为了支持梅果擂台赛还给梅果留很多的言,感动,谢谢亲们,都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