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35大师受难日
    “你们等我一下,”玉小小跟小庄和小卫说。r?anw  en w?w?w?.?r?a?n?w?e?n?`o?r g?

    小庄老实呆在墙头的时候,小卫跟着玉小小从墙头跳了下来,小声跟玉小小说:“公主,我们真的要动手?”

    玉小小说:“我不打他。”

    小卫松了一口气,枫林少师还那儿躺着呢,他们再揍倒一个永生寺的僧人,这仇越结越深,对他们奉天没有好处啊。

    玉小小没小卫这颗忧国忧民的心,身子一晃,到了北远藏身的墙角。

    北远被玉小小发现了,一点不慌张,也没给玉小小行礼,而是语调嘲讽地问玉小小:“公主殿下你吃过药了?”

    “放肆!”小卫喝斥北远道。

    北远不屑道:“这是公主殿下自己说的话,公主,贫僧此话没错吧?”

    玉小小说:“是,我是想吃药来着的,就是发现我今天忘带药了。”说完这话,公主殿下很满意,看来说瞎话这种技能,完全就是说说就会了,太简单了。

    小卫不敢笑,这个时候他不能毁他家公主的气场。

    北远和尚跟枫林少师一样,在来奉天之前,从来就没见过像玉小小这种完全不要脸的货,当然,还坐在他家少师寝室里的两个货也一样!“那公主殿下可以跟贫僧回去见少师了吗??北远强忍着怒气问道。

    玉小小伸就揪北远僧衣的衣领。

    北远一侧身,躲过了玉小小的手,怒道:“公主殿下这是想再次伤人了?”

    北远能躲过自己的一击,这让玉小小小意外了一下。

    小卫看北远手往腰间放,忙就把他腰间的佩刀抽刀出鞘,喝道:“你想干什么?!”

    这下子,小庄也佩刀出鞘,从墙头跳了下来。

    北远冷笑,他知道玉玲珑武艺高强,他就是要看这位奉天的公主,在贤宗已经登门赔罪后,这位还敢不敢跟他动手。(话说北远大师,您哪只眼睛看见贤宗陛下是来赔罪的?默!)

    玉小小误会了北远此刻冷笑的含义,在公主殿下看来,这和尚这是要跟她和小庄小卫来场以一打三的干架。“我不打你,”玉小小跟北远说:“我送你去你家少师那里好了。”

    “你说什么?”北远手就放在腰间,那里缠着他的软鞭。

    玉小小目光往旁边看,说了句:“为什么会有女人在哪边?”

    今天护国寺的寺门没开,怎么可能有女人?北远下意识地就顺着玉小小的目光看了过去。

    “小样!”玉小小冷笑了一声,这一回公主殿下出手的速度完全就是当年她砍丧尸的速度了。

    北远正分心中,连个避散的动作都没能做出来,就被玉小小揪住了衣服领子,“你!”北远怒对玉小小道。

    玉小小拎起北远就往枫林少师的寝室一扔,说了句:“走你。”

    小庄和小卫仰着头,看着北远流星一般地飞走。

    小庄说:“公主,这和尚不会死吧?”

    玉小小说:“他爱死不死,我们找厨房吧。”

    和尚人都被自家公主扔走了,小庄和小卫也就没什么好烦恼的了,跟着玉小小往护国寺的西北走。

    枫林少师的寝室里,“谈判”双方已经放弃语言上的沟通了,澄观国师知道顾星朗脚伤严重,护在了顾星朗的身前。贤宗看国师选择护着顾星朗了,只能是一闭眼,一边感叹着自己这个皇帝当得真心没意义,一边等着挨暴怒之下的和尚们的大耳括子。

    “圣上!”

    “住手!”

    顾星朗和枫林少师同时喊出了声。

    贤宗感觉到有掌风冲自己迎面刮来,皇帝陛下很坚强地站着就是不动,为了他闺女,这巴掌他受了!

    就在这个时候,寝室的屋顶传来了重物落下的声音,“嘭咚”的一声。

    大家伙儿一起愣了,抬头往屋顶看。

    贤宗抬头的同时,自言自语道:“玲珑这是要拆房了?”

    北远的身体将屋顶砸了一个洞,掉在了寝室的地上。

    贤宗伸头看一眼北远,拍了拍胸口,还好,这和尚还在喘气。

    “北远?”枫林少师愣怔片刻之后,怒声问北远道:“你这是怎么了?”想也知道,这一定又是玉玲珑的手笔!

    北远惨白了脸,在满是瓦砾的地上挣扎着动了动身体,张嘴没发出声音来。

    众人定睛一看,一根细铁条扎透了北远和尚的咽喉,看着让人心惊。

    贤宗眨巴一下眼睛,说:“北远大师不是去照看玲珑去了吗?怎么会跑到房顶上去了?呵呵,看来大师你童心未泯啊。”

    “闭嘴!”枫林少师在这一刻理智崩溃,冲贤宗喝了一声。

    “少师!”贤宗还没啥反应的时候,几个僧人在枫林少师喝斥完贤宗后,同时惊呼出声。

    枫林少师一口血吐在了床褥上。

    顾星朗冷眼看着枫林少师,开口道:“少师莫急,北远大师还没有气绝,看来这细铁没有伤到他的气管,大师好福气。”

    贤宗就说:“永生寺的诸佛保佑啊,北远大师,以后可不能这么淘气了,上房顶太危险了。”

    “是谁伤的你?”枫林少师嘴角沾血地问北远。

    有僧人拿了纸笔走到北远的身前,不能说话,北远可以写字啊。

    贤宗,顾星朗还有澄观国师,三个人盯着北远看。贤宗甚至已经打好主意了,北远就是写了他闺女的名字,只要没证据,他们就抵死不认!

    北远却只是看着枫林少师,喉咙里发出啊啊的几声声音。

    拿纸笔的僧人忙看北远的双手,一脸焦急地跟枫林少师禀道:“少师,北远的双手俱断。”

    北远在这时昏迷过去,细铁条穿过他的咽喉,将伤口的血堵住,所以众人只见伤口,却见不到一点的血迹。

    哎呀妈啊,列祖列宗保佑,贤宗这下子放心了,这位口不能言,手不能动,那就自认倒霉吧,“来人!”贤宗冲寝室外喊:“太医进来!”他得让这个大师,这辈子也供不出他闺女来。

    “玉玲珑在哪里?”枫林少师连着几口血吐出口,怒视着贤宗问道。

    贤宗看着这会儿的枫林少师,心里感叹,什么不食人间烟火,谪仙人物,真该让外头那些被这个少师迷了眼的小姑娘,小娘子们来看看,这会儿的永生寺少师双眼通红,嘴角带血,一脸怒容的,这还是神仙人物吗?也就是个长得娘气的小白脸罢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