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38和尚庙里的年轻女子
    “公主,”永生寺的这个僧人再也等不下去了,开口问玉小小道:“雷击中了什么地方?”

    玉小小说:“哦,倒了几间厨房还是丹炉房。??火然文  w?w?w?.?r?a?n?w?e?n?`org父皇,原来和尚也是练丹的吗?”

    贤宗听玉小小问自己话,说:“和尚为什么不能练丹?”

    永生寺的这个僧人听玉小小说丹炉房也被雷击中了,脸色大变,再也顾不上面前的这对欠抽父女了,脚尖点地,身形飞快地往护国寺的西北方跑去。

    “没伤着人,”玉小小跟这僧人喊。

    贤宗说:“你就别管他了,你的事办好了?真的完事了?”

    玉小小把手一挥,说:“房子都没了,还有什么证……”

    “行了,”贤宗打断玉小小的话,说:“没事就好了,我们可以回宫了。呃,朕回宫,你跟顾星朗回顾府去吧,以后没事别进宫了,心里想着父皇就行了。”

    玉小小说:“这事就这么完了?”

    贤宗笑了,说:“都天打雷劈了,少师受惊病倒那不是情理之中的事吗?”

    玉小小说:“那毒?”

    “房子倒了,”贤宗看着自己的闺女,这闺女咋就这么笨呢?没个证据,你文枫林说凶手是谁,谁就是凶手了?

    大内侍卫统领这时手指着西边的一处断壁,跟贤宗说:“圣上,那里的墙倒了。”

    贤宗顺着统领的手往西边看了一眼,那里是少了一截墙壁。

    玉小小说:“可能是被震倒了。”

    贤宗说:“其他墙都好好的,怎么就那一截墙倒了?”

    玉小小看看贤宗和大内侍卫们,猜测道:“因为这截墙质量不过关?”

    只要帝宫的院墙不倒,贤宗就不会思考这个建筑质量的问题,没接玉小小的话茬往下讲,贤宗跟大内侍卫统领道:“回去让户部拨点银子下来,让国师把院墙修一修,伤到人总不好,是吧?”

    “臣领旨,”统领忙就接旨道。

    “行了,”贤宗跟玉小小说:“我们去接顾星朗,然后各回各家。”

    “救命——”

    “救命啊——”

    就在一行人转身要走的时候,从西边的院墙那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呼救声。

    大雨滂沱中,这声嘶力竭的呼喊声,凄厉且无助。

    “女人?”贤宗听到这呼救声,第一个反应不是救人,而是惊道:“护国寺今天开寺门了?朕记得明明没有啊。”

    玉小小说:“寺里有女人,我刚才就看见一个穿裙子的了。”

    贤宗看自己的大内侍卫统领,说:“这是怎么回事?”

    统领木着一张刚正的脸,他怎么可能知道护国寺里为什么会有女人?

    玉小小说:“其实和尚也是男人嘛,父皇你应该可以理解滴。”

    “行了,你闭嘴吧,”贤宗说:“别一天到晚跟顾星朗那个兵痞学,什么和尚也是男人,这话谁教你的?”

    大内侍卫们都同情顾三少,这到底关驸马爷什么事?

    “那女子还在呼救,”统领说:“圣上您看?”

    “去救人,”贤宗道,他这个贤明又善良的皇帝,怎么会做见死不救的事?再说护国寺为什么会有女人,贤宗很想知道这个,呃,这个才是主要原因。

    大内侍卫们领旨去救人,但也没见这帮人着急,护卫着贤宗和玉小小走到了这处墙院下,几个大内侍卫才上前去搬砖头救人。

    玉小小也要上前帮忙,就她这把子力气,搬砖头救人就不是什么难事。

    贤宗却把玉小小一拉,说:“你干什么去?”

    玉小小说:“我去救人。”

    贤宗说:“你救什么人?身份!”

    贤宗的意思是,你是公主,有皇家公主大雨里跟一帮大内侍卫一起搬砖头的吗?可贤宗就说了身份两个字,玉小小完全听不明白她昏君爹这两个字里的含义,说:“你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贤宗再想拉自己的闺女已经拉不住了,只能冲自己的大内侍卫们发火:“你们就站在这里看吗?!”

    大内侍卫们忙一起往前冲,把玉小小挡身后去了。

    “那里有……”玉小小指着一堆碎砖想喊那里有人,人字没说出口,几个大内侍卫的脚就踩上去了。

    一个大内侍卫脚踩在碎砖上,看着玉小小问:“公主殿下,您有什么吩咐?”

    玉小小听见这堆碎砖下有人的呼吸声,只是这会儿,看看踩在这堆碎砖上的大脚们,公主殿下只能说:“下面有人,不管是死不活,你们开挖吧。”

    贤宗在后面哼一句:“和尚庙里的女人能是什么好东西?上铲子挖。”

    大内侍卫们敢怒不敢言,他们这会儿要上哪儿找铲子去?

    玉小小看自己挤不到救灾第一线去,就只能又站到贤宗的身边了,说了句:“费劲,我几下就能把人救出来了。”

    “你把活都干了,他们都回家喝白水过日子去吗?”贤宗教育闺女道:“做人要为别人留条活路!”

    玉小小站着想,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自己救人跟给她昏君爹当侍卫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正想跟贤宗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就听见一个大内侍卫跟她和贤宗喊:“圣上,是个老妇。”

    贤宗一听是个老妇,顿时就失望了,本来想看澄观笑话的,这下子挖出个老妇来,这还让他看什么笑容?和尚再是男人,也不能对一个老妇下手吧?

    “圣上,公主,”顾星朗的声音从父女俩的身后传了来。

    玉小小忙就回头,看见几个大内侍卫抬着她家小顾来了。

    一个大内侍卫走在躺椅左侧替顾星朗打着伞,还有一个侍卫拿着一把更大一点的伞专门替驸马爷挡着双脚,但就是这样,贤宗看见顾星朗跑来顿时就怒了,训女婿道:“你的脚不想要了?!谁让你来的?”

    “你这么凶干什么?”玉小小不乐意了,斜眼看着贤宗说:“你能来小顾为什么不能来?”

    顾星朗说:“圣上,公主,少师那里出事了。”

    嗯?父女俩顿时就双眼都放光了,文枫林终于死了吗?

    “圣上,”大内侍卫统领这时在断墙下冲贤宗大声禀告:“这里有两个年轻女子。”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