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39还来还愿的赵家小姐
    年轻女子?

    大内侍卫统领喊了这一句话,断墙旁一时间只能听见大雨砸在地面的哗哗声。燃文小说   w?w?w?.?r?a?n?w?e?n?`o r?g

    顾星朗说:“会不会是哪家的女眷来庙里斋戒?”

    贤宗十万分个看不上自己的这个女婿,说:“永生寺的少师住在寺里,国师会留哪家女眷在寺里斋戒?顾小子,你打仗的时候也是这么没脑子吗?”

    玉小小这个时候“咦”了一声。

    贤宗以为闺女又要为顾星朗说话,怒道:“朕现在说不得顾家的这个小子了?”

    玉小小看着他们这一行人的后面,说了句:“那个人好像赵奸相啊。”

    贤宗,顾星朗,大内侍卫们一起回头看。

    玉小小说:“很像吧?”

    贤宗说:“你什么眼神?那个就是赵秋明。”

    玉小小皱眉,昨天晚上她才在天牢里见过这个奸相,一个晚上而已,这个奸相怎么突然老了十岁的样子?整个人好像从意气风发一下子走到风烛残年这一步了?

    赵秋明老早就看见站在一起的贤宗和玉小小了,赵相爷心里马上就暗叫不好,他在离护国寺不远的一间茶楼里,左等赵氏姐妹不来,右等赵氏姐妹不来,又听见了让人心惊肉跳的雷声,赵相爷是再也等不下去,带着随从就往护国寺跑,就怕那对姐妹花没遇上贤宗,反被长公主给害了。

    贤宗也能看出自己的这个丞相一夜之间就衰老了,看了一眼玉小小,说:“这就是为儿女操心操的!”

    玉小小心说,是啊,这家伙忙着操心怎么杀儿子呢。

    赵秋明在离贤宗十几步远的地方站下,也不顾地上积着的泥水,往地上扑通一跪,给贤宗行礼道:“臣叩见圣上。”

    贤宗说:“起来说话。”

    赵秋明没起身,又冲玉小小和顾星朗行了一礼,说:“下官见过公主殿下和驸马爷。”

    玉小小学贤宗:“起来说话。”

    赵秋明也不指望长公主能跟他客气,冲贤宗谢了圣恩后站了起来。

    贤宗说:“你怎么来了?”

    赵秋明道:“臣听闻枫林少师身体有恙,圣上带着公主和驸马来护国寺探病,臣心中不安,便也过来了。”

    玉小小切了一声,说:“文枫林生病你不安什么?啧,父皇,我就说过,文枫林跟赵妃……”

    “闭,闭嘴!”贤宗冲闺女喊:“这事不可能,以后不准再说!”天天执着于给自己戴绿帽子,贤宗就不明白,他的这个闺女天天都在脑子里想什么?

    赵秋明小心翼翼地问贤宗:“圣上,少师他?”

    贤宗说:“少师没什么,就是方才打雷又受了惊,身体有些不适。”

    赵相爷不信这话,永生寺的少师会怕打雷?

    玉小小就赶赵秋明:“文枫林没事,你回家吧。”

    赵秋明说:“圣上,另外臣的两个女儿今日到护国寺还愿,臣也担心她们。”

    赵相爷一说还愿,除了玉小小这个外来人口不理解之外,在场的人都能明白理解。佛前还愿之事,还真是许愿时跟菩萨许诺的还愿之日,你就得在这一天到佛前还愿来。

    贤宗听赵妃说过自己的两个妹妹,把头点了点,说:“既然如此,你就去看府中的小姐吧,朕这里不用你伺候。”

    赵秋明看一眼众人身后的断墙,说:“圣上,这墙怎会倒塌?”

    贤宗说:“你问朕?朕怎么知道这墙为何会倒?这护国寺是朕修建的吗?”

    贤宗的突然发作,把赵相爷又吓住了,忙道:“臣该死。”

    “行了,”贤宗不耐烦地冲赵秋明一挥手,说:“你也不必太过操心儿女之事,你这个当父亲的能为他们操心到几时?朕听说你昨日在赵妃那里还痛哭了一场,怎么?你是觉得朕亏待了你的女儿?”

    “臣不敢?”赵秋明忙又跪下了,跟贤宗说:“臣只是愧对圣上!臣该死啊圣上!”

    “臣该死臣该死,”贤宗说:“你有几条命可以死?滚去看你的女儿,不要在朕的面前哭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他又不会算命,”玉小小嘀咕道:“怎么可能早知道今日?”

    贤宗就看顾星朗:“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顾星朗说:“圣上,臣有事在禀告,少师他……”

    “少师的事不用你问了,”贤宗不等女婿把话说完,就手又是一挥,说:“带着玲珑赶紧走。”

    顾星朗说:“圣上……”

    “朕让你滚蛋!”贤宗看顾星朗还要跟自己废话,发火道:“滚!蛋!听清了吗?”

    “你喊什么呀?”玉小小把顾星朗往自己的身后一挡,皱眉看着贤宗说:“没做错事,我们凭什么滚蛋?”

    贤宗气结,说:“你还要朕把你做错的事一件件说出来吗?”

    玉小小不服道:“我做错什么事了?你跟我说说看。”

    贤宗原地转了一圈,太心累了,换句现代的话说,皇帝陛下现在是累觉不爱。

    大内侍卫统领看看脚下还在碎砖下压着,没完全被挖出来的两个少女,面部肌肉抽搐,圣上和公主是不是已经把他这里的事忘了?啊,等等,统领看着赵秋明又想,赵相的两个女儿,赵相的两个女儿,我的天!统领感觉自己的头顶好像又响了一个炸雷,他脚下这两个不会就是赵府的那两个小姐吧?!

    顾星朗不能看着这对皇家父女当着众人的面打起来,真打起来圣上也不可能是他媳妇的对手,至于他媳妇打君伤父,这名声传出去,他的这个小媳妇就等着被世人的口水淹死吧,“圣上!”顾星朗抬高了嗓门喊了贤宗一声。

    贤宗吓了一跳,说:“你叫这么大声做什么?不是,你怎么还不走?”

    顾星朗为了不让贤宗再打断他说话,加快了语速跟贤宗说:“圣上,小庄和小卫在寺中丹炉房的废墟下救起了两个永生寺的僧人,其中有一个是在为少师制药的人。”

    贤宗背着手看自己的女婿,说:“所以呢?”

    顾星朗说:“少师的药找不到了,他们此次带的药也不多,少师的病怕是一时半刻难好了。”

    贤宗挺高兴,他就说这倒霉不能可着一个人坑噻,文枫林要病就病吧,他不介意养这个小白脸和尚一辈子啊。

    大内侍卫统领这时跑到了贤宗的跟前,看了还跪地上的赵秋明一眼,不太忍心地跟贤宗说:“圣上,赵相的女儿好像就在墙下压着。”

    啥?!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一小时后一定有第四更,就不知道系统会不会准备时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