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43枫林少师的妥协
    “那快去吧,”没等玉小小和顾星朗说话,贤宗就替闺女和女婿答应景陌的邀请了,别说去赏秋菊了,就是景陌现在请这两个货去青楼看艳舞,贤宗也答应啊。火然?文 ??? w?w?w?.ranwen`org皇帝陛下现在看明白了,自己死还好,横竖死他一个,奉天还不一定就亡国了,他闺女一掺合这事,他们奉天准得亡国!

    玉小小就看顾星朗。

    顾星朗冲玉小小点了点头,看尘起、尘灭这两个人的态度,顾三少觉得这两个人不会为了枫林少师杀了他老丈人这个一国之君的。

    看顾星朗也点头了,玉小小就说:“行,我们去看菊花,然后吃饭。”

    景陌笑着道:“景陌荣幸之至。”

    左佑不太高兴,先说请客的是他,怎么一下子又变成景陌这个风流鬼了?

    玉小小要往寝室外走的时候,又想起小卫来了,说:“小卫受伤了,得看大夫。”

    小卫下巴上的血迹已经被他自己擦干净了,听见玉小小还掂记他的伤,小卫忙就道:“公主,我没事了,刚才只是被震了一下。”

    贤宗,澄观国师还有小庄听了小卫的话后,都是一阵后怕。小卫是替贤宗挡了尘灭和尚一掌后,直接被震得血气上涌以致吐血的,小卫在暗卫里算是武艺排前的人,接了尘灭和尚一掌尚且如此,这要是贤宗挨了这一掌,必定伤重啊。

    玉小小又看了看尘起和尘灭两个几眼,把这两个和尚的长相记住了,她不能让小卫白挨这个打。

    “圣上说的没错,”枫林少师这个时候躺在床榻上开口道:“这只一个误会。”

    枫林少师的突然变脸,让众人都有些错愕。

    玉小小猛地一回头,正对上枫林少师又恢复了平静的脸。

    枫林少师的嘴唇仍是发黑,咽喉本就肿涨,被玉小小踩了后,看着更是肿得厉害,但这会儿冷静下来的枫林少师已经能对着玉小小一笑了,道:“公主,看来我得在奉天多留些日子了。”

    枫林少师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但玉小小就觉得瘆的慌,这人又想干什么坏事?

    贤宗是巴不得枫林少师这么说,走上前几步,边把玉小小往顾星朗的跟前推,边跟枫林少师道:“那少师就安心将养,需要什么药物尽管跟朕说,朕让人给少师送来。”

    “不是,他,”玉小小跟贤宗喊,这个人一肚子坏水,上辈子害了残暴女帝,这辈子谁知道这货要害谁?

    贤宗小声跟玉小小咬牙道:“先这么拖着他,你去玩去,这里没你事了,听话!”

    “小卫你真的没事?”顾星朗这个时候问小卫。

    小卫冲小庄点一下头,哥俩抬起顾星朗坐着的躺椅,小卫说:“驸马放心,我若有事,我会跟驸马和公主说的。”

    贤宗一路把玉小小推出了寝室的门,然后跟跟在他们身后的顾星朗说:“好好陪玲珑,没事你们就不要进宫了。”

    顾星朗只能说臣领旨,他媳妇要真想进宫,是他能拦得住的?

    左佑冲枫林少师一抱拳,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出去了。

    景陌走到了枫林少师的床榻前,笑道:“望少师早日康复,景陌这就先告辞了。”

    枫林少师气力不足,所以说话的声音不大,道:“多谢你了,没想到你会来。”

    景陌说:“少师这是什么话?虽然是我的三弟和五弟受过永生寺的教诲,不过我对永生寺也是敬仰啊。”

    枫林少师笑着点一下头,咽喉因为他的这一动作而剧烈疼痛,但枫林少师的脸上没有将这痛楚表现出来。

    景陌跟枫林少师拱手说了一声告辞,转身离去。

    门外,玉小小正自己替顾星朗打着伞,听左佑说他们白虎国的各地名吃听得津津有味。

    顾星朗看左佑说的差不多了,就跟玉小小说:“日后我带公主去白虎,尝尝左元帅说的这些东西。”

    “好啊,”玉小小马上就开心道:“我们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左佑顿时就气闷,什么就愉快的决定了?合着他说了半天,最后这里面没他的事?

    景陌出来,也不看左佑,只看着玉小小和顾星朗笑着道:“那我们走吧。”

    于是这一行人头也不回地,去看雨中秋菊去了。

    贤宗站在寝室里,想想不放心让澄观国师再呆在护国寺里,万一他们走了,这个少师有气没地方发,虐待他的国师怎么办?“国师,朕最近新得了一部经书,”贤宗跟澄观国师说:“国师随朕回宫去看看吧。”

    澄观国师冲贤宗一躬身,说了声:“贫僧领旨。”

    贤宗又跟枫林少师说:“那少师就养病吧,有事就命人去宫中找朕。”

    枫林少师说:“多谢圣上。”

    贤宗掉脸就走,抬手擦了额头上的一把冷汗,虽然不知道这个文枫林怎么突然就变了心思了,不过他总算是把这件事暂时压下来了,这就行啊。

    等奉天的这帮人都走了后,尘起才跟枫林少师道:“少师,此事就这么算了?”

    枫林少师无力道:“我们毕竟是在奉天,把奉天的君臣逼急了,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尘灭道:“奉天君臣还真敢杀了少师不成?”

    “你们不是玲珑公主的对手,”枫林少师说:“何必再说大话?”

    “少师!”尘起,尘灭同时出声道。

    “我们在奉天这里,与寺里音信不通,”枫林少师脸色苍白却也冷漠地道:“你们又不是玉玲珑的对手,此事从长计议吧。把奉天君臣逼到绝境,跟我们鱼死网破,这样就好嘛?”

    尘起,尘灭还想说话,但看枫林少师闭上眼,一副不准备再谈的模样,两人都闭了嘴。 分手妻约 t./rjjji

    顾星朗出了护国寺,在坐进马车之前,问左佑道:“元帅认识那个尘灭大师?”

    左佑说:“认识,在永生寺见过。”

    “那日在少师身边,我没有见到这两个人,”顾星朗说:“他们不是伺候少师的武僧吧?”

    左佑点头道:“是,他们是主持身边的人。”

    这就能解释尘起和尘灭为何对枫林少师态度有别了,顾星朗没再说话,只是视意小庄小卫将他送上马车。不是忠仆,顾星朗在心里想着,那能指望这两个人尽心尽力地护卫枫林少师吗?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一小时后会有第四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