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44可惜玲珑不是男儿身
    贤宗一行人出了护国寺的时候,玉小小一行人已经走没影了。?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看着澄观国师坐上了马车,贤宗跟赵秋明说:“你也别骑马了,跟朕坐车,朕有话要问你。”

    赵秋明忙应了一声:“臣遵旨。”

    载着皇帝陛下的马车一改平日里求稳不求快的行车风格,一路往帝宫急驰。

    贤宗坐在车中,对满心想着要怎么才能让贤宗跟那对姐妹花来一场邂逅的赵秋明说:“景陌和左佑看上去对文枫林也是心有不满,这是怎么回事?”

    赵秋明说:“文枫林?”

    “就是枫林少师,玲珑给他取了一个姓。”

    赵秋明只能是“哦”了一声,这种话要他评论,赵相爷觉得自己还没有这个本事。

    贤宗说:“朕问你景陌和左佑,你跟朕说文枫林干什么?”

    赵秋明小声道:“圣上,诛日是三皇子和五皇子这对同胞兄弟去的永生寺,景大皇子没有进过永生寺的寺门。至于左佑,白虎的那个小皇上可是被莫问主持亲自授过课的,如今小皇上的年纪逐渐大了,有永生寺的帮忙,为了亲政之事,小皇上跟摄政的左元帅之间可谓是矛盾重重。”

    贤宗听了赵秋明的话后若有所思。

    赵相爷接着道:“此次左元帅到我奉天来,也是白虎左太后的意思,让左元帅暂时离开白虎一段时日,好让他与小皇上之间的关系不要再恶化。”

    贤宗说:“诛日国的那几个皇子里,永生寺帮衬三皇子?”

    赵秋明低声一笑,道:“圣上英明,永生寺再怎样,也不可能帮衬没有登过他永生寺大门的大皇子啊。”

    贤宗摸着下巴,自言自语了一句:“这些事朕竟然都不知道。”

    圣上您不问国事,您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

    赵相爷摇了摇头,说:“圣上,不管景大皇子和左元帅与永生寺之间如何有隙,我们奉天还是不要与永生寺为敌的好。”

    贤宗说:“朕又不是活够了,朕与永生寺为敌干什么?”

    赵秋明提醒自家君王道:“那长公主殿下?”

    贤宗说:“玲珑还能天天去找文枫林的麻烦吗?”

    赵秋明也想呵呵了,但愿如此吧,谁知道玲珑公主是怎么想的?

    “放心吧,”贤宗把手一挥:“朕让顾星朗看着玲珑了,他要是连媳妇都看不住,那他还有什么用?”

    赵秋明还是没接贤宗这话,想问贤宗一句话,但赵相爷又不敢问出口,连圣上你都管不住玉玲珑,顾星朗就能管得住了?

    贤宗看着车窗外,马车行驶的太快,车窗外的风景在贤宗的眼中都是一闪而过,贤宗突然就低叹了一声:“那朕得送哪个皇子去永生寺呢?”

    赵秋明的心就是一提,这个他也想知道。

    贤宗自嘲地一笑,看向了赵秋明道:“若玲珑是个男儿身就好了。”有个这么神勇的儿子,他还用怕奉天玉氏后继无人吗?

    赵相爷却是一哆嗦,玉玲珑要是皇子,那他们赵氏还用活了吗?

    “你不是个好父亲,”贤宗的话题又跳了,冲赵秋明摇了摇手指。

    赵秋明一直跪在车厢中,听了贤宗这话忙就身子前倾道:“圣上,臣教子无方,臣死罪啊。”

    贤宗摇头说:“朕现在给你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你都不为赵北城求情,可见你是个心狠之人。”

    赵秋明忙道:“圣上,赵北城欺君,还害了驸马,臣……”

    “别跟朕说你现在恨他入骨,”贤宗看着赵秋明说:“儿子就是儿子,犯了再大的错,他也是你的儿子。”

    赵相爷被贤宗弄得很纠结,他求情那他会被骂徇私枉法,他不求情,在圣上这里他就是个心狠的坏爹,他里外不是人啊。“圣上,臣……”

    “行了,别说话了,”贤宗往坐位上一瘫,说:“朕今天受了惊吓,要睡一会儿,你也歇着吧。”

    混,混蛋啊!

    赵相爷在心里破口大骂,他到底是该求情还是不求情,能不能把话说明白了再睡?!

    等贤宗回了宫,枫林少师身边的北岭也到了奉天的帝宫,给贤宗送上了一份药单。

    贤宗坐在御书房里,把这份药单扫了一眼,便对北岭道:“朕这就让太医院给大师你备药,大师在朕这里稍等片刻吧。”

    北岭勉强还算恭敬地跟贤宗道:“圣上,贫僧想去太医院一趟。”

    贤宗一点为难人的意思都没有,说:“那来人,送北岭大师去太医院,告诉几个太医正,不得怠慢朕的贵客。”

    一个御前太监应了一声奴才遵旨,领着北岭出去了。

    贤宗点手叫过敬忠,小声道:“你去太医院一趟,告诉他们,药单上凡是有解毒功效的药,一律不给。”

    敬忠领了旨,又问贤宗:“圣上,那要只是寻常的解毒之物呢?”

    “就说药已用完,等药到了,再给他们送去,”贤宗想都不想地说:“让太医跟那个和尚说,寻常药物我们奉天的医馆应该都能买到,这药钱朕出,他们想买多少就买多少。” 一嫁大叔桃花开 t./rjbypt

    敬忠领旨去太医院了。

    贤宗手指点着御书案,能解文枫林所中之毒的药一定很稀少,不然听到药被天雷击毁,永生寺的和尚就不会狗急跳墙了,把京城里的医馆药店都搬空了,贤宗也相信永生寺的人找不到这个解毒的配药来。

    “圣上,大人们还在外面侯着,说他们有国事要禀报圣上,”有太监在这时进御书房来,跟贤宗禀道。

    贤宗说了句:“朕也就一天没有早朝,他们能有多少事?明天早朝再议,摆驾,朕去揽书阁。对了,派人去打听一下公主去了哪里赏菊。”贤宗还记着景陌的话呢,他都不知道京城里有一处赏菊的好去处,景陌这个诛日的皇子竟然知道,“岂有此理!”贤宗拍着御书案,怒了一句。

    玉小小这个时候已经跟着景陌进了一个看着像是住家的院子,穿过游廊,一行人走进了一个厅堂。看着挂满了四面墙壁的字画,公主殿下说了句:“不是来吃东西看菊花的么?景陌你带我来看字画干什么?”这人就不能让她遗忘,自己是个文盲这个残酷的现实吗?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第四更奉上,亲们我们明天见喽。谢谢亲们对梅果的支持,都么么哒,订阅,打赏,票票,收藏,留言,太感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