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48如影随形的噩梦
    满院的秋菊,其中不乏菊中名品,但景陌三人都无心赏花,三人一路沉默,走进另一处位于假山之上的木亭之后,景陌才开口跟顾星诺道:“枫林少师之事,你的圣上想用拖字诀,我觉得不妥,毕竟嘴长在枫林的身上,他回到永生寺之后,如何跟莫问主持说这事,还是只凭他一人的心愿。?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左佑坐在亭中的石凳上冷笑了一声,说:“那就让他回不了永生寺就是,不过一个少师,你们还真当他日后一定能接莫问的位置?”

    “你去杀?”景陌问左佑。

    左佑脸色一青,他讨厌永生寺归讨厌,但还不想他白虎亡国。

    顾星诺拿起架在小炉上的紫砂壶,给他们三人都冲泡了一杯茶,小声道:“我到今日才知道,尘起尘灭两位高僧也随枫林来了奉天。”

    景陌马上就道:“你觉得他们跟枫林不是一条心?就算真是如此,可他们不会叛寺,更不会对枫林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

    左佑点头,道:“景陌这话说的对,那两个武艺很高,可他们没有跟莫问作对的胆子。”

    顾星诺转着手里的茶杯,“前年的时候,莫问想再收一徒,不过那个孩童在被接往永生寺的路上生病,最后不治身亡了。”

    景陌说:“你觉得这事是枫林做的?前年的这个时候,亲自去接这个小孩的是我诛日的国师,他是莫问的长徒,他更应该被怀疑,难道不是吗?”

    顾星诺笑着点了点头,跟景陌道:“大皇子说的是,我对是谁害了这个孩童并不感兴趣,其实永生寺里,没有哪个人不想做莫问的亲传弟子。”

    左佑不耐烦道:“你们两个也都是带兵打仗的人,说话能不能像个从军之人那样痛快点?你们两个到底想说什么?”

    顾星诺说:“既然无欢国师连一个还不知道能不能学成佛法的小孩子都容不下,他为何能容下枫林?”

    景陌的目光一跳。

    左佑说:“你是说,不会吧?无欢跟枫林处得跟亲兄弟似的,你问问景陌,这个无欢有哪一年不去信,让枫林去诛日做客的?这次枫林要杀你们的澄观,我都觉得他是为了无欢,澄观当年跟无欢作对,这事我们大家都知道。”

    顾星诺一针见血地道:“可枫林少师不是一次也没有去过诛日吗?”

    左佑愣了愣,一巴掌拍在了石桌上,“顾星诺,你的意思是借无欢的手?”

    顾星诺低头喝茶,脸上的神情被他抬起的手挡住,让景陌和左佑都无法看清。

    景陌盯着顾星诺看了一会儿,突然就哈的一笑,说:“顾星诺,你就这么肯定我会帮你?”

    “我们顾家是想卫护公主的平安,”顾星诺道:“只是我奉天国小势微,更别说我顾家只是奉天的臣子。”

    景陌就问左佑:“你要为了玲珑公主,赌上你白虎的国运吗?”

    左佑张口结舌,为了公主他可以去死啊,只是他一个人去死不能拉着他的国家陪葬吧?

    顾星诺把手里的茶杯往石桌上一放,道:“大皇子志在天下,只是你没有去过永生寺,为了诛日的江山,大皇子你总要跟永生寺对上的。”

    景陌脸上的笑容消失,低头也转了转面前的茶杯。

    顾星诺又看左佑,道:“至于元帅你,白虎的小圣上一天天长大,太后娘娘一天天在老去,你左氏家族这些年在白虎专权摄政,可容氏皇族会让你们一直如此下去吗?哦,对了,小圣上的身后还站着一个永生寺呢。”

    景陌这时也看向了左佑,小声道:“我今晨接到消息,左太后患病,你们的小皇帝已经自己临朝两月之久了。”

    “什么?!”左佑拍桌而起。

    景陌说:“怎么?你们白虎的事,我这个诛日人都知道了,你这个摄政王不知道?”

    顾星诺轻声道:“若是小圣上已经能够把持朝政,那对元帅封锁消息不是什么难事。”

    左佑稍想一下他的姐姐若是不在了,他又远在奉天,那他们左氏家族……,左佑打了一个寒战,不敢再往下想了。

    “好,”景陌这时跟顾星诺道:“我们与永生寺都有为敌的理由,那你又是为了什么?”

    顾星诺道:“我说为了公主,大皇子你信吗?”

    景陌摇头,“这话若是顾星朗说,我信,不过你,我不信。”

    顾星诺放在石桌上的手一颤,道:“我自然有我的理由,再说为了公主,我们圣上一定也会想办法对付枫林的,身为臣子,为君王解忧,这是我的份内之事。”

    “你去永生寺修习过武艺,”景陌看着顾星诺道:“我听说过,莫问当年待你很是照顾,命了寺中最好的武僧带你,莫问没有亏待过你,你为何?”

    顾星诺抚一下额,有些事他不想再去回忆,高耸入云的珠峰之巅,终年白雪皑皑,世人都道那是神佛之所,圣洁之地,可是那些峰峦之间的深渊里,那些所谓禁地的地下幽暗之处,辫不出是人还是兽的惨叫哀嚎之声仿佛又在顾星诺的耳边响起,这些是顾星诺这些的人生里,如影随行一般的噩梦。

    “顾星诺?”景陌久等不见顾星诺说话,喊了顾星诺一声。

    顾星诺放下了抚额的手,跟景陌和左佑道:“人活着不过就是功名利禄,大皇子你志在天下,左元帅你要保家族的富贵长久,我想护卫我的家人,既然对手是同一个,那何不合作一回呢?”

    左佑粗声道:“你要怎么做?” [**~] 点笔. 更新快

    “永生寺千年大寺,”顾星诺道:“外人看这寺位于珠峰之巅,高不可攀……”

    “若让他们内乱,”景陌打断了顾星诺的话,道:“我们坐山观一回虎斗,未必不是一件快事。”

    风雨之中,几朵万寿菊从枝头掉落,此生的花季戛然而止。

    多年以后,当一切尘埃落定,这次一位皇子,一位元帅,还有一位将军的木亭相谈,被人们认为是此后所有纷争,战火烽烟,让这天下无数人尝尽悲欢离合的始端。

    玉小小这时听小卫说完了景陌,左佑跟永生寺的恩怨,边啃着豆沙包,边跟顾星朗说:“不用怕这个永生寺。”景陌以后会成为诛日的皇帝,这说明永生寺在前世里一定没有斗过景陌啊,现在她玉教官来了,有她帮忙,他们就更不用怕这个永生寺了。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最后一更奉上,亲们晚安,我们明天见。谢谢亲们的订阅,打赏,送梅果的票票,谢谢啦,都么么哒。(梅果各种求,星星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