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87再哭,父皇就不要你了
    玩感情玩到杀人的地步,那就是没啥节操可言的玉小小都皱眉头了,说:“这女人这么狠?不想在一块儿了,分手就是,怎么能杀人呢?”

    小庄不像小卫能藏得住话,听了玉小小的话后,张大了嘴说:“公主,都成夫妻了还怎么分手?这个女人水性杨花,红杏出墙,她……”

    “行行行,”玉小小说:“杀人就得偿命,这个女人活该。?ranwe?n? w?w?w?.?r?a?n?w?en`org”

    大当家闷在一边没有说话,想想李家小姐,成了后妃再被公主弄来出跟他团聚,这种行为叫做啥?大当家拒绝再往下想了。

    小庄说:“公主,我就怕明天一早大理寺发现少了女犯,大理寺不会放过我们吧?”

    玉小小把女尸的头发理了理,说:“你被人看见了?”

    小庄肯定道:“没有。”

    “那你怕什么警察?我是说大理寺,把这尸体扛上,我们走,”玉小小站起身说。

    小卫把尸体往肩膀上一扛,跟玉小小说:“公主,我跟你翻过帝宫城楼没问题,这个熊熊怎么办?”

    玉小小看向了大当家,说实话,从认识到现在,公主殿下也没发现这个前海盗首领有啥了不得的本事。

    被玉小小和小庄一起用鄙视的目光注视着,愤怒的大当家却说不出什么话来,他是没本事从地面蹦上城楼,还不被禁军发现。

    “你扛尸,我带他,”玉小小看着大当家摇了摇头,跟小庄说道。

    “好嘞,”小庄应声道。

    玉小小和小庄带着女尸往帝宫的方向走去。

    大当家紧了紧衣领,跟在了这两个货的身后,因为身上有伤,衣衫单薄,走在这个秋夜里,大当家的背微微佝偻着,颇有点易水萧萧,壮士一起不复还的悲壮。

    贤宗这个时候在览书阁里抱着玉子易坐在坐榻上,到了自己老爹的怀里,玉子易不哭了,小手扒着贤宗的衣襟,慢慢又陷入了睡梦中,因为厅堂里温暖如春,一张肉呼呼的小脸渐渐变了一个红苹果。

    几个太医站在坐榻前,轮流上前给七殿下诊脉。

    贤宗趁这个机会就开始训顾星朗:“顾星朗,你说你以前打得那些胜仗是怎么打下来的?七皇子生病,你就不知道派人进宫找太医过府吗?七皇子要是得了急病,被你这么抱着一跑,病情加重了怎么办?”

    顾星朗低头听训,就当他老丈人是在跟他谈人生好了。

    贤宗说:“你不懂事,顾辰和你大哥呢?他们也不懂?就让你一个人把七皇子抱进宫来了?”

    顾星朗说:“是。”

    贤宗简直是震惊了,这么不靠谱的一家人,他儿子能在顾府健康成长,乃至长大成人吗?

    顾星朗说:“圣上,臣知错了。”

    “那,那玲珑呢?”贤宗问:“不对,朕不想知道她在干什么,不是有宫里人跟着七皇子一起去你顾府的吗?她们也不知道太医可以出宫看诊的?”

    往往一个谎言说出来,就需要千万个谎言来圆最初的这个谎,现在顾三少尝到这个滋味了,“这个,”顾星朗说:“其实……”

    贤宗听女婿说了一个其实后,就再没听到下文了,贤宗拿手一指小卫,说:“你说。”

    小卫看顾星朗。

    “你看他干什么?”贤宗说:“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小卫咬了咬牙,狠了狠心,说:“奴才回圣上的话,王嬷嬷今天身体不适,先睡了,魏嬷嬷一直都在照顾七殿下,只是公主殿下说七殿下没什么大碍,不用请太医。”

    贤宗瞪大了眼睛,“玲珑说不用请太医?”

    “是,”小卫说:“圣上,公主医术很好的,可是驸马爷和老元帅他们看七殿下一直啼哭不止,所以还是决定让驸马爷带七殿下进宫来。”

    最后闹了半天,这还是他闺女干下的好事,拦着不给同胞弟弟请太医?贤宗挠头,气道:“这是她亲弟弟!”

    顾星朗和小卫都不说话,从公主身上,他们也没看出姐弟爱来。

    这个时候最后一个太医也给玉子易把完脉了,贤宗没好气地说:“七皇子如何了?”

    太医们很纠结,七殿下身体健康,属于能吃能睡,非常好养活的小孩儿,可他们要是这么说了,驸马爷连夜把七殿下抱进宫来了,七殿下方才也分明哭得快断气的模样,他们要说七殿下一点事没有,圣上一定会让他们有事吧?

    贤宗看自己一句话问出来了,几个太医都不说话,皇帝陛下又紧张了,看太医们的样子,他小儿子得什么不治之症了?“说话!”贤宗喊了一声。

    玉子易睡着了,又被自己的老子一嗓子叫醒,张嘴就又开始大哭。

    “这是怎么回事?”贤宗抱着玉子易急道。

    敬忠在一旁道:“圣上,还是让嬷嬷们哄哄七殿下吧。”

    先前在书阁外就要抱走玉子易的两个嬷嬷上前来,伸手躬身等着贤宗把玉子易交给她们。

    顾星朗这时道:“圣上,七殿下不喜宫中的嬷嬷们。”

    敬忠道:“驸马爷,你这话是何意?七殿下只有你顾府的人能照顾,宫里的人照顾不得了?这可是皇子殿下,请驸马爷慎言。”

    小卫帮着顾星朗说话:“圣上,七殿下方才在书阁外看见这两个嬷嬷就大哭过。”

    “放肆!”敬忠不能训顾星朗,但小卫在他眼里就是个奴才,敬大总管训小卫道:“这里也有你这奴才说话的份?”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比<

    顾星朗马上就道:“敬大总管你不是奴才吗?我们不能说话,你倒是可以随意开口?”

    “行了,都闭嘴,”贤宗不耐烦地道:“这小子是怎么回事?”

    顾星朗和小卫忙看向了玉子易,就见玉子易两只小手揪着贤宗的衣襟,死也不放。当着贤宗的面,两个嬷嬷也不敢用劲掰玉子易的手,两个大人愣是拿一个小娃娃没办法。

    顾星朗忙就道:“圣上,七殿下这是不舍圣上。”

    贤宗看儿子哭的可怜,把玉子易往上抱了抱,动作很笨拙地拍了拍儿子的后背,无奈道:“你不能跟你的皇姐学也来折腾你父皇啊,大晚上的,你不睡觉跟父皇这儿闹,你想干什么?父皇数一二三,再哭,父皇就不要你了!”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