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92一半明媚,一半厉鬼的无欢
    大当家扛着自己的真爱,跟小庄在宫门口左等玉小小不来,右等玉小小不来,两个人没办法,眼看着宫门口这里禁军集结,就要成兵营了,小庄带着大当家一路又跑到了一处,看着没有灯火的宫房庭院里。?燃文小说???? ?? ? w?ww.ranwen`org

    大当家扒在墙头,看看帝宫里盔明甲亮,执火明仗四下奔跑着的禁军,大内侍卫们,跟小庄说:“你家公主不会被发现了吧?这伙人是在抓公主吗?”

    小庄也扒上了墙头,偷眼往外看看,说:“别瞎说,抓公主用的着这种阵式?”这会儿帝宫里的阵式,在小庄看来,这是要准备打仗了。

    大当家嘀咕道:“她把圣上都烧了,圣上还不跟她急眼?”天子一怒,伏尸千里,这话大当家听过。

    小庄说:“你不懂。”就他家公主那身手,靠着禁军和大内侍卫就能逮着了?禁军和大内侍卫碰上他家公主,除了找虐还能有什么下场?

    “行,我不懂,”大当家也不跟小庄争,说:“我看当兵的快搜到我们这边来了,公主什么时候来接我们?”

    小庄闭上了嘴。

    大当家看着墙外可与日月争辉的火光,突然就慌神道:“公主不会把我们忘了吧?”

    小庄这下子又说话了,说:“不可能,公主才不是那样的人!”

    大当家只能和小庄一起扒墙头上等玉小小了,两个人一起体会着望眼欲穿的感觉。

    玉小小这个时候追着黑袍人把半个京城都跑下来了,最后在南城的一座小庙里,黑袍人不跑了。

    玉小小脸不红气不喘,站在一个屋顶的飞檐上,看着离她不远,喘息声多少有点粗重的黑袍人。剧烈跑动之后,黑袍人身上穿着的黑袍不像先前那样周正了,玉小小这才看清这个黑袍人脸上竟然戴着一个银制的面具。“原来你还是狗大户,”玉小小跟黑袍人说:“蒙面用块布就行,你竟然戴银子做的面具!狗大户,说说吧,你去我爹家里干什么?”

    被玉小小称呼为狗大户,这让黑袍人愣了一下,然后冷道:“你不知道我是谁?”

    玉小小说:“我知道你是谁,我还问你干嘛?还接着跑吗?你跑到天边我也能追着你跑啊,是不是放弃挣扎,坦白从宽?”

    黑袍人说:“都说玲珑公主素有心机,没想到你装傻的本领也不差。”只要看到他的银面具,有哪个世人不知道他是谁的?

    玉小小面瘫着脸,平白无故挨人一通说,这换到谁心情也不会好,公主殿下不准备再废话了,既然语言沟通不了,那就动手好了。

    “在下无欢,”黑袍人在玉小小动手的前一刻,开口说道。

    无欢?玉小小觉得这个名字她应该在哪里听过,但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的话,公主殿下决定,这个架还是要打。

    无欢是真没想到,他报出姓名了,奉天的这个玲珑公主还是敢跟他动手,忍不住怒道:“你真不知道我是谁?”

    玉小小的面前平空就冒出来六七个穿黑衣劲装的人,将无欢护在了身后。

    既然玉玲珑装傻,那无欢就干脆跟自报家门道:“我是永生寺……”

    玉小小不听永生寺这三个字还好,一听又特么是永生寺,公主殿下先前还只是疑惑,这会儿就直接怒了,她还没去找永生寺的麻烦,这个永生寺倒找上她了,这是不死不休的节奏了!

    怒了的玉小小干这场架直接下了死手,六七个黑衣人在公主殿下的面前一招没过,全被玉小小打下了屋顶,当场昏迷,无一幸免。

    自己的这七个手下联手可与自己相当,却在玉小小的手上过不了一招,这让无欢清楚了,他不是玲珑长公主的对手。

    玉小小可不管无欢的心思,一拳挥上来,直接把无欢脸上戴着的银面具打碎,看见银面具下的这张脸后,玉小小愣住了。

    无欢也没想到玉小小会打碎自己的面具,呆立在屋顶上,半天没有动作。

    碎在无欢脚下的银面具折射着月光,将清冷地光打在无欢的脸上。玉小小皱着眉头,她面前的脸,左边正常,右边却被火烧过,就像有人在这张脸上用火划了一道分界线,左边脸标准的可以做为人脸素描的范本,右边脸却面颊骨塌陷,眼鼻嘴都已变形,比起这位来,李小妹的那张脸根本就不算毁容。

    无欢低头看看碎在脚下的银片,也没伸手遮住自己的面孔,抬头看着玉小小,仍是一动不动。

    玉小小除了一愣,皱了皱眉,也没其他的反应了,全身腐烂的丧尸她见多了,哪一个不比她面前这个叫无欢的狗大户更能给人以视觉的震撼?“永生寺都能让人活着不死了,治不好你脸上的烧伤?呵呵,”玉小小很是嘲讽地冲无欢国师呵呵了一声,连植皮这种手术都不做会,这帮子光头就敢喊永生?

    无欢说:“你一点也害怕?”

    玉小小说:“怕不怕我们等一会儿再说吧,你先跟跟我说说你是谁,是文枫林派你来的?”

    “文枫林?”无欢说:“没想到枫林连他俗家的姓氏都告诉你了。”

    “熟家?”玉小小说:“别往他脸上贴金,我跟他一点也不熟。说吧,文枫林叫你干什么坏事?”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比<

    一个黑衣人这时从昏迷中醒来,从地上坐起身,极好的视力让他仰头就看见自家主人,那张半张明媚,半张厉鬼的脸,这个黑衣人忙就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无欢上下看看玉小小,他没觉得玉玲珑在跟他装,所以这位奉天的长公主已经把装疯卖傻,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玉小小看无欢站那儿还是不说话,看来这还是要动手的节奏,公主殿下活动一下手腕,准备接着动手。

    “我是无欢,”无欢这时跟玉小小一字一句地跟道:“我是诛日的国师,初次见面,玲珑公主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

    玉小小没被无欢国师的脸吓到,被无欢的身份吓了一跳,诛日的国师?文枫林的师兄?我天,玉小小眯了眯眼,这是师兄为师弟报仇来了?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