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202想念皇后的贤宗
    玉小小觉得自己的昏君爹说得没错,火是她放的,可人绝对不是她杀的,文枫林这个人上辈子能勾结小七子放火烧死残暴女帝,那这人这辈子就有胆子派来人杀她爹!“弄死他!”公主殿下拍了茶几。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

    “小声,小点声!”贤宗冲闺女摆手,说:“这事是能嚷嚷的事吗?”

    玉小小说:“派人去抓他,杀皇帝是死罪吧?”

    “朕能派谁啊?”贤宗说。

    玉小小说:“警察,哦,不是,大理寺的人。”

    “没找到剌客,”贤宗也不跟闺女扯这个警察是什么了,说道:“你怎么定文枫林的罪?”

    玉小小说:“除了他没别人了,不抓他抓谁?你不是皇帝吗?你抓小顾的时候那么霸道,那么冷酷无情,你跟文枫林就不能再来一回吗?”

    贤宗在心里跟自己说,朕打不过这个货!

    玉小小想了想,跟贤宗说:“你为什么会让剌客跑掉?”

    贤宗也把茶几一拍,怒道:“你以为你父皇想?我们就是抓到了这个剌客,就是这个剌客供出了文枫林是主使,朕也不能抓文枫林。”

    “哇特?”玉小小叫了一嗓子。(what)

    贤宗看一眼睡床上的顾星朗,跟玉小小说:“说人话。”

    “为什么啊?”公主殿下不明白。

    “因为他是永生寺的少师,”看自己的女婿没被吵醒,贤宗放心了,扭过头一脸严肃认真的跟玉小小说:“我们这么个小国,怎么跟永生寺拼?”

    这个场谈话开始让玉小小感觉心塞了,什么都不能做,那他们还说个什么劲啊?

    “朕想着我们两个去一趟太庙,”贤宗跟玉小小商量。

    太庙,成亲的前一天玉小小去过,知道那是供着玉氏列祖列宗牌位的地方,“去太庙干什么?”玉小小的心中又升起了希望,难不成玉氏的太庙里藏着什么绝世神兵,一出手就可以把永生寺轰成渣渣的那种?

    贤宗说话的声音更小了,说:“我们去跟你母后谈谈。”

    玉小小等着她昏君爹的下文,活着的时候这货不跟皇后谈人生,皇后都死多少天了,这货想起来要跟皇后娘娘谈人生了?

    贤宗说:“朕命人护送文枫林回永生寺,你母后在他出了望乡关后,打个雷把他劈死,玲珑你觉得怎么样?”

    这个愚蠢的人类还能直视了吗?玉小小把头扭向了一边,扯了半天,这货就想出这么个办法来!

    “父皇去说,怕你母后不一定能答应,”贤宗还是跟玉小小商量:“玲珑你到时候好好求求你母后。”

    “我求,我母后就能理我了?”玉小小心头冒火。

    贤宗说:“你看,你母后看你对赵妃不敬,她就生气打雷了,那回为了小七的事,你母后也是生了一回气,可见你母后最记挂的人是你。”

    玉小小……

    顾星朗刚才被媳妇那声哇特叫醒了,然后装睡就装得很辛苦,顾三少现在很想起身让他老丈人闭嘴!这么蠢的话,这老丈人是怎么想到的?自己誓死效忠的一国之君竟然是个蠢蛋,顾三少很心塞。

    玉小小是个面瘫,所以贤宗也看不出他闺女这会儿的心情来,还是跟玉小小商量:“我们明天就去太庙吧?”

    摊上这么个爹,这个世界还让人怎么玩耍?!

    玉小小一拍掌拍下来,把茶几拍成木渣了。

    贤宗看看一地的木头渣子,后脖颈子一凉,贤宗缩了缩脖子,他骨头不比这木头硬多少,他闺女这一巴掌拍他身上,这会儿变成渣渣的就是他了。

    “我母后人都死了,你就让她安息吧,”玉小小深呼吸一下,跟贤宗说:“文枫林的事你不用操心了。”

    贤宗说:“朕不操心,谁操心?”

    “无欢到京城来了,”玉小小说:“我才……”

    “你等等,”贤宗说:“你说谁?”

    “无欢啊。”

    “是诛日的那个国师吗?”贤宗问,心里在喊着,不是吧,一定不是吧?这个货也来了?奉天真心不是师兄弟久别重逢的好地方啊!

    玉小小说:“是啊,就是无欢国师。”

    贤宗对这个冷酷无情的世界绝望了,来一个文枫林已经让他想死了,这下子无欢也来了,那他是一定得死了啊。

    玉小小看一眼自己的昏君爹,说:“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跟你说爹,永生寺的事我们就不用管。”

    贤宗泪,是啊,死人还用得着管活人的事吗?

    “你怎么还哭了呢?”玉小小看着贤宗也头疼了,明明也是人类,却让同为人类的她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情况?“我刚才见过无欢,我看他也是想文枫林死的,让无欢去对付文枫林好了,这叫坐山观什么斗来着的?”

    “你再等等,”信息量略大,贤宗的大脑要多处理一会儿。

    玉小小急,说:“我又要等?”

    “你见过无欢?”贤宗问。

    “是啊,”玉小小说:“我不说了吗?”

    “你在哪里见的无欢?”

    “宫里啊,”玉小小手往望楼的方向一指,说:“他站那个楼顶上,我跟着他出的宫。”

    透过上书房右边的窗,可以远远地看见屹立在夜色里的望楼,贤宗快尿了,哆嗦着问自己的闺女:“你确定他不是来杀我的?”紧张之下,贤宗连朕都不说了。

    “他没杀人,”玉小小拍拍贤宗僵硬着的肩膀,说:“你放松。”

    “你进宫来干什么的?”贤宗接着哆嗦。

    “我今天认识了一个叫熊……” -~*笔♣阁?++

    “咳咳咳咳……”顾星朗在床上拼命咳嗽,他媳妇要是说实话,那不是他们死,就是他老丈人死了!

    “小顾?”玉小小从椅子上跳起来,就跑床边来了,说:“小顾你怎么了?”

    顾星朗很虚弱地说了声:“水。”

    “哦,你等一下,”玉小小跑到桌前给顾星朗倒水。

    贤宗缩在靠背椅里哆嗦,完了,死期近在眼前了,皇后能一次劈死莫问的两个徒弟吗?还是在这两个货离开他们奉天后开劈?无欢和文枫林要是都死在奉天了,莫问就会自己来了吧?贤宗在这个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还是早死早投胎的好。

    给读者的话:

    最后一更奉上,亲们明天见喽。谢谢亲们的订阅,打赏,票票,留言,收藏,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