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210这世上没人能救顾星朗
    无欢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玉小小的嘴越张越大,“然后文枫林把你要走的事,告诉你师父了?”不等无欢说,玉小小就问道。火然??? ?文  w?ww.ranwen`org

    无欢点一下头。

    “你都要走了,他还不放过你?”玉小小不能相信地问。

    无欢还是笑,因为半张脸被毁,这笑容起来很骇人。那时候跪在他面前,痛哭流涕,说自己不小心说错话的文枫林,现在想想,那时的文枫林也不过还是个孩子。

    玉小小伸手把无欢左边的嘴唇一按,说了句:“不想笑就不要笑了。”

    无欢垂眼看玉小小按在他嘴唇上的手。

    玉小小这会儿翻眼看头顶上的那根白蜡,末世里生活艰难,人随时会变丧尸,会死,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并不复杂,所以玉小小这会儿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无欢都主动让位了,文枫林为什么还要去告密害无欢?这在公主殿下想来,完全就没有道理。“我想不明白,”玉小小最后放弃思考了,跟无欢说:“文枫林和你师父都是疯子吧?”

    无欢叹了一口气,把玉小小的手轻轻拿下,道:“我也做过永生寺的少师,我有我自己的人手,文枫林觉得,我死了比活着好。”

    玉小小张大了嘴问:“那你师父呢?他又是为什么?”

    “我是犯了戒,”无欢说:“而且他还没有老,我却已经看着羽翼丰满,高高在上的人,都不会喜欢有一个人可以随时替代自己的。”

    艾玛。

    玉小小晕,她这会儿要是跟无欢说,她还是听不明白,无欢会不会认为她是智障人士?

    无欢看向了掉在地上的,尘起,尘灭的那两颗颜色已经变暗的心脏,这些道理,他要是能早一些懂,有些事就不会发生。

    玉小小把头摇了摇,想不明白就不想了,看了无欢一眼,公主殿下觉得无欢可能也不想再说当年了,玉小小便干脆蹲在了无欢的前面,认真道:“我这人一般不惹事,不过我也不怕事,你告诉我你的那个姑娘现在被关在哪里,我帮你去救她,脑力上我支持不了你,不过武力上,我觉得我完全可以支持你。”

    无欢看不出玉小小这话说得有半分的口不对心,便还是笑道:“她死了。”

    “死了啊?”玉小小顿时就很难过了。

    无欢说:“死了很久了。”

    玉小小拍了拍无欢的肩膀,算是一种安慰。

    “文枫林跟你父皇有说过什么吗?”无欢问玉小小道。

    玉小小说:“你想文枫林死的话,不用这么费劲吧?他身边的人都被我弄躺下了,他自己也中了毒,你直接去杀他好了。”

    无欢垂眸道:“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

    “哦,”玉小小说:“那你就去吧,他在护国寺,你想怎么杀就怎么杀吧。”

    “我杀了文枫林,你们奉天又该如何是好?”无欢看着玉小小问。

    “这是我爹要操心的事,我管这么多干毛?”玉小小很不在意地道:“我把文枫林毒倒的时候,我爹就糊弄文枫林说我有失心疯,大不了到时候,让我爹再去糊弄你师父,就说你也有失心疯好了,嘿嘿,”公主殿下说到这里很得意地笑了一声,说:“神经病杀人是不犯法的,你多砍那个小娘炮几刀好了。”

    无欢张了嘴,对自己刚刚听到的话有些反应不及。

    玉小小瞅一眼无欢的白牙,赞了句:“你们这个世界连个牙膏都没有,你还能有这么好的牙口,点赞,跟我家小顾的一样。”

    无欢国师把嘴又闭上了,牙膏是个什么玩意儿?点赞又是什么意思?这话完全听不懂啊!

    “行了,我们去弄死文枫林吧,”玉小小站起身拉无欢,说:“身为好伙伴,你杀人的时候,我给你望风。”

    无欢手被玉小小拉着,抬头看着玉小小在烛光印照下半明半暗的脸,伤心的感觉竟然没有了!

    玉小小看无欢坐地上不动,就说:“还是杀人前你要做什么准备吗?”

    “顾星朗,”无欢说。

    玉小小说:“哦,我家小顾现在还不能走路,要他帮你去杀文枫林这个基本上不现实。”

    无欢借着玉小小手上的力量站起了身,小声道:“顾星朗他……”

    “国师,”石门外传来的说话声打断了无欢的话。

    “说,”无欢应声道。

    “顾星诺来了,我们没办法让他走,”门外的这个僧人低声道。

    “嗯?”玉小小说:“我大哥来了。”

    “让他进来,”无欢看一眼玉小小,跟石门外的僧人道。

    “国师?”门外的僧人惊讶道。

    “去,”无欢只说了一个字。

    僧人不敢再多言,转身往地牢外走去。

    “我大哥武艺不错的,”玉小小跟无欢说:“要不,我和我大哥一起帮你去弄死文枫林?”

    “不急,”无欢伸手拍了一下玉小小的头,小声道:“我们去看看你的大哥。”

    顾星诺坐在不大的正堂花厅里,腰板挺得笔直,目光焦虑地看着大开着的花厅门。 重生之悍妻:..

    顾老爷子回府,说顾星朗和玉小小要在宫里睡一夜,顾星诺马上就感觉不对,跑到宫门前求见。贤宗打发玉小小去给无欢送银锭,做为玉小小跑这一趟腿的交换条件,顾大少跑到宫门前求见那会儿,贤宗正很不情愿地亲自守着顾星朗和玉子易呢。听见顾星诺来了,贤宗忙就让顾星诺进宫,让顾星诺守着儿子和女婿,贤宗自己回寝宫睡觉去了。

    进了上书房的这间宫室,没看见玉小小,问小卫也是一问三不知,顾大少狠狠心就把顾星朗给推醒了。顾星朗看见自家大哥坐在床前,很痛快地把无欢也到了京城的事,跟自家大哥说了,然后还问顾星诺,应该怎么办。

    顾星诺没说什么,交待小卫守好顾星朗和玉子易,他自己拨腿跑出了帝宫,骑马一路狂奔,跑到了这个小院来。

    眼看着手边的茶水已经半凉了,顾星诺坐不住了,起身走到了花厅门前。

    “大哥!”就在这个时候,玉小小人还没到声音就到了,说:“大哥,是我爹让你来的,还是你也认识无欢哦?”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