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227公主说,你比我父皇还牛叉?
    一声佛号,让偌大的地方刹时之间就安静下来,悄无人声。?燃文小说???? ?? ? w?ww.ranwen`org

    “谁?”顾星诺护卫在了贤宗的身前,高声喝问道。

    玉小小跟顾星朗小声嘀咕:“又,又是和尚?”

    顾星朗却摇了一下头,若有若无的铜铃声,让他的头又隐隐作疼了。但玉小小就在身边站着,不想让媳妇担心的顾三少,硬是没表露出身体的不适来。

    禁军和大内侍卫们都手执着兵器,往贤宗的身遭靠,在这个时候,贤宗的安全是他们唯一要确保的事。

    也有不少精明的,会耍滑的,往玉小小这里靠近,一会儿要是真出事,呆在公主殿下的身边,好像更安全一点。

    人们在一片寂静中等待,随着时间一长,就在玉小小都怀疑自己刚才是幻听的时候,那个低沉的男声就又响起了,说:“宁生,你还是老样子。”

    玉小小问顾星朗:“宁生是谁?”

    顾星朗这会儿头疼的厉害,但还是小声道:“这是圣上的名讳。”至于公主殿下为什么连自己父皇的名讳都不知道,顾三少头疼的厉害,根本就想不到这个问题。

    玉小小往贤宗那里望,不容易,她过来这些天了,才知道原来她的这个昏君爹叫玉宁生!

    贤宗抹了一把脸,自从他的父皇去了以后,谁还敢喊他宁生?

    “这是谁啊?”玉小小冲贤宗喊。

    “公主,”顾星诺冲玉小小摇头。

    贤宗没说话,从一个大内侍卫的手中把刀拿过来,塞进了顾星诺的手里。

    顾星诺低头看看手里多出来的刀,嘴角抽了一下。

    玉小小看看四下里,身高再次让公主殿下忧伤了,放眼看一圈,全是人的脑袋和肩膀,禁军和大内侍卫们站那儿就跟人墙一样,把她的视线挡了个严严实实。玉小小叹了口气,现在忧伤身高,她也不可能一口气就长高个十公分,玉小小只能掂了脚往人墙外看,说话声能听见,那这个人一定就在附近啊。

    顾星朗这时双手死死地抓着躺椅的扶手,手背上青筋暴起,已经到了就要撑破皮肤的地步,头在剧烈的疼痛,铃声现在不是若有若无了,而是持续不断地在顾星朗的耳边响着,这声音直往脑子里钻,让顾星朗心慌焦躁,四周的景物和人看在顾三少的眼里,也已经都变了形状,扭曲着身形,张牙舞爪。当面前的世界变得越来越怪异恐怖,顾星朗想去拉玉小小的手,可是试了几次都没能把手抬起来,这让顾星朗更加的焦躁,连手都抬不起来,他要如何保护自己的媳妇?

    玉小小掂脚把四下里观察了半天,突然就用脚尖勾起一截断掉的松树枝,往东边的松林里一踢。

    这截足有两个成年男子手臂粗的松树枝飞出去很远,剧烈的旋转着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

    “玲,玲珑?”贤宗结巴着喊闺女。

    玉小小说:“那人就在东边,装神弄鬼,一定不是什么好货。”

    贤宗冲闺女拼命的摆手,那意思是说,祖宗,拜托别说了。

    玉小小看见了贤宗在摆手,还是说道:“父皇你的弓箭手呢?我们来个万箭齐射,把这个装神弄鬼的坏种弄死好了。”

    贤宗紧张的看着四周,喊了一句:“朕没有弓箭手!”

    啥?玉小小震惊了,他们奉天的军队体系里木有弓箭手?她看过的那些古言小说,古装连续剧又一次欺骗了她?心塞了的公主殿下,泄愤一样地又踢飞了一截木头,这一回不是树枝了,而是被公主踩断的一截树杆。

    树杆的体积重量大,飞起的加速度就更大,贤宗看着这大磨盘一样的圆树杆从自己的头顶飞过,带出来的风吹得贤宗脸皮生疼,眼睛都睁不开。

    顾星诺转身扶住了身子被大风吹得摇摇晃晃的贤宗,看着树杆飞走的方向,神情阴沉。

    顾星朗这会儿低头坐在躺椅上,大家伙儿都在看公主殿下,没人注意到驸马爷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被公主殿下用树枝攻击的人,没等树枝飞到自己的跟前就已经几道气劲打上去,将树枝击碎,不过随后飞来的树杆还是到了这人的近前,没能伤到人,可树杆上的一块小凸起不知怎地飞离了树杆,打到了这人的手上,将这人手指上的小铜铃击得粉碎。

    “没弓箭手,你派其他的军种上啊,”玉小小这时在跟贤宗喊:“别告诉我,你现在连军队都派不出啊,这些人是干嘛地?”公主殿下指指周围的禁军和大内侍卫们。

    顾星诺就跟贤宗说:“圣上,臣带人去东边看看吧。”

    贤宗就扭头看枫林少师,枫林少师这时人已经昏迷,可是胸膛还在起伏,说明这人还吊着一口气。贤宗暗自气闷,都这样了这货还不死,当真要祸害遗千年吗?

    “圣上?”顾星诺又喊了贤宗一声,都这个时候了,圣上你还能走神?

    贤宗扭过头,刚想冲顾星诺点头,让顾星诺带人去东边看看,头还没点,贤宗就看见一个穿青衫僧袍的人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几个护着枫林少师的僧人看见这位,又惊又喜,慌忙跪倒在地。

    顾星诺却护着贤宗往后退了好几步。

    这人也没说话,身形一动就到了枫林少师的跟前,抬手在枫林少师的胸前点了几处穴位,手指在枫林少师的嘴唇上一划,一粒丸药就进了枫林少师的嘴里。

    丸药入口进喉后,枫林少师的身体往上一挺,一口血就又吐了出来。

    澄观国师这时走到了贤宗的身边,看着枫林少师吐出这口血后明显开始好转的脸色,轻轻叹了一口气。 一嫁大叔桃花开 t./rjbypt

    “带枫林回护国寺去,”这人在枫林少师的脸上轻拍了一下,小声下令道:“澄观,你护着枫林回去。”

    贤宗想说话,被澄观国师摇头阻止了。

    “澄观?”这人又轻喊了一声。

    澄观国师躬身要领命,玉小小比国师先一步开口了,公主殿下一开口就是一句:“你谁啊?我父皇都不指派国师做事,你比我父皇还牛叉?”

    贤宗一听他闺女这话,马上处于吓尿的边缘。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