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232你师父上辈子一定是个女人
    莫问看着贤宗牛饮应该细细品尝的上好茶水,挑一下眉梢,看着面前光洁的大石地面,眉眼带笑,却不再说话。?火然文???  w?w?w?.?ranwen`org

    贤宗还是觉得口渴,莫问不说话,贤宗泪,他也不敢说话了。

    顾星朗这时坐在一顶宝蓝轿身的小轿里昏昏欲睡,李婉就低头坐在顾星朗的身旁,大当家跟在轿后,小卫走在最前面打头,一行人一直走到宫门前才停下脚步。

    一个禁军的将军亲自掀开了轿帘。

    李婉把头低得下巴抵着胸口,紧张的双手揪在了一起。

    “他是护卫驸马的人,”小卫在这将军身旁说了一句。

    将军觉得李婉不对劲,衣服不合身不说,这人明显是在哆嗦,一个大内侍卫护送驸马爷出宫,要害怕到发抖吗?“你是哪个统领手下的?”禁军的这将军问李婉。

    李婉进宫之后就毁了脸,一直就呆在佛堂里,哪里能知道大内侍卫统领们的名字?当下身子就抖得更厉害了。

    “怎么还不走?”顾星朗勉强睁了眼,说了一句:“我身子不舒服,还要等多久?”

    小卫伸手就把轿帘放下了,说了句:“刘将军,驸马爷回府之后还要找太医看诊,您看这?”

    刘将军说:“他们出宫的令牌呢?”

    “圣上口谕,”小卫说:“出宫令牌,刘将军可以去问圣上身边的当值公公要。”

    刘将军还想再说什么,另一位姓钱的将军走了过来,说:“既然驸马爷身体不适,那还是尽快回府吧,不要耽误了病情。”

    “嗯,”顾星朗在轿中应了一声,一听就是气力不足。

    “我们走,”小卫也不等刘将军发话,就命两个抬轿的太监道。

    大当家跟着小轿走出帝宫之后,呼吸一下帝宫宫墙之外的空气,虽然宫里宫外的空气没有不同之处,但大当家就是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两个禁军的将军看着顾星朗一行人走远,钱将军才小声跟自己的同僚兼好友道:“长公主和顾家现在正得宠,你得罪顾星朗做什么?”

    “可是轿中那个大内侍卫……”

    “别说了,”钱将军打断了刘将军的话,道:“顾星诺人还在宫里主事,圣上都不会过问的事,你问出什么不对来了,找谁邀功去?”

    刘将军这下子不说话了,赵家的小姐行剌永生寺的少师,不管这事最后怎么定论,刘将军是不相信赵家还能咸鱼翻身了。

    “不过公主为什么不跟驸马爷一起回府?”钱将军把好友说不吭声了,自己又自言自语了一句。

    刘将军没接这话茬,像长公主那样的人物,他们这等凡人只能仰望,接近了估计会死吧?

    而玉小小现在在哪儿?

    玉小小这会儿站在昨晚小院的一个屋顶上,站在这里,整个小院在玉小小的眼里一览无余。屋下不大的庭院里,倒着三个僧人的尸体,看骨头,这三人都是跟随无欢的人。玉小小觉得自己来迟了,这三个无欢的手下死了,说明莫问已经动手了啊。

    我去。

    玉小小脚在屋瓦上打鼓点一样地点着,顾大哥还让她小心不要被莫问的人跟踪,结果人家的情报工作已经到了不需要跟踪,就能找到敌人的程度了。这下子怎么办?玉小小问自己,回去再找莫问要人吗?

    就在玉小小考虑再回帝宫的时候,她听到了身后传来一声很轻微的呻吟声,玉小小忙转身,屋后还是一个小庭院,不过凭着玉小小的眼力,她没看出这个庭院里有人来。从屋顶跃下,玉小小站在庭院中央,屏息凝神地仔细听,这下子连院外街上行人说话的声音,公主殿下都能听得清楚了。

    地牢里,尘起尘灭的尸体放了一夜又一个早晨之后,发出了腐烂的味道。掉在地上的两颗心脏残缺不全,也不知道是被老鼠还是蟑螂这一类的虫子啃食过。

    两个僧人站在牢房里,盯着尘起尘灭的尸体看了半天。

    牢房外,无欢靠墙站着,身旁站着五个僧人,将他看得严实。

    “杀尘字辈的僧人,你是要跟主持作对到底了?”站在无欢身前的僧人说着话就转身看向了无欢,这僧人看年纪已经年过七旬,但目光精亮,一听就是内家功夫深厚之人。

    无欢没作声。

    分站在两旁,制着无欢双手的两个僧人看无欢不理会老僧的问话,都手上用了劲。

    无欢沉哼了一声。

    老僧看着无欢摇头,道:“当年,主持就不该看重你。”

    无欢等手腕的这阵疼痛过去后,才道:“让你这个武僧院的院主来对付我,看来主持还是很看得起我的。”

    老僧冷道:“你跟贫僧嘴硬有何用?你还是好好想想,一会儿见到主持后,你要怎么跟他说。”

    无欢脸上还是带着木面具,面具上大片的血迹,像是被红漆涂染过。

    “把尘起尘灭带上,”老僧下令道:“押这个人去见主持。”

    几个僧人推着无欢往外走。

    老僧像是笃定无欢不敢反抗一般,背着双手跟在无欢的身后走。

    牢房里的两个僧人脱下自己的僧衣,将尘起尘灭的尸体包裹好,一人横抱了一个,念了声阿弥陀佛,才迈步往牢房外走。

    在这七个僧人的眼里,无欢这个诛日的国师,永生寺的前少师已经是个死人了,私离诛日不说,这人还杀了尘字辈的两个高僧,这样的罪,主持莫问不处死无欢,如何让永生寺数万僧众信服?

    地牢的房被打开,阳光将无欢的双眼剌得一疼。

    “走!”身后的僧人推了无欢一把。 [**~] 点笔. 更新快

    无欢往前一踉跄,他没有受外伤,只是肩膀被弄脱臼,身上几处大穴都被封住,武功不说尽失,但想跟身后的这七个僧人对战,那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什么人?”老僧这时人还没出地牢门,突然就出声喝问道。

    无欢心中绝望,抬头往前看。

    玉小小背光站在了无欢的面前,看看无欢身后的这七个人,说了句:“你师父上辈子一定是个女人,跟你上床怀孕后又被你抛弃杀人灭口了,不然这辈子他不会对你这么赶尽杀绝的。”

    无欢和永生寺的高僧们……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