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243景陌,我不会害你的啊
    外科跟药物学怎么可以混为一谈?玉小小手在无欢的颈脉上探了一下,无欢的心律现在失常,玉小小想无欢可能是吃了能损伤心脏,或者让血管急速收缩的药物。???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

    “主子,”一个景陌的幕僚这时快步跑了来,看到玉小小和顾星朗都在后,硬生生把后面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说吧,”景陌觉得事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好瞒玉小小和顾星朗的了。

    这幕僚说:“门外来了一个永生寺莫问主持的侍从僧人,说要见主子你。”

    除了玉小小外,顾星朗和小卫,连同天星子在内,都盯住了景陌,现在就是景陌做选择的时候了,莫问,还是无欢。

    景陌背手看无欢,神情冰冷。

    玉小小抬头跟景陌说:“还是给他请个大夫来看看吧,毒这个玩意儿我不在行。”

    景陌听了玉小小这话,哭笑不得,说:“公主,你倒是不疑我。”

    玉小小很奇怪,说:“我要疑你什么?”

    玉小小面无表情,仅目光有些疑惑,景陌低头看着玉小小的这双眼,被冰封了一般的神情微动。

    幕僚低声说:“主子,让永生寺的僧人等不太好。”

    天星子挖着鼻孔说:“你就不能让你主子多想想?这是多重要的决定啊。”

    这幕僚看着景陌欲言又止。

    景陌能明白自己的这个幕僚想说什么,这是他跟莫问示好的一个机会,多少人求之不得,现在这个绝好的机会就他的眼前,伸手就能得到,他要不要伸这个手?

    庭院里一时间没有了声响。

    小卫将手按在了配刀上,这刀是他从宫里新拿的,也不知道称不称手,不过小卫知道,若是景陌投向了莫问,他家公主一定会跟景陌干架,他是不用帮着他家公主去干架,但他一定得把驸马护住了。

    玉小小终于是察觉到气氛不对了,看看景陌,又扭头看看她家小顾,问道:“什么情况?”

    天星子已经确定这公主的脑子是真的不好使了,老道跟玉小小说:“公主,你没听人说吗?莫问的人来了,要见景大皇子。”

    玉小小看向了景陌,说:“你可千万别傻啊,你出卖小伙伴,无欢怎么可能会信任你呢?”

    天星子又觉得这个公主可能是个大智若愚的人,陷在权欲里的人,真没有几个能想明白这个道理的。

    阳光很暖的从天空照射下来,将玉小小的黑发映照得微微呈金黄色,有些松了的发髻蓬松着,景陌突然就很想摸摸这颗毛茸茸的脑袋。

    玉小小说:“景陌,我不会害你的啊。”

    景陌看着玉小小一笑,说:“好,我知道了,不过莫问的人我还是要去见一见的。”

    玉小小“啊?”了一声。

    景陌说:“来者都是客,我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也是,”玉小小点头,说:“那你去吧。”

    “送公主他们去南楼,”景陌命左右道。

    景陌的手下们忙就领了命。

    景陌冲顾星朗点一下头,带着幕僚往大门口那里走了。

    “能请个大夫不?”玉小小冲景陌喊。

    景陌人往前走,回头跟玉小小说:“好。”

    幕僚跟在景陌身后小声道:“主子,那那七个永生寺的僧人要如何处置?”

    景陌冷道:“关起来。”

    “其中一个老僧,依属下看在永生寺的身份不低啊。”

    “那又怎样?”景陌冷笑了一声,说:“我救了他,莫问就会感激我了?”

    幕僚把头一低,看来他的主子是听进玲珑公主的话了。

    莫问的侍从僧人被景陌亲自从大门前迎到了东楼里,景陌脸上挂着又惊又喜的神情,道:“这位师父,不知莫问主持有何事要吩咐景陌?不管是何事,在下一定在所不辞啊。”

    景陌摆出的低姿态,让这个侍从僧人很受用,念了一声佛号,跟景陌说:“大皇子,我们主持请你今晚去护国寺一见。”

    景陌的神情更是惊喜了,说:“莫问主持要见我?”

    “是,”这个侍从僧人冲景陌点了点头。

    “好,”景陌一口就答应了,说:“我今晚一定去护国寺拜会莫问主持。”

    侍从僧人说:“贫僧知道了,这就去回禀我家主持。”

    景陌站起了身,走到了这侍从僧人的跟前,动作很快地往这侍从僧人手里塞了一个绣着暗纹的锦袋,小声道:“这位师父,能见莫问主持一面是我多年的心愿,只是我这心里也忐忑,不知道莫问主持因何事要见我?”

    侍从僧人摸一下锦袋,袋中的东西是一粒粒的圆珠。

    “上好的猫眼石,”景陌跟这侍从僧人小声笑道:“师父你可以串成一串佛珠,算是我的一点小心意,还望师父你不要嫌弃。”

    “主持有事找大皇子,”侍从僧人说:“大概是为了无欢国师之事。”

    景陌的神情又变得诧异了,说:“无欢国师?国师远在诛日,这?”

    侍从僧人脸上的表情很木讷,说了一句:“有僧人看见玲珑公主往大皇子你这里来了。”

    “玲珑公主?”景陌看起来已经是愕然了,说:“还有这等事?我这,我这都准备离奉京了,公主来找我能有何事?”

    “阿弥陀佛,”侍从僧人冲景陌行了一礼,道:“大皇子,贫僧告辞。”

    “我送师父你出去,”景陌往外送这侍从僧人,怎么把这僧人迎进得意酒庄的,就又是怎么样的送出酒庄去。

    站在门前,看着这个莫问身边的侍从僧人走了后,景陌问站在身边的幕僚道:“这人是武僧?”

    幕僚捊一下自己的短须,小声道:“这僧人看着不像会武。”

    景陌把挂在脸上的笑容收起,转身往酒庄里走。

    幕僚忙跟在景陌身后问道:“主子,你晚上要去见莫问大师吗?” ~~..

    景陌说:“不知道,到晚上再说吧。”

    幕僚愣在原地,看着景陌快步往南楼走了,幕僚晕乎乎地想着,这种事还能到时候再说吗?

    南楼的一间卧房里,跟着景陌到奉天来的大夫替无欢把着脉。

    小卫就让玉小小看窗外。

    玉小小看看窗外堆着一堆木头的空地,想起来自己一巴掌拍倒酒庄一幢楼的事了,忙就跟小卫咬耳朵说:“这事我们就把它彻底遗忘吧。”

    给读者的话:

    最后一更奉上,亲们晚安明天见。谢谢亲们的订阅,打赏,票票,还有收藏,留言系统还崩坏着,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