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248猛人顾大少
    顾星诺进了御书房,恭恭敬敬地给贤宗行了君臣之礼。ranw?en w?w?w?.ranwen`org

    贤宗命太监给顾星诺端了张圆凳来,让顾星诺坐下说话,看着顾星诺坐下后,贤宗就问:“说说吧,你当年在永生寺是怎么回事?”

    顾星诺要起身回话。

    “就坐着说,”贤宗说:“这里就朕和你二人在,有什么话,你尽管跟朕说。”

    顾星诺苦笑道:“圣上,臣当年只是去永生寺习武。”

    “这个朕知道,”贤宗说:“莫问大师说他当年想收你为徒?”

    顾星诺就知道贤宗得问他这个,从圆凳上滑跪到了地上,顾大少跪伏在地上跟贤宗请罪道:“臣没跟圣上禀报此事,臣该死。”

    贤宗其实很庆幸顾星诺没成为永生寺的少师,不然他这奉天小国,还真容不下顾家这尊大佛了。“嗯,”贤宗跟顾星诺说:“没做成永生寺的少师是挺丢人的,你不说,朕谅解,朕恕你无罪,你起来说话。”

    顾星诺嘴角抽了抽,他有什么可丢脸的?

    贤宗拿起御书案的茶杯又灌了一口水,说:“朕记得你在永生寺时,文枫林已经入寺了吧?你这事儿,是不是跟文枫林有关?”不怪贤宗现在要脑补,无欢都能恨文枫林恨到,不怕死的冲到奉天来要杀这个师弟了,想想当年无欢才是永生寺的少师啊,那顾星诺当年没当成莫问的徒弟,这里面就没有文枫林那个小娘炮的事?

    顾星诺矢口否认道:“圣上,当年是臣才能有限,所以才无缘拜在莫问大师的座下。再说,臣觉得臣出身将门,征战沙场,报效圣上才是臣愿意做的事。”

    “可是……”

    “圣上,臣的父亲早逝,臣那时跪在父亲灵前有那么一刻,臣很庆幸臣没有成为永生寺的一员,”顾星诺说这话时,是抬头看着贤宗的,眼底微微泛了红,道:“臣那时祖父年事已高,两个弟弟年岁还小,有臣在家中,总比没有臣在家中的好。”

    贤宗眉目间的神情微微一动。

    顾星诺深吸了一口气,说:“现在臣家中,祖父祖母,母亲都身体安康,两个弟弟也都长大成人,成家立业,圣上,臣不悔的。”

    顾大少说这话时,很动情,也看不出丝毫的惋惜,怅然之情,这让贤宗相信,自己的这个臣子没有在跟他演戏。

    “你不悔就好,”贤宗冲顾星诺点了点头,听着像是赞许地道:“你顾家的男儿都是戎马一生,你是顾家的嫡长,继承家业才是你的本份。”

    “是,”顾星诺躬身道:“臣谨记圣上教诲。”与此同时,顾大少心里在冲贤宗翻白眼,把他们顾家全府下狱的时候,圣上怎么就不想想他们顾家的男儿,都是为了奉天的江山戎马一生呢?

    贤宗看不到顾大少在心里冲他翻的白眼,智商再低,贤宗这会儿也听出来,顾星诺这是自己不乐意拜莫问为师的,贤宗顿时对顾星诺另眼相看了。冲莫问摇头说不啊,顾老头儿的这个长孙看着笑眯眯的模样,原来竟是个猛人,想想自己闺女的神勇,贤宗囧囧有神地想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

    顾星诺跟贤宗抒情完了,把头一低,静候贤宗示下。

    “你送赵秋明的女儿去护国寺,”贤宗说:“跟莫问大师说说话。”

    顾星诺说:“那赵相的女儿?”

    贤宗把手一挥,说:“随大师处置。”

    “那赵相?”

    “也由大师处置,”贤宗说:“大师不认为赵秋明是害文枫林的凶手,具体是怎么回事,你问大师好了。”

    顾星诺很恭敬地应了声是。

    贤宗就说:“你去吧。”

    顾星诺站着不动,说:“圣上,既然赵三小姐是行剌枫林少师的凶手,臣认为圣上还是去见一见这个赵三小姐的好,这样也显得圣上对此事重视。”

    贤宗点头,说:“也对。”

    “臣去慎刑司的时候,听管事的公公说花妃娘娘在地牢里,”顾星诺又道。

    贤宗说:“你去慎刑司做什么?”

    顾星诺说:“臣听被树压伤的禁军说,飞树伤人之事敬大总管可能知情,圣上既然命臣总理此事,所以臣就想去慎刑司见一见敬大总管。”

    这个理由合情合理,贤宗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不过花妃去慎刑司干什么?“来人,”贤宗大声冲御书房的门外道。

    一个太监应声小跑着赶了进来。

    “去把赵秋明的三女儿带来,”贤宗说道。

    太监领旨退了出去。

    花妃娘娘以为顾大少不敢管后宫娘娘的事?花妃娘娘太小看顾大少了。

    没一会儿的工夫,两个太监架着昏迷不醒的赵缨琴到了御书房门外。

    “带进来,”贤宗听见禀报,坐在御书案后面道。

    一个管事太监上前看看赵三小姐,唬了一跳,转身就冲御书房里道:“圣上,这女犯身上的伤,奴才怕她污了地方。”

    贤宗呼地一下就站起了身,莫问要的人,在他手里给伤了?贤宗快步走出了御书房。

    顾星诺跟在了贤宗的身后,神情看着也有些紧张。

    贤宗出了御书房,看一眼被两个太监架着,披头散发的赵缨琴,命左右道:“把她的头发撩开。”

    管事太监上前,伸手撩开了覆在赵三小姐脸上的长发。

    皮肤尽毁,红肉焦黑的一张脸出现在贤宗的眼前,贤宗在没有心理准备之下,身子往后就是一仰。

    顾星诺忙伸手扶住了贤宗,关切道:“圣上?”

    贤宗闭一下眼,血腥味让贤宗呼吸困难。

    “这是怎么回事?”顾星诺问两个去提人的太监道。 [**~] 点笔. 更新快

    两个太监架着赵缨琴没办法跪,只能是低着头跟贤宗说,他们去牢里看到赵缨琴时,赵三小姐就已经是这副模样了。

    贤宗甩开了顾星诺扶着他的手,脑子乱了一下后,贤宗问顾星诺:“你刚才说花妃去过慎刑司?”

    顾星诺小声道:“是。”

    “花妃,”贤宗念。

    顾星诺替花妃说话道:“圣上,花妃娘娘仁慈,又素传她与赵妃娘娘情同姐妹,伤赵氏之人一定不会是花妃娘娘的。”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