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250为了顾星朗,你什么都愿做?
    顾星诺走出宫门之后,命人把赵缨琴塞进了一顶小轿里,他自己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高高矗立着的帝宫城楼。?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花妃失宠之后,后宫的三千佳丽里,又会是谁宠冠六宫?

    “大公子,”一个禁军的将军走到了顾星诺跟前,手指着不远处的小轿道:“可以出发了。”

    “多谢钱将军了,”顾星诺很客气地跟这将军道谢,翻身上了侍卫替他牵来的马,冲手下们沉声说了句:“去护国寺。”

    钱将军站到了一旁,看着一身锦衣的顾星诺骑马离开。钱将军就感觉命还真是无法理喻的东西,就在数月之前,顾星诺还是天牢里的死囚,现在这人就又是锦衣玉马的,堂堂顾家的嫡长公子了。

    顾星诺人坐在马上,心中也自有计较,不管是哪个女人又得宠后宫,他都一定要护住自己的小弟和公主。

    顾大少带着赵缨琴到了护国寺的时候,时间已是这天的下午,莫问正站在护国寺的一间禅房里,背着手看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枫林少师。

    有僧人走路无声地进了禅房,跟莫问小声禀道:“主持,顾星诺带着赵氏女来了。”

    “带他去东院的客房,”莫问仍是看着枫林少师,嘴里跟这僧人道。

    僧人应了一声是,退了出去。

    顾星诺跟着僧人走到护国寺东边的这个小院里时,莫问已经先他一步坐在了客房里。

    “主持,”领路的僧人对着关着的房门禀道:“顾星诺到了。”

    “把赵氏女带进来,”莫问坐在房中说道。

    一个僧人走上前,从太监的手里接过还在昏迷之中的赵缨琴,看一眼赵三小姐如今让人生惧的脸,神情不变地将赵缨琴托在了手里,就这样把人单手托进了房里去。

    “你们退到寺外等着吧,”顾星诺跟两个架赵缨琴过来的太监小声道。

    两个太监自打进了这个小院后,就连喘气都带着小心,听顾星诺让他们俩出去等,两个太监是求之不得,忙就千恩万谢地走了。

    “国,国师?”走出小院的院门之后,两个太监看见澄观国师站在院门的左侧。

    澄观国师冲两个给他行礼的太监摆了摆手,小声道:“去寺门那里吧。”

    两个太监不敢多言,躬着身,快步走开了。

    澄观国师站在院门外,看着等在院中的顾星诺,神情平静,却内心不安。

    莫问在房里过了很久才问门外的顾星诺道:“赵氏女的脸是怎么回事?”

    顾星诺说:“她在地牢里受了刑,被毁了脸。”

    莫问笑了一声,道:“我不是说,我来审她的吗?”

    顾星诺恭声道:“是宫中有人私自行刑,现在这个私自行刑的罪人已经被圣上处置了。”

    “奉天,”莫问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来,道:“这一次的奉天之行,还真是处处有意外在等着我。”

    “不过是个罪女,”顾星诺道:“大师处死她就是。”

    莫问一叹,道:“你和赵秋明有仇,自然会说这样的话。”

    顾星诺这一次没有再接莫问的话,他跟赵秋明是有仇,这个他一点也不想否认。

    莫问看着躺在自己脚下的少女,一张脸形同恶鬼,不死,好像这一生也没什么可期待的了。“她的脸骨长的很好,”莫问跟身旁站着的侍从僧人道:“颈上的皮肤白暂无瑕,这是个很漂亮的女子,可惜了。”

    侍从僧人沉默不语,他跟随莫问多年,知道这个时候莫问不需要他说话。

    “我想我可以让这张脸恢复如初,”莫问又轻声说道。

    侍从僧人这才道:“主持,她伤了少师。”

    “就凭她?”莫问摇了摇头,道:“这女子比不上半分的玉玲珑。”

    侍从僧人又把头一低。

    “不过是个棋子,”莫问看着脚下的少女,目露怜悯地说了一句:“也是可怜。把她带去我暂住的佛堂,好生照顾。”

    “是,”侍卫僧人又从地上托起赵三小姐,退了出去。

    顾星诺在屋外看僧人带赵缨琴走了,才对着紧闭的房门道:“大师。”

    莫问喊着顾星诺的字道:“言若,这些年你还好吗?”

    顾星诺应道:“谢大师关心,我这些年过得很好。”

    “被冤下狱你也不怨?”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顾星诺小声道:“我不敢怨。”

    莫问笑了一声,道:“不敢,那就是还是想怨了。”

    “大师,”顾星诺这时问莫问道:“我想知道我小弟的事。”

    “顾星朗?”

    “是。”

    “不过就是你母亲思夫,带着幼子来寺中求我罢了。”

    顾星诺急声问道:“我母亲求您什么?”

    “一个刚刚丧了夫的妇人,她还能为何事求我?”莫问说话的声音里带着笑意,说:“言若,你觉得她会求我什么?”

    顾星诺缓缓跪在了廊外的阶下,低声道:“大师,人死不能复生,我母亲只是一时伤心乱了神智。”

    莫问还是笑,笑声里透着慈悲。

    “大师,”顾星诺道:“我小弟今年才十七岁,刚刚成亲,尚无子嗣,求大师你放过他。”

    “言若,你就这么确定我会害顾星朗?”

    顾星诺低头不语。

    “看来是无欢跟你说了什么了。”

    “我没有见过无欢国师,”顾大少马上就道。

    一道气劲撞开了紧闭着的房门,以雷霆之势击在了顾星诺的身上。

    顾星诺跌出去数米远,倒在地上,张口就是一口鲜血吐在了院中的砖地上。

    澄观国师看到这一幕,想往前走,但最终还是站在原地没有进院。 嫂索** 重生之悍妻

    “离开永生寺太久,让你已经忘了寺中的规矩了?”莫问坐在屋中问顾星诺,声音听起来竟然还是温和,带着修佛之人特有的慈悲。

    顾星诺抹了一下嘴角边的血,爬起身来,走到了阶下,重又跪好,说道:“大师,去永生寺习武的人是我,我愿做永生寺的鬼,只求大师你可以放过星朗。”

    “为了顾星朗,你什么都愿意做?”莫问问。

    “求大师你成全,”顾星诺捂着被气劲伤到的胸口,一字一句地道。

    “无欢在哪里?”莫问走到了门前站下,看着跪在阶下的顾星诺问道。

    给读者的话:

    最后一更奉上,亲们晚安,明天见。谢谢亲们给梅果的支持,都么么哒,梅果有亲们,天天熬夜也开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