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252 【 3%跟1%的差别】
    景陌和小卫都没看又一次被玉小小拍晕的天星子,天下第一术士什么的,这会儿在景陌和小卫这里,除了幻灭就是幻灭。ranwen w?w w?. r?a?n?w?e n `o?rg

    玉小小看看窗外,方才还淅淅沥沥下着的小雨,这会儿已经停了,“我们出发吗?”玉小小问景陌。

    景陌走到了玉小小的跟前,也看看窗外,一轮弯月从大片的乌云缝隙中露了小半张脸,拨开乌云见明月,景陌觉得这是个好兆头。

    玉小小喊小卫来看月亮,说:“小卫你看,月亮出来了。”

    小卫走到了玉小小的身旁,看一眼窗外,眉头皱了皱,月亮这一出,今天晚上就不是月黑风高的天了,这对他们一会儿去护国寺杀人放火不太有利。

    “要小心,”景陌这时跟玉小小轻声道:“有月光,公主进入护国寺后,就更加要谨慎,千万不要惊动莫问还有他身边的人。”

    这个世界人类的武力值能有多强?玉小小心里很不以为意,但嘴里还是答应景陌道:“嗯,我明白,你也要小心。”

    “好,”景陌看着玉小小笑。

    玉小小看着景陌的脸,很认真地说了一句:“你这样笑就对了,老对着人假笑很累的。”死狗男人不止一次跟她说过,不想笑的时候装笑是件很累人的事,因为要调动脸上三十几块肌肉,想想看三十多块肌肉啊!玉小小跟她的教官一样,坚信这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

    景陌挑一下眉,说:“公主能看出来?”

    “当然,”玉小小说:“看眼睛就知道了。”

    景陌下意识地就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玉小小扭头看小卫,说:“你也一样,不要试图在女人的面前装,知道为什么吗?”

    小卫摇头,为什么?

    “男女之间的dna有3%的差别,而人类跟大猩猩之间只有1%的差别,”玉小小认真又严肃地跟景陌和小卫说:“所以在女人的面前,你们的这些小花样,哼哼,女人看你们就跟看猴子一样。”

    景陌和小卫对望一眼,公主在骂他们跟猴子一样,只是前头那半句,公主殿下说的真是人话吗?为什么他们一点也听不明白?

    “我是为了你好,”比起景陌这个勾搭妹子的小能手,玉小小更为小卫操心,顾府里那么多的妹子,这么长时间她都不见小卫勾搭上一个,“小卫,我跟你说啊,把妹这是个技术活,你要……”

    “公主,公主,”小卫不等玉小小把话说完,就说:“我们出发吧,去迟了,无欢国师等不及怎么办?”男女姻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自己去找老婆的吗?小卫着实不懂他家公主的小脑袋里,天天都在想些什么,是王嬷嬷没教好吗?想到王嬷嬷,小卫又打了一个寒战。

    “想想熊熊,”玉小小跟小卫小声又说了一句,大当家这种**丝逆袭,多励志啊!

    小卫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那个笨蛋有什么好想的?李家小姐是救出宫来了,可李家就能同意把小姐再嫁给这个海盗了,想想人在京城的李少将军,小卫冷笑了一声,他等着看李少将军扒了那海盗的皮啊。

    景陌命人抬起了晕在地上的天星子,跟玉小小说:“公主?”

    “出发!”玉小小第一个走出了屋门,比起景陌和小卫的心中不安,玉小小就毫无压力,莫问再牛叉,这货能比丧尸还难搞定吗?

    一行人出了得意酒庄,景陌带着天星子先走,玉小小带着小卫,都是一身的夜行衣,身影从沿路的屋顶,楼角飞檐之上掠过,悄无声息地往护国寺跑去。

    顾星朗这时坐在大理寺的一间偏厅里,坐在顾星朗对面的大理寺少卿清了清嗓子,一脸为难地看着顾星朗说:“驸马爷,你说的这个顾庄是相爷从这宫中抓获,送到我大理寺来的,现在不审不问,驸马就要把人带走,这个不合规矩啊。”

    顾星朗看一眼这位大理寺的少卿,说:“那按关大人的意思我要如何做?去赵府问相爷要人吗?”

    身为大理寺卿的副手,大理寺少卿不过是四品官,这位也不是赵秋明的人,属于没什么身家背景的官员,这样的官员行事大都小心谨慎,最怕掺合进朝中的纷争里,大理寺少卿是既不想得罪赵秋明,也不想得罪顾星朗,这会儿满脑子的打算就是,怎么把这事推脱掉,只要事不经他的手就行。“

    “驸马,”大理寺少卿想了想,说:“不如你明日一早再来?下官听闻我家大人的伤势并不重,驸马明日问我家大人要人就是。”大理寺卿到底伤成什么样了,大理寺少卿完全不知道,可明天不是他当班,顾星朗来跟谁闹都不关他的事啊。

    顾星朗在对着外人的时候,一向是冷脸寒霜,听了大理寺少卿把他往外推的话后,顾三少就冷道:“你家大人伤势严重,关大人还是现在就把人交给我的好。”

    大理寺少卿头疼,这倒霉事怎么就让他给碰上了?

    “顾庄是公主身边的侍卫,原先是圣上身边的暗卫,”顾星朗冷声道:“他随公主入宫,被赵相误抓,关大人,我觉得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驸马爷……” [**~] 点笔. 更新快

    “赵相的三女行剌永生寺少师,”顾星朗说。

    “这事下官听闻了,”大理寺少卿神情晦涩。

    “关大人由外官调为京官,”顾星朗把说话的声音压低了一些,道:“顾某虽是从军之人,可对京城官场也是知道一些的,想在这里独善其身,我只能跟关大人说,这个绝不可能。”

    大理寺少卿被顾星朗弄得,一口气憋在心里,憋得心口生疼,这些世族大家的子弟,怎么能懂他们这些寒门子弟从官之路的艰辛?站边是这么好站的?就算站对了队,依附对了人,出事时被扔出当弃子的,哪一次不是他们这些寒门子弟?

    “关大人还想我进宫请旨吗?”顾星朗心里挂念着要去护国寺放火抢药的媳妇,跟大理寺少卿说话也就是越来越不耐烦了,这是逼他命令门外侍立的侍卫们动手抢人吗?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那个dna的说法,梅果在微博上总看人转发,当然都是妹子转发,具不具有科学性,梅果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