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264公主,人不能讳疾忌医
    漂亮,有才,能生,家世清白,要小有财产,还得是个巾帼英雄,贤宗呵呵一笑,他还想要呢,他一皇帝自己都找不着这样的,他为一个暗卫操这份心?贤宗看着小卫说:“你自己找吧,找着了,朕给你赐婚。?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

    小卫不太确定自己要不要跪下感恩,圣上赐婚,这得是多大的恩宠?可是圣上这会儿看他的眼神,跟要杀了他一样,赐婚这话其实是反话,圣上想把他赐死吧?

    “你宫里那么多女人呢,”玉小小很鄙视自己的昏君爹,那么多女人,一人一晚上这货都睡不完,这叫什么?这叫典型的占着茅坑不拉屎!

    “你闭嘴,”贤宗训玉小小,他就知道,这货不会说人话,宫里的女人那都是他的,都是他的懂不懂?

    在场的人们看小卫这个小侍卫的目光都多少有点诡异,就为了这么个小侍卫,这对父女俩就把莫问主持给忘了?永生寺的主持大师哎,这两个货的心到底有多大?

    莫问能达眼底的笑意终于是不见了,这是有多少年他没尝过被人无视的滋味了?五十年,还是一百年?

    “咳咳,”顾星诺这时咳了一声,说:“圣上,公主,小卫的婚事先放一放,还是以后再说吧。”

    小卫这会儿头都快低到地上去了,圣上的目光已经把他杀死很多遍了,小卫很委屈,他能说什么?说他对讨媳妇这事儿还没有想法,还是直接冲他家公主吼一句闭嘴?

    “哦,对,”贤宗转身一脸关切地跟莫问说:“大师,朕看少师伤得不轻,您快给少师看看吧。”

    “他的伤无大碍,”莫问看着贤宗一笑。

    贤宗顿时想去如厕。

    莫问看向了玉小小。

    玉小小马上警惕起来,她就知道这个混蛋是要找她干架的!

    莫问说:“公主,可否让我看看你的伤?”

    “不用,”玉小小说。

    “为何?”莫问说:“公主不信我的医术?”

    玉小小面瘫着脸说:“男女授受不清,大师是出家人,但也是男人啊。”

    “你刚才方明拉那小侍卫的手,”一个永生寺的僧人大声冲玉小小道。

    “不可能,”玉小小把头一昂,说:“我怎么会这么不守妇道?”

    贤宗没什么话好说,他闺女守妇道,突然好想笑怎么办?

    莫问把手伸到了玉小小的跟前。

    公主殿下看看莫问的手,挺白的一双手,死狗男人的手就不是这样的,一个天天跟丧尸玩生死游戏的人,怎么可能有一双白白嫩嫩的手?玉小小的目光往下移,这个混蛋除了脸跟死狗男人一样,身上的其他地方应该跟她的教官没有相同之处,例如,玉小小的目光定在了莫问跨下的一处人体器上,玉小小敢肯定,这玩意儿一定没有死狗男人的大!

    贤宗顺着闺女的目光也往下看,然后目光停了下来,皇帝陛下囧了,为什么会是这里?突然之间,贤宗不敢抬头再去看莫问了,话说大师这里有什么不对吗?僧袍挺宽大的,贤宗什么也看不出来。

    在场的人们……

    这两个货不是在看他们认为的那个部位吧?

    莫问的定力到底不是一般人类能比的,四道目光像是在阉他一样,莫问大师也仍是面带笑容,把握着的手在玉小小的面前张开。

    玉小小把呼吸一屏,怕这个混蛋使什么奸招对付她。

    莫问的手心里躺着一枚丸药,鲜红如血,绿豆大小。

    玉小小说:“你要给我吃药?”

    莫问说:“公主受了伤,这是上好的伤药,请公主服下吧。”

    “劳烦大师赠药,小女当不起,”贤宗忙就把闺女往身后一挡,跟莫问说:“大师,玲珑只是受了皮外伤,朕让太医给她上点药就行了。”他闺女把文枫林都抽成这样了,莫问的药还能吃吗?一定是毒药啊!

    莫问笑道:“宁生觉得我的药不好。”

    贤宗忙摇头,说:“大师的药自然是最好的药。”

    “我不用吃药,”玉小小说:“我好着呢。”

    贤宗就说:“大师有所不知,这个丫头从小就怕吃药,一般的小伤,她自己长长就好了,随她吧,不用管。”

    人们都在想,圣上您说的是人类吗?

    莫问说:“怕吃药?可我听说公主自幼就有失心之症,日日不能停药的。”

    这下子呵呵了。

    玉小小和她的昏君爹对望,这秃驴(混蛋)在这里等着他们呢!

    莫问说:“公主,人不可讳疾忌医,是上好的伤药,还请公主殿下服下吧。”

    ……

    贤宗觉得自己今天起床的方式一定又不对了,莫问说请哎,这秃驴什么时候对人这么客气过?

    永生寺的众人被莫问的这声请也惊了一下,然后就都看死人一样地看着玉小小,越是被莫问大师客气对待的人,越是离死不远了。莫问主持这都说请了,那这位公主殿下得死的多凄惨才行?

    顾星诺和小卫都人往前走,想拿走莫问手里的药。

    “大师,”贤宗还想跟莫问谈谈。

    玉小小这时伸手就把莫问手里的药拿了,放到鼻下闻了一下。

    莫问就说:“公主也是懂医之人,觉得这药香如何?”

    这味道跟院中那些人身上的药味一样,只是要淡一些。玉小小抬头看着莫问说:“我只会治外伤。”

    莫问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公主!”小卫叫了起来。

    玉小小冲小卫摆了摆手,问莫问:“这药我一定得吃?”

    “大师!”顾星诺这时跟莫问开口道:“公主只是皮外伤罢了,要论伤情严重,这上好的伤药还是让少师服用吧。”顾大少说着话就冲自己的小弟妹使了一个眼色,把药送文枫林那货的嘴里去啊!

    莫问脸一沉,看着顾星诺道:“你也会医了?”

    顾星诺捏着拳头,现在他不管不顾的动手,是不是就可以把这个祸害给除掉了?

    “大哥,”玉小小喊了顾星诺一声,说:“你去给我倒杯水吧。” [**~] 点笔. 更新快

    莫问一笑,把手一挥,道:“言若去吧。”

    “谁?”玉小小问。

    贤宗说:“就是你大哥。”

    玉小小想起来了,这个世界的男人们大都有两个名字来着的。

    贤宗就冲顾星诺招手,说:“公主要喝水,你还不快去?”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