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271两个旁若无人的货
    枫林少师这一回中的毒,莫问看了一眼之后,便知道他小徒弟中的毒,就是他的大弟子所中之毒。?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

    澄观国师话说得很诚恳:“主持,少师所中之毒,贫僧未曾见过。”

    莫问看一眼澄观,说:“天星子逃走了。”

    澄观国师点头,说:“天星子趁那会儿寺中混乱,打伤了两个看守他的僧人逃走了。”

    “那两个僧人何在?”

    “主持要见,贫僧这就叫他们过来。”

    莫问似是想了一下,然后冲澄观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不疑你的话。”那两个僧人一定是澄观的亲信,既然是亲信,那他找这两个人过来问,又能问出什么来?

    “是,”澄观国师说:“那少师?”

    “无事,”莫问转身又看向了在床榻上躲着的枫林少师,道:“澄观你退下吧。”

    澄观退出禅房之后,一个侍从僧人小声问莫问道:“主持,这是何人给少师下毒?”

    莫问的手碰一下枫林少师肿胀着的脸,没有说话。

    “哼哼,”玉小小这个时候坐在她昏君爹的车驾里,很得意地道:“我本来想解药到手了,我就不去给文枫林下毒了,可是我看见他就火大,所以我抽他的时候,把从无欢那里弄来的毒血给这娘炮灌下去了。”

    小卫说:“公主,我没看见你灌文枫林毒药啊。”

    “这是因为我的动作快,”玉小小很认真地说:“莫问就在后头站着呢,我不能让这个混蛋发现啊。”

    小庄为自家公主鼓掌,说:“最好毒死他!”

    玉小小手里“咔哒”一声,顾星诺的左臂断骨处被她接好了。

    顾星诺这会儿脸色比方才还要难看,靠坐在车中的坐榻上,冒了一头的冷汗。

    小卫拿着太监备好的热巾替顾星诺擦着汗,知道顾星诺还受着内伤,所以车里的人都不敢搬动顾大少。

    一直没有说话的贤宗,这时终于出声了,皇帝陛下跟自己的闺女说:“你又毒了文枫林一回?”

    玉小小说:“你觉得我不应该毒他?”

    贤宗把头摇摇,毒就毒吧,反正有莫问在,文枫林再怎么被毒也死不了。

    “那个怪物到底是什么?”顾星朗这时问。

    贤宗说:“你问朕?”

    顾星朗看着贤宗,不知道自己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贤宗冲顾星朗发泄怒火,皇帝陛下是怒目圆睁,指着自己的女婿道:“朕连你们说的怪物长什么样,朕都没有看见,你来问朕?朕是神仙吗?事事都指望朕,朕要你们何用?废物,饭……”

    饭桶的桶字贤宗还没来及说出口,玉小小就怒了,她的这个爹永远也闹不明白敌人是谁!“你骂小顾干什么?”玉小小冲贤宗瞪眼,说:“你先想怎么弄死莫问吧!”

    “哎唷我的天!”贤宗伸手就捂玉小小的嘴,这种只能心里想想的话,能用说的吗?

    玉小小把贤宗的手打到了一边,说:“那些怪物就是莫问弄出来的!”

    “不是,”贤宗说:“你们光说全身长虫子的怪物,朕没看见,朕不相信。”

    玉小小撇撇嘴,把贤宗的衣襟一揪,说:“那行,我带你进去看看那个怪物的尸体好了。”

    “朕不去!”贤宗一把拽住了顾星朗,一身是虫的怪物?朕会吐好吗?

    玉小小说:“我说你不信,带你去看,你也不去,你要闹哪样儿?”

    贤宗就说:“玲珑,我们把莫问他们礼送出奉天就好。”

    “什么?”玉小小还是冲贤宗瞪眼,礼送?她没听错吧?就莫问和文枫林这种货色,他们还要礼送?

    贤宗说:“这怪物都出来了,你要父皇怎么打这场仗?”跟人打他们都一定会死,再跟怪物打?作死不是这样作的啊!

    “公主,”顾星诺这时缓过劲来了,说:“我与你进大理寺去看一看吧。”

    顾星朗说:“被火一烧,那怪物还不成灰?”

    车厢里安静了一下,大家伙儿一想,也对啊,房子都烧没了,那个怪物和虫子们的尸体还能不被烧成灰?

    贤宗这时坐着想了想,冲车窗外说:“来人,再去兵部调火油来。”

    玉小小说:“爹,你还要烧哪里?护国寺吗?”

    贤宗回头瞪了闺女一眼,能放过护国寺吗?大理寺就是天牢,几间房子,烧了再盖就是,可护国寺再盖得花他多少银子?光那些佛像的金身,贤宗想想都肉疼。“把大理寺给朕烧干净,”贤宗冲车窗外站着的王统领道:“片瓦不留。”

    王统领领了旨,命手下的几个大内侍卫骑快马往兵部衙门去了。

    “我们回宫,”贤宗坐正了身体后,说:“太医已经在宫里候着了。”

    玉小小摇头说:“不用了,我要去得意酒庄。”

    贤宗说:“莫问给你吃的是什么,朕总得让太医们查一查吧。”

    玉小小说:“要是毒药,我还能坐这儿跟父皇你说话吗?别瞎操心了,你想想怎么对付莫问吧。”

    顾星朗说:“公主,你这会儿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玉小小这会儿很累,但这话她不能说啊,公主殿下只能说:“我没事啊。”

    顾星朗说:“还是让太医们看看吧。”听说自己媳妇吃了莫问给的丸药,顾三少这心就跟被架在火上烤一样。

    贤宗说:“驸马也让你回宫了,你还想说什么?”

    玉小小挠了挠头,说:“其实我没吃他的药。”

    “什么?”贤宗叫了起来。

    “我给文枫林灌毒药你们都没有看见,”玉小小说:“那我扔药,也不可能让你们看见啊。”

    贤宗突然想掐死这个闺女,他为这个丫头愁得头发白掉多少根,现在这丫头跟他说,她把药扔了?他白操这一晚上的心啊!

    顾星朗却是松了一口气,把玉小小掉了一块皮的手捧在了手里,说:“那手怎么会伤成这样?” 重生之悍妻:..

    玉小小说:“哦,蹭掉的。”

    顾星朗拿热巾替玉小小擦手上的脏,问了句:“疼吗?”

    玉小小说:“有点。”

    顾星朗轻轻往媳妇露着红肉的手背上吹了吹,说:“回家上了伤药后,就不疼了。”

    贤宗哼了一声,这两个货又开始旁若无人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