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287福来街上铜门开,大地震三震
    大掌柜把大当家请到了一间客房里坐下,有伙计给大当家上了茶,大当家对茶水没兴趣,把银票往茶几上一拍,说:“全部都提现银。??? ?燃文小说 ?  w?w?w?.?ranwen`org”

    大掌柜先是看一眼这三张银票上的数字,不动声色地把银票一张张拿到灯下细看。

    大当家知道这老小子是不信他,但说好了先礼后兵,大当家自认为自己是个很讲道理,也很守信用的人,所以大当家把这口气忍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至于这茶是好是坏,大当家表示自己不是富贵人,喝不出来。

    大掌柜掌管钱大老板在奉京的钱庄多年,这银票真假他一眼就能看出,大掌柜拿着这三张银票反复看,只是因为大当家的打扮他再怎么看,也不像是从花家门里来出的人。

    大当家三口就喝完了一杯茶,问大掌柜:“看好了?”

    大掌柜说:“客官,您从哪里来?”银票上盖着花家的印章,这人不是花家的人,就应该是宫里的人。

    大当家说:“我来提个钱,还要跟你报户籍吗?”

    大掌柜忙客气地一笑,说:“在下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大当家拍拍茶几,“你快点拿钱,我一会儿还有事。”

    “您稍等,”大掌柜让大当家等着。

    看着大掌柜快步走出去了,大当家抓了抓头,他这个暴脾气啊,是不是去拿钱,这老小子也不跟他说一声。

    大掌柜跑到了后院,把陪着几个武僧喝茶的钱大老板从屋里叫出来,将三张银票递上,大掌柜说:“老爷,这是花家的银票,来人要全部提现银。”

    钱大老板对花家的这事心知肚明,花英州要是不信他,也不会将银子放在汇鑫钱庄,“宫里的人?”钱大老板问道。

    大掌柜摇头。

    钱大老板说:“那是花家的人?”

    大掌柜还是摇头,他能说这帮人看起来很像土匪,没一个像好人的吗?

    钱大老板又看看手里的银票,说:“这银票是真的啊。”

    大掌柜说:“算算日子,这应该是花大元帅送进宫的银票,可花妃娘娘之前从来没有一次提清过。”

    钱大老板觉得这里面水深了,送进了宫的东西,你说被盗了,那这人是怎么进的宫?又是怎么出的宫?不是被盗,这跟花妃娘娘平日的习惯又完全不同,这钱他是给还是不给?

    大掌柜小声说:“老爷,这事蹊跷。”

    “这样吧,”钱大老板把银票叠叠好,交还给了大掌柜,说:“你去跟来人说,四万两白银,这数目太大,现在钱庄库中没这么多现银,让他容我们从其他分号调现银过来。”

    大掌柜说:“那要拖几日?”

    “一日就可,”钱大老板说:“明日我想办法找花家的人问问。”

    “是,”大掌柜得了自家老板的准信,又转身往前院走。

    钱大老板抬头看看天,夜空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云层又开始堆积,将星月一起遮挡住,这月黑风高的天,钱大老板打了一个寒战,跟自己说,别没事自己吓自己。

    顾大少这时坐在马车里,看着重又关上半天之久的钱庄大门,说了一句:“看来这钱不好拿。”

    顾星朗也把头伸出车窗外看看,说:“这么大一笔钱,他们就是数也要数半天吧?”

    顾星诺轻轻摇了摇头,说:“我没听到钱库那里有动静。”

    顾星朗倒,他们坐在这里,他大哥都能听到钱庄库房的动静?

    “你没听说,福来街上铜门开,大地震三震的话吗?”顾星诺问顾星朗。

    顾星朗摇头,他倒是知道他们现在在的这条街叫福来街。

    顾星诺看看趴在顾星诺腿上睡觉的玉小小,小声跟顾星朗道:“汇鑫钱庄的钱库装着两扇熟铜制成的大门,千斤之重,每逢钱庄开库门,这街上的地面都会震上两震。”

    顾星朗说:“这怎么可能呢?”千斤重的铜门又怎么了?望乡关的关门有多重?他从来也没感觉乡关城门开时,地会动啊。

    “当然这只是人们的一个说法,”顾星诺笑了一下,说:“不过那扇门开的时候,我们呆在这里应该可以听见门摩擦地面的声音,我以前试过,那声音我听得很清楚。”

    顾星朗看着自己家大哥说不出话来,他大哥这是有多缺钱,才会跑汇鑫钱庄这里来,听钱库门开的声音?

    “熊雄的武艺到底怎么样?”顾大少问顾三少。

    顾星朗净看见他媳妇是怎么收拾那个前海盗头子的了,真没见过熊大当家威风八面的样子,“应,应该还行吧,”顾三少不太确定地道,这人当年能从李氏父子的手下逃命,虽说这里面可能有赵秋明的帮忙,但至少也说明熊雄不是一点本事也没有的人啊。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顾星诺说了一声。

    顾星朗说:“那他的武艺要是不行,大哥你准备怎么办?”

    顾星诺说:“钱没有了不要紧,只要人命还在就行。”

    顾星朗瞅着自家大哥,总觉得这话他家大哥说得很口是心非。

    大当家这个时候一巴掌把大掌柜扇地上了,手指着大掌柜的鼻子道:“老子忍你到现在,你蹬鼻子上脸是不是?!”

    大掌柜说:“客官,你不能不讲道理啊!”

    大当家说:“你们现在没钱?”[^^].首发

    大掌柜说:“客官你给我们一天的时间准备。”

    大当家冷笑道:“没钱你们开什么钱庄?你们汇鑫出来的玩意儿,到底是银票还是草纸?妈的,欺负老子头一次来京城是不是?!”

    奉天包括六国里,各世族大家的印章,钱大老板认识,钱庄里的大小掌柜认识,顾大少也差不多都认识,可大当家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大当家这会儿认定这三张银票,是顾大少爷不知道从哪里贪来的私房钱。

    大掌柜听了大当家的话,就更肯定这里面事不对了,花家会让一个从来没有来过京城的人,办往宫里送钱的差事?怎么想也不可能啊。“你这银票不对!”大掌柜坐在地上喊了一嗓子。

    钱庄的护院们,在外面听见大掌柜喊银票不对了,忙一起冲进了这间客房里。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