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303永生不死的人
    赵二小姐干巴巴地说了一句:“女儿不敢。??火然文  w?w?w?.?r?a?n?w?e?n?`org”

    “你妹妹去了哪里?”赵秋明问。

    赵二小姐眼皮都不抬,只把头摇了摇。

    赵相爷突然之间就感觉很累,一盘棋下到这里,好像是一盘死棋,没有地方可以让他落子了。

    赵二小姐知道自己的这个父亲受伤了,而且伤得还很重,但赵二小姐不难过也不开心,什么想法也没有。她和赵缨琴是庶女,前头有个宠冠六宫的嫡姐珠玉在前,她们姐妹在赵府里一向无人关注,这一回父亲更是弄了两个女人回来顶了她们姐妹的身份,赵相爷那些只是权宜之计,会安排好她们姐妹日后的话,赵二小姐是一句也不信。

    “你真的不知道你妹妹去了哪里?”赵秋明又问了自己的二女儿一句。

    赵二小姐说:“父亲,女儿与三妹这段时间没有见过面,父亲让女儿足不出屋,女儿不敢不听父亲的话。”

    “你是在害她!”赵秋明的声音突然就大了起来。

    赵二小姐没吱声,呆在这个家里,待价而沽,她们的日后就能好了?也别说大家闺秀足不出户,两耳不闻窗外事,什么也不懂,哪个姑娘就真的是傻子的?

    “你回去吧,”赵秋明实在也没力气再跟这个女儿说话了,他现在连抬手挥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赵二小姐转身就走,半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赵秋明念了一句:“养女何用?”别说这两个女儿,就是帝宫里的长女,如果一直这么失宠下去,也会变成他们赵家的一个包袱,养女何用啊?

    汇鑫钱庄里,火光冲天,黑烟滚滚,钱大老板站在院子里,听完了护院们的报告,然后在场的人们就都发现,钱大老板的脸色跟他们身后的黑烟一个色儿了。

    赵秋明?

    钱大老板在心里破口大骂,他平日里没少孝敬这个大金主,现在这位来对他又烧又抢?这些年加起来,他钱太铎在赵秋明身上砸下的孝敬钱,几十万两黄金白银啊,这个老东西还不知足?

    大掌柜的脸被大当家揍成了猪头,站在钱大老板身后,摸一下自己的脸,疼得“嘶”了一声。

    钱大老板回身不耐烦地说:“疼得厉害你就去看大夫,你站我这儿干什么?”

    大掌柜摇了摇头,这种时候他怎么能走?汇鑫钱庄要是没了,他上哪里吃饭去?“近些日子赵妃娘娘失宠,”大掌柜跟钱大老板说:“赵相爷在朝中也地位大跌。”

    钱大老板说:“你想跟我说什么?”

    “六殿下去了诛日,”大掌柜说话的声音越说越低,但内容却让钱大老板越听越心惊,大掌柜说:“七殿下还在襁褓之中,老爷,花妃娘娘和大殿下,是不是就是赵妃娘娘和赵相爷的眼中钉了?”

    钱大老板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就怒了,赵秋明这个老东西是不是太霸道了?他开门做生意,只能做你赵家的生意,不能做别家的生意了?

    “老爷,”大掌柜说:“相爷是不是在逼老爷放掉花家的生意?”

    “不可能!”钱大老板骂道:“他就是一落水狗了,还想咬着我不放?”

    “其实这事不太像相爷的手笔,”大掌柜又说:“可是若不是相爷的人,哪个贼人敢光明正大的进赵府?”

    “是啊,”钱大老板扭曲着自己的胖脸,说:“他也不怕我知道他是幕后的黑手,欺人太甚!”大掌柜脑补着分析了一通之后,钱大老板这会儿坚信这是赵秋明在整他!除了这个老东西,谁敢跟他钱太铎在明面上翻脸?

    “那老爷的意思是?”大掌柜问。

    钱大老板想把赵秋明拎过来掐死,踹死!

    “老爷,他毕竟是相爷,”大掌柜看钱大老板一副想杀人的样子,忙又提醒了自己的老板一句。他也恨赵秋明这事做的太下贱,可他们再有钱也是民,自古民不与官斗,他们跟赵秋明斗,能落下什么好果子来?

    钱大老板在院子里来回走了几圏,然后停下脚步命左右道:“备轿。”

    大掌柜说:“老爷你要亲自去报官?”

    钱大老板冷笑了一声,说:“他赵秋明的人杀了永生寺的人,我得去护国寺报信啊。”他一个小民斗不过赵府,钱大老板就不信永生寺也会怕他赵秋明!

    “那大小姐?”大掌柜又问。

    钱大老板咬牙道:“我闺女要是出了事,我就跟他赵秋明同归于尽!”

    钱大老板当下就带着人,出了还被火烧着的汇鑫钱庄往护国寺去了。

    至于那个跟着顾大少一行人跟到顾府附近的护院,被玉小小扔一边后,又旁观了一场顾府侍卫对他的小伙伴们惨无人道的围殴,想想玉小小之前要杀人灭口的话,这位连自己还放在钱庄的行李都不要了,直接跑到了城门口躲着,准备明天城门一开他就出城回老家种地去,种田穷是穷了点,可他还能有命活着啊!

    玉小小和顾星朗睡在一个被窝筒里,顾星朗把玉小小搂在怀里,两个人都是忙活两天不得安生了,这会儿睡得都挺沉。

    莫问主持一个人坐在佛堂里,玉瓶丢了一个,还就是装着能解无欢所中之毒的解药的。今天没有外人进过这个佛堂,莫问也相信,他的侍从僧人不可能背叛他,那这个解药是怎么丢的? 妖孽王爷小刁妃:t./r278rmv

    莫问扭头看看神龛上坐着的释迦牟尼像,念了一句:“花奴。”

    偷这个药的人,要知道无欢中了什么毒,还要能摸进他住着的佛堂,在众多样子一样的玉瓶里找到能解无欢所中之毒的解药,最重要的一点,这个人要救无欢。适合上述条件的人,除这个花奴,还能有谁?

    想想花奴终日赤身祼体的样子,莫问突然就抬手,猛地一掌击碎了身侧的小茶案。难不成他早就能养出神智清醒,却永生不死的人?

    佛堂里侍立的僧人们听见佛堂里的动静,却无人敢开口寻问。

    想想那一院的焦灰,花奴还活着?不,莫问摇了一下头,这个女人只会求死,终于可以有一个解脱的机会,这个女人怎么可能不求一死?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