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304寺毁人亡的死劫
    花奴到底是一开始就有神智,还是在随后的时间里一点一点地恢复神智的,这个女人与众多药人之间有什么不同,这些都随着花奴的尸骨成灰,无从查证了。??火然文  w?w?w?.?r?a?n?w?e?n?`org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已经到了手上,却数年时间从不知晓,最后在这东西失去之后,才知晓原来自己所求之物已经到手,莫问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

    钱大老板就在这个当口,找到了护国寺来。

    “带他进来,”莫问跟来替钱大老板通禀的僧人道。

    不一会儿,钱大老板被僧人领着,站在了佛堂门外。

    “何事?”莫问声音很平静地问了一句。

    钱大老板跪在了地上,直接开哭。

    钱大老板这一哭,莫问就知道他的那一车东西出事了。“出了什么事,你尽管说来,”莫问跟钱大老板说道:“非你之错,我绝不会怪罪于你。”

    钱大老板把一伙贼人冲进汇鑫钱庄烧杀抢掠之事,痛哭流涕地跟莫问说了一遍,当然钱大老板强调的重点是,这是赵秋明,赵相爷干的!

    莫问静静地听完了钱大老板的哭诉,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你说赵秋明的人杀了我永生寺的僧人?”

    “是,”钱大老板一口咬定:“去钱庄的师父都被杀了。”

    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连杀数个永生寺的武僧?莫问道:“那些贼人是什么模样的?”

    钱大老板马上就想到那个捏石头就跟捏面团一样的女悍匪了,“有一个女人,”钱大老板说:“他们的老大是个女人。”

    莫问在佛堂里冷笑了,这个不是玉玲珑又能是谁?

    钱大老板说:“大师,在下的护院们亲眼看见贼人进的赵相府。”

    “知道了,”莫问跟钱大老板道:“此事我不怪你。”

    “大师,”钱大老板一听莫问这话,马上就感激道:“那一车的东西,在下一定原价替大师存入钱庄。”他家大业大,赔莫问一车的金银珠宝,钱大老板还是赔得起的。

    “不必了,”莫问道:“冤有头债有主,丢了的东西我永生寺自己会找,你回去吧,辛苦了。”

    钱大老板不敢多言,从地上爬起来,跟着僧人往外走。

    “若是赵秋明抓住了钱小姐,”莫问在佛堂里突然又说了一句:“我定会让他将小姐放回的。”

    钱大老板又跪在地上谢莫问,看来他得再赔半车的货给永生寺当谢礼了。

    一个侍从僧人在钱大老板走了后,推门走进了佛堂。连钱财都让人抢走了,他们永生寺什么时候像今天晚上这样,伤亡、损失惨重过?

    “你相信是赵秋明?”莫问问自己的这个侍从僧人。

    侍从僧人说:“主持,赵秋明是两面三刀之人,他与玉玲珑联手,也不是不可能。”

    “他没有这个胆子,”莫问摇头道。

    “那这是玉玲珑的栽赃嫁祸?”

    “是,”莫问道。

    “他们奉天皇室是要与我们永生寺为敌了?”这个侍从僧人马上就金刚怒目道。

    “赵秋明看来是个扶不上墙的人,”莫问却道:“奉天的朝堂要变天了。”

    侍从僧人心中一凛,莫问一说这话,他就明白,主持这是要放弃赵秋明了。

    “再有赵府中人求见,不要来带到我这里来了,”莫问小声道。

    “是,”侍从僧人应声道。

    “赵三小姐失了常性,”莫问又道:“我会将此女带回永生寺,枫林受伤之事,与赵家无关。”

    侍从僧人说:“主持,您方才不是说……”

    “我不帮他,但不代表我就要害他,”莫问看看脚下碎掉的小茶案,说道:“我暂时不想跟玉玲珑再起冲突,赵秋明就送与玲珑公主踩在脚下好了。”

    “主持?”

    “玉玲珑也许会是我的大敌,”莫问跟自己的侍从僧人道:“不过现在还不到图穷匕现的时候,再在奉京歇息一日,我们后日就回寺。”

    “可是主持……”

    “下去吧。”

    侍从僧人不敢再站在佛堂里了,垂首退出了佛堂。

    莫问走到了佛前,重又上了三柱香在香炉里。

    枫林少师这时让两个僧人抬着,到了佛堂门前。

    “进来吧,”不等枫林少师说话,莫问便在佛堂里道。

    僧人将枫林少师抬进了佛堂,便退了出去。

    “身体如何了?”莫问问。

    枫林少师看看背对自己站着的师父,小声道:“弟子让师父失望了。”

    “为师为何要失望?”莫问道:“你只是遇上了比你强的对手,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为师从来不觉得你是天下第一,那这失望又从何说起?”

    枫林少师咬着嘴唇。

    “之前为师跟你说过,要你到奉天来渡你的劫,”莫问放下了手里的火石。

    枫林少师说:“我的这个劫是玉玲珑?”

    莫问转身看向了自己的小弟子,笑了一笑,道:“你离寺之后,为师发现这不但是你的劫,也是为师的一个劫。”

    “什么?”枫林少师动容了,他的脸被玉小小毁的彻底,所以这个动容看上去很是扭曲。

    “我们后日就离开奉天回去,”莫问道:“解不劫数,那就只有想办法破这个劫了。”

    “师父说的这个劫到底是什么?”枫林少师问道。

    “逆天改命,”莫问轻声道:“我永生寺寺毁人亡的死劫。”

    枫林少师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师父,寺毁人亡,这怎么可能呢?

    莫问走到了枫林少师的身前,手在枫林少师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有为师在,你不用怕。”

    “师父!”枫林少师突然生起了满心的委屈。

    “我毕竟养了你师兄一场,”莫问道:“他恨我,可我不会伤他。”

    枫林少师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

    “回去休息吧,”莫问让枫林少师回去。

    “师父,我们就什么都不问,就这么走了?”枫林少师问。

    “你何时这么争强好胜了?”莫问看着自己的小弟子笑了起来,连到达眼底的笑意都是云淡风轻的,“你想你师兄死,还是玉玲珑死?”

    “我,”枫林少师语塞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道:“枫林不敢起杀念。”

    莫问的手在枫林少师的头顶拍了两下,脸上的神情看起来就如同一个慈祥的长辈。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