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321妻不贤,墙倒家亡
    小卫跑到北城外官道的时候,景陌一行人已经走远了,看着自家公主面不红气不喘的淡定模样,小卫开始怀疑自我了,他的轻功就这么差?

    玉小小看看小卫满天大汗的样子,从袖口里拿了个青竹筒出来,递给小卫说:“喝吧。燃?文小说  ??? w w?w?.?r?a?n?w?e?n?`org”

    小卫打开筒塞,也没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张嘴喝了一口,这才发现竟然是还有些温热的藕粉。

    玉小小说:“我在路上买的,很好喝吧?”

    小卫突然就更心塞了,他都已经玩命跑了,他家公主在路边买吃的,竟然还比他早到半天?

    玉小小不可能理解小卫此刻的心情,公主殿下看着景陌一行人消失的方向叹气,说:“小六走了。”

    小卫把嘴里的藕粉咽下肚,说:“公主舍不得六殿下?”

    “男孩子不能放在家里当花养,”玉小小转身开始往奉京城走,这一回玉玲珑由她来当,她的弟弟们一定要都长成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才行。

    小卫回味一下嘴里藕粉淡淡的甜味,张嘴又喝了一口,突然发现这个女人和小孩子们才喜欢吃的东西,味道是挺好的。

    玉小小也没能往奉京的城门走上几步,看见远远看见她就绕道的一行路人,玉小小眯一下眼睛,身子一晃就到了这行人的跟前。

    小卫这个时候一口藕粉还含在嘴里,完全没反应过来。

    这十来个路人看见玉小小,神情有的镇定,有的紧张,都是看着玉小小不说话。

    小卫跑到了玉小小的身旁,看看这一行人,说了句:“商人?”小卫看这行人的穿着打扮,就是行商之人,小卫没看出这帮人有什么特别来。

    “小姐有事?”为首的中年男人冲玉小小哈了一下腰,小声问道。

    玉小小说了句:“和尚?”

    这一行人都是一愣。

    小卫的目光马上就狠厉了起来,仔细打量起面前的这一行人来。

    “小姐,这是什么话?”为首的中年人冲玉小小摆手。

    今天奉京的城门延迟开放,所以官道上的行人比平常要多了很多,就这么几句话的工夫,玉小小和这一行人的周围就围上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小卫小声跟玉小小说:“公主,他们真是和尚?”

    玉小小伸手就掀为首中年人头上戴着的帽子,说了句:“戴个帽子我就认不出你们是和尚了?”

    中年人想按自己的帽子不让玉小小掀,可他的动作比玉小小要慢上很多,头顶一凉,这个中年人就知道事要坏。

    小卫瞪着这个穿着俗家衣,头却光着还烫着戒疤的中年人。

    “真是庙里的师父!”有看热闹的路人喊了一句。

    有泼皮无赖不认得玉小小,起着哄跟玉小小喊:“小娘子,你掀和尚师父的帽子做什么?哥哥也戴了帽子,小娘子到哥哥这儿来掀啊。”

    小卫要暴跳,被玉小小拦了,主要敌人在眼前,管那帮小流氓干什么?

    “我们是永生寺的僧人,”中年僧人看身份暴露,干脆跟玉小小说道:“小姐拦住我们的去路,是为了何事?”

    站在中年僧人身后的一个僧人苦了脸,说他们是云游的僧人不是更好?玲珑公主跟他们永生寺过不去,但不会跟天下所有的出家人过不去吧?

    围观的人听见永生寺这三个字后,纷纷后退,连之前架秧起哄的泼皮无赖们都不敢说话了,有妇人干脆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玉小小这一回算是见识到了,永生寺在普通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心情马上就不爽起来。

    中年僧人跟玉小小说:“小姐若是无事,可否让开道路?”

    玉小小还没开口说话,已经有一个老妇人手指着玉小小,大声呵斥道:“你是哪家的小媳妇?对永生寺的大师不敬,你夫家娘家都没教过你礼数吗?”

    玉小小瞅一眼这老太太,至少八十了,瘦瘦小小的,没想到说话中气还这么足。

    “还不给大师父让开道路?”老妇人冲玉小小喊。

    中年僧人看着玉小小的目光里有了几丝傲然,大庭广众之下,你玉玲珑敢对永生寺无礼吗?

    “放肆!”小卫喝了这老妇人一声。

    “管好你媳妇!”另一个老妇人这时候开口了,这老妇人显然也被气得不轻,开口就训小卫:“妻不贤,墙倒家亡,你是怎么做她男人的?”

    “你,”小卫没有跟老太太干嘴仗的经验,涨红了脸也只说了一句:“不准对我家主人无礼!”

    小卫这一句话喊完,围观的人们看他和玉小小的眼神就更不对了,一个年轻的小媳妇,一个年轻的小侍卫,单独跑到城外的官道上来,这主仆俩要干什么?

    “呸!”有小媳妇在地上唾了一口。

    有妇人骂了一句:“伤风败俗。”

    小卫急得想杀人,可他能抽刀杀老百姓吗?

    人民群众的力量很强大,可玉小小这个无节操人士同样很强大,被人骂不要脸,偷人了,公主殿下还是面不改色,看着中年僧人道:“你是永生寺的人?永生寺的僧人出门会穿成你们这样?骗人也要找个好借口吧?”

    人民群众们被玉小小一句话说住了,谁见过永生寺的僧人出门着俗衣的?

    “我们有度牒,”中年僧人只得说道。

    冒充永生寺的僧人,那可是会被人活生生打死的。

    度牒是什么,玉小小不清楚,眼见着中年僧人往外掏东西,玉小小是抬手就打,干架永远是玉小小遇事时的第一选择。 重生之悍妻:..

    小卫看玉小小动手了,也想上前干架。

    “你站着,”玉小小跟小卫说了句:“你身上有伤呢。”

    小卫站着不动了,手按着刀柄,恶狠狠地看着围观的人群,喝了句:“还不快滚?”

    人民群众这个时候却吓呆了,都是出门在外讨生计的人,谁没见过人干架?可是今天这场干架,大家伙儿这辈子头一回见啊,评价起来就三个字,太凶残!

    僧人们不是莫问的侍从僧人,只是永生寺里的普通武僧,遇上玉小小,那除了挨打就没有第二种可能性了。玉小小没费事,一手一个,把这些僧人要不拍晕,要不拍飞,要不就种进了地里,总之她不让这帮人追上景陌他们就对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