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322日后不要再说自己姓赵
    玉小小在北城外干架,顾星朗也带着赵三小姐到了赵府的附近,马车停了下来,顾星朗看着下了车的赵三小姐说:“你回去吧。ranw?en w?w?w?.ranwen`org”

    赵三小姐看顾星朗真没有要拦她的意思,扭头往赵府跑去。

    二当家不放心,跟顾星朗说:“驸马爷,我跟过去看看?”

    顾星朗冲二当家摇了摇头,小声道:“你去了,赵府中人会生疑的。”

    二当家这才歇了要跟去看的念头。

    “我们后退,”顾星朗命左右道。

    顾府一行人又往后退了几百米,站了街边一个不怎么引人注意的角落里。

    赵三小姐走到了自家门前,赵府的大门昨天被玉小小拆了半扇下来,这会儿新的大门才安上,还来及上漆,露着白底的大门看着多少有点落魄的味道。赵三小姐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敲了敲门。

    门房听见有人敲门,开了大门上的小门往外看,问赵三小姐说:“你找谁?”赵三小姐养在深闺,连父兄都没很少见,门房是从来没见过府里的三小姐。

    赵三小姐把父兄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最后说:“我找赵四公子。”

    门房看看门外这个胖姑娘,找他们四公子?这是搁往常,门房可能直接就把小门一关,理都不理赵三小姐了,赵府的公子是想见就能见,赵府是想进就能进的?可赵家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门房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跑一趟这个腿,“你等一下,”门房交待了赵三小姐一声,关上小房跑走了。

    赵三小姐只能站在大门口等着。

    赵四公子找妹子找了快半夜,又跟着两个哥哥守赵秋明守到天亮,这会儿正想去房里躺一会儿,门房找了来,听门房说门外有个胖姑娘找自己,赵四公子匆匆交待了门房一句在这里等,抬腿就又进了赵秋明的卧房。

    赵二公子正打呵欠呢,看见老四又进屋来了,就问:“不是让你去休息吗?”

    赵四公子冲自家二哥把头摇摇,跑到了赵秋明的床榻前,小声道:“父亲,三妹可能回来了。”

    赵秋明刚由儿子们伺候着喝了汤药,这会儿正躺着闭目养神,听见四子的话后,赵秋明睁了眼。

    “我去接她过来吗?”赵四公子问自己的爹。

    “你怎么知道是她?”赵秋明问。

    赵四公子说:“门房说是个胖姑娘,爹,除了三妹,还有哪个胖姑娘会找上我们?”

    赵二公子就说:“你还问父亲做什么?赶紧把她带进府啊!”

    赵三公子没吱声,只是看着赵秋明,这个时候他们真的还能让这个妹妹回家吗?

    赵秋明把眼又闭了闭,说:“这一夜她是怎么过的?”

    赵二公子说:“这谁知道?把她叫到父亲你的床前,父亲你问问她就是。”

    “你四弟昨晚把奉京城找了一遍,都没能找着她,”赵秋明说:“她既然躲着我们,那她今日又回来干什么?”

    赵二公子被赵秋明说的呆了一呆,道:“她也许住进了哪家客栈呢?”

    赵三公子这时道:“她也有可能被哪户人家暂时收留了。”

    赵二公子看自己的兄弟,说:“这有什么问题?”

    赵三公子说:“关键是看这户人家是谁,若是我们赵府的对头,那她回来,就一定不是好事。”

    这下子赵二公子沉默了,欺君的后果是什么,他也明白。

    赵四公子看看自己的父兄,说:“那我去问问她?”

    “让她走,”赵秋明把手轻轻一挥,说道。

    “父亲?”赵二公子和赵四公子一起喊了起来。

    赵秋明闭目不语,莫问不可能让行剌枫林少师的罪名落在他们赵家的头上,所以这个欺君之罪,他就一定不能担上。

    “我出去见她,”赵三公子这个时候说道。

    “父亲,”赵二公子说:“你真的决定了?”

    赵秋明这才睁开了双眼,神情有些痛苦地道:“她既然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赵三公子快步走出了卧房,留下赵二公子和赵四公子相顾无言。

    赵三小姐在家门外忐忑不安地等了半天,看见大门上的小门又开了,忙就走上前。

    赵三公子看看站在门外的庶妹,神情冷漠地说了句:“这位小姐来我四弟何事?”

    赵三小姐傻了。

    赵三公子看一眼庶妹身后,空荡无人,便又小声道:“父亲说,你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赵三小姐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兄长。

    “你走吧,好自为之,”赵三公子不为所动地道:“日后不要再说自己姓赵。”

    赵三小姐说:“三哥,我……”

    “你想我们全家因你死而吗?”赵三公子打断赵三小姐的话,问了一句。

    赵三小姐想起玉小小的话来了,告她父亲欺君罔上。

    赵三公子将小门关上,他的身后此刻同样空荡无人,赵三公子转身看着还是风景如常的赵府想着,赵家怎么就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连家中的小姐都不敢相认了!

    赵三小姐失魂落魄地在家门前又站了一会儿,见真的再无人出来与她说话了,只得转身走下了台阶。顾驸马说的对,她父亲不认她了。

    “三少爷,”一个侍卫看见赵三小姐一个人往他们这里走来后,跟坐在车中的顾星朗说:“那个小姐一个人往这里走了。”

    二当家靠着车窗跟顾星朗嘀咕:“那个姓赵的还真能干出这种事来!”

    “我们走,”顾星朗看一眼一个人蹒跚而行的赵三小姐,下令道。 -~*笔♣阁?++

    二当家跟着顾星朗的马车往回走,走了十来步后,听见身后行人惊叫,二当家一回头,就看见方才还在走路的赵三小姐,昏倒了在路上。二当家想都没想,就往赵三小姐那里跑去。

    “三少爷,他?”侍卫长问顾星朗。

    顾星朗冷着脸看着二当家往赵三小姐那里跑,冲侍卫长摆了摆手。

    顾府一行人又停在了街上。

    二当家跑到赵三小姐的跟前,把人横抱起来,等他抱着赵三小姐跑到顾星朗的跟前了,二当家才想起来问自己,他抱这个胖小姐来找顾星朗想干什么呢?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