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331有恨却不敢表露的枫林少师
    看看桌上的碗碟,贤宗有生以来还没看过吃得这么干净的碗碟,他闺女连菜卤都喝,这画面让贤宗简直无法直视。燃文小说   w?w?w?.?r?a?n?w?e?n?`o r?g“跟朕出宫,”贤宗站起身喊玉小小。

    “哦,”玉小小应了自己的昏君爹一声,伸手又拿了一个馒头。

    “你带着回顾家吃去,这些馒头朕都给你了,”贤宗一边喊,一边在心里决定,趁着顾辰明天才走,他得找这老头儿进宫问问,顾府成天的到底给不给他闺女吃饱肚子,明明他闺女在帝宫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小卫看贤宗急着要出宫,不得不提醒贤宗一句:“圣上,您就这样出宫吗?”穿着龙袍出宫逛大街的皇帝,历朝历代有过吗?

    贤宗低头看看自己穿着的衣服,光想着莫问,他把换衣这事忘了。

    贤宗脚步匆匆地去寝宫换衣了,玉小小坐着接着啃馒头,小卫就站在玉小小的身旁想,圣上怎么会突然之间要带公主微服出宫呢?不会是又出事了吧?

    顾星朗和澄观国师坐着的马车这时停在了护国寺的大门前。

    澄观国师下了马车就跟人还坐在车中的顾星朗道:“贫僧先去见主持大师,驸马先在大殿中等候吧。”

    顾星朗冲澄观国师点了点头。

    顾星诺的侍卫远远地看着澄观国师先进了护国寺,不多时他家三少爷也带着人进了护国寺的大门,这侍卫拨转了马头,打马扬鞭找顾大少报信去了。

    顾星朗坐在供着一尊如来,八百罗汉的护国寺正殿里,等待的时间越长,顾星朗就越坐立不安。不知道为什么,顾三少就是感觉看着慈悲为怀的莫问比望乡关前的千军万马还要可怕,身陷乱军阵中,顾星朗没有胆怯过,但此刻他却心慌难安。

    莫问盘腿坐在佛堂里,听见澄观国师说顾星朗奉贤宗的旨意来送他,莫问抬头看向了澄观国师,道:“顾星朗?”

    “是,”澄观国师神情平静地道:“圣上说主持不让他前来,想着皇长子还是个孩童做不了大事,只能派驸马前来。”

    莫问笑了起来,道:“女婿倒也是半子,那玲珑公主也来了?”

    澄观国师也是一笑,道:“公主性子不好,圣上怕她再惹出事端,所以没有命她前来。之前公主跟少师几多冲突,圣上也命驸马替他和公主当面跟少师道歉。”

    莫问手指点着坐榻的扶手,很轻微的声响,却一下下地直敲澄观国师的心头。

    良久之后,莫问把目光从澄观国师的脸上移开,叹道:“你也离寺多年了,有机会回寺去看一看吧。当年与你一起修佛的那些师兄弟们走了几个,但大多还在,澄观,你也是时候回去与他们见一见了。”

    澄观国师冲莫问一躬身,小声:“澄观明白,只是修佛之人,只要心中有佛,在哪里都可修佛。”

    “你这是不愿回去?”莫问问澄观。

    “不敢,”澄观国师很是平淡地说了两个字,然后问莫问道:“主持,驸马还在大殿中等候,您看?”

    “让他过来吧,”莫问道。

    澄观国师站着没动,说:“那少师那里?”

    “枫林受了伤,”莫问道:“他与玲珑公主之间能有多少的仇怨?道歉就不用了。”

    澄观国师说:“主持,圣上为着公主已经落下的心病,少师若是不出面,我怕这事会让圣上日夜不安。”

    莫问看澄观,永生寺出来的高僧都会给人一种云淡风轻之感,澄观也不例外。

    澄观国师道:“这就当是主持成全圣上的一片心意吧。”

    莫问笑着点了点头,冲佛堂门外道:“去接枫林过来。”

    两个僧人应了一声是,往枫林少师住着的禅房去了。

    片刻之后,一个莫问身边的侍从僧人走进了护国寺的大殿,冲顾星朗躬身一礼,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道:“驸马,主持让您过去见他。”

    顾星朗点一下头,双手暗自握成了拳。

    与此同时,玉小小跟着她的昏君爹走出了帝宫的大门。

    而顾星诺在街边听侍卫跟自己禀道:“大少爷,三少爷跟国师去了护国寺,属下亲眼看见三少爷进寺门的。”

    顾星诺呆了一呆,澄观带着他弟弟去护国寺?

    侍卫看顾星诺神情不对,忙就伸手扶顾星诺,急声问道:“大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顾星诺缓缓地冲这侍卫摇了摇头,道:“你们盯着粮铺,我去护国寺看一看。”

    侍卫还没来及说话,顾星诺就已经翻身上了马,双腿一夹马腹,喊了一声“驾”,骑着马往护国寺的方向跑了。

    几个侍卫一看顾星诺骑马跑了,都急眼了,顾大少受着内伤的人怎么能骑马颠簸?这还能不能好了?

    “你们几个去追大少爷,”一个侍卫跟同僚们道:“我看着粮铺。”

    几个侍卫匆匆上了马,追着顾星诺跑了。

    枫林少师这时躺在床榻上,听僧人说顾星朗奉旨来替玉小小当面跟他道歉,枫林少师冷笑了一声,这个人跟着贤宗在他面前装疯卖傻的样子他还记得,这是又来装疯卖傻了?

    伺候枫林少师的僧人挥手让来报信的僧人退下,跟枫林少师小声道:“少师,这是主持的意思,您还是去一趟的好。”

    枫林少师的脸上涂抹着消肿的药物,红肿的脸,呈深褐色的药膏,这让人看不出枫林少师往日的风采来,“虚伪之言,我为何要听?”枫林少师小声道。

    “少师不去,那主持那里?”僧人问枫林少师。[^^].首发

    枫林少师看一眼垂首站在自己床榻前的僧人,忍不住道:“我师父到底为了什么突然要走?”

    僧人摇头,莫问主持的决定,谁敢不听?谁敢去问为什么?

    “无欢走了,所以他也要走?”枫林少师又道。

    僧人替枫林少师拿了一件崭新的僧衣来,小声道:“少师不要让主持久等。”

    枫林少师更衣,收拾停当后,由两个僧人抬着出了禅房。一阵秋风扑面吹来,将枫林少师受伤的脸吹得一阵疼痛,枫林少师捂着自己的脸,心中有恨,却不敢表露出来。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