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332佛不渡人,那就魔渡众生
    真正见到莫问的时候,大敌当前,顾星朗习惯使然,反而是镇定了下来。ranw?en w?w?w?.?r?a?n?w?e?n?`org顾三少坐着躬身给莫问行礼,语调干巴巴,但一字不落地把贤宗那些没想到莫问这么快就走,舍不得莫问走,想莫问再在奉天多留些日子,诸如此类的话都说给莫问听了。

    等顾三少说完这些虚情假意的话,枫林少师也到了这个佛堂里。

    顾星朗看一眼面目全非的枫林少师,硬着头皮,把自己会说的道歉的话,跟枫林少师说了一遍。

    枫林少师听着顾星朗说这些言不由衷的话,连本来面目都让人看不出的脸上,更不可能让人看出他现在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了。

    顾星朗背书一样背完了道歉的话,冲枫林少师一抱拳,道:“还望少师恕罪。”

    枫林少师受了顾星朗这一礼,看向了莫问,有莫问在场,枫林少师很清楚,他什么都得听莫问的话才行。

    莫问在笑,看着顾星朗叹道:“驸马为将之人,宁生要你来办这个差,为难你了。”

    顾星朗忙道:“主持大师,圣上是想亲自前来的,他……”

    “我不是要怪宁生的意思,”莫问冲顾星朗摇了摇手,道:“驸马不必多心。”

    顾星朗多不多心,这会儿都不重要了,莫问抬手这一摇,顾星朗和澄观国师都看见了,莫问的指甲缝发黑,不是什么脏物,而是指肉发黑。顾星朗和澄观国师对望一眼,莫问的确是中毒了!

    莫问将手又放在了身侧,看着顾星朗道:“玲珑公主现在在何处?”

    顾星朗说:“公主在帝宫中。”

    “你与公主的姻缘来得不易,”莫问道:“驸马日后要好好待公主。”

    顾星朗抬头看莫问,都说相由心生,但光看莫问的脸,顾星朗真的看不出这个人坏来。要不是这人是永生寺的主持,这人教出文枫林这样的弟子,大哥和媳妇都跟这人做了仇人,顾星朗觉得自己不会对莫问心生厌恶。

    莫问起身,缓步走到了顾星朗的前面。

    澄观国师屏住了呼吸,五根金根从袖中滑进了澄观国师的手中。

    莫问看着顾星朗的双眼,黑白分明的一双眼,还没有染上人世里太多的风霜,“恨赵北城吗?”莫问突然问顾星朗道。

    顾星朗不明白莫问问自己这个问题做什么,看着莫问眨了一下眼睛。

    “想这个害你双脚残废的人死吗?”莫问一边问着顾星朗话,一边冲顾星朗伸出了手。

    顾星朗看着伸到了自己眼前的手,这双手苍白到几近透明,顾星朗甚至可以看见血液在泛青的血管里流动。

    “我可以帮你,”莫问的手覆上了顾星朗的额头。

    顾星朗的目光有些涣散,茫然地想着,我这是怎么了?

    “驸马?”澄观国师大声喊了顾星朗一声。

    澄观国师的声音让顾星朗身子一颤,顾三少身子往后一倒,避开了莫问的手,说道:“多谢主持大师关心,我家圣上自会治赵北城的罪。”

    莫问收回了手,看着顾星朗的双眼中有笑意,道:“这样也好,为将之人理应心胸开阔才行。”

    顾星朗反正也不明白莫问要干什么,胡乱地点了一下头。

    澄观国师走上前道:“主持,时候不早了,您和少师若是今日要走,那就不能再耽搁了。”

    莫问回头看了澄观一眼,小声笑道:“听你这么说,我倒要怀疑你这是在赶我和枫林走了。”

    澄观国师冲莫问行了一礼,恭敬道:“澄观不敢。”

    顾星朗这时跟莫问道:“在下不敢耽误主持大师的行程,主持大师,在下告辞。”

    “也好,”莫问跟顾星朗说:“回去后跟宁生说,公主与枫林之间只是误会,让他不必挂心了。”

    “是,”顾星朗应声。

    枫林少师一笑,至于是真笑还是强颜欢笑,只有枫林少师自己心里清楚了。

    两个大内侍卫进来,抬起顾星朗出了佛堂。

    莫问站在佛堂里没有动。

    澄观国师也没有动,看一眼莫问背在身后,微微发颤地双手,澄观国师的目光一暗。

    “清辉,”看着顾星朗被抬出了佛堂,莫问突然又出声叫住了顾星朗。

    澄观国师没等顾星朗回头,掩嘴咳了三声。

    随着澄观国师的三声清咳,手执刀剑的武士们从佛堂的门、窗,蜂涌而进,半点迟疑没有的攻向了莫问。

    枫林少师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世上会有人敢向他的师父刀剑相向,一时间惊在了当场,都没想起来要喊叫一声。

    莫问避开攻向自己刀剑的同时,看向了澄观国师,低声道:“你果然是要杀我。”

    澄观国师看着莫问,从嘴中说出的话却是:“少师,主持待你不薄,你怎么可以欺师灭祖?!”

    莫问摇头,看着澄观国师叹道:“这就是你所谓的修佛?”

    如果杀人之后再栽赃嫁祸也叫修佛的话,莫问想,澄观有什么资格斥责自己修的不是佛?

    澄观国师看着在众人围攻下多少有些狼狈的莫问,如果佛渡不了这个人,那他不介意成魔。

    “师父?”枫林少师这时终于叫喊出声了。

    “你中了毒,”澄观国师看着莫问说道。

    莫问的面色转冷,如果不是自封着穴道,他怎么可能跟这区区十几个武人在这里周旋?

    “来人!”枫林少师也顾不上身上的伤了,奔到了佛堂的门前。

    佛堂外,偌大的院落里,除了顾星朗坐在阶下外,空无一人。

    有大内高手一剑剌中了莫问的胸口,这让这武士自己都难以置信,他真的伤了永生寺的莫问? 分手妻约 t./rjjji

    “他中了毒,你们动作快一点,”澄观国师催促众人道。

    庭院外,跟随莫问的僧人无一例外地遭到了身份不明之人的围攻。被玉小小连番的下手之后,这些从永生寺跟着莫问到奉天来的僧人本就剩下不多,在众多高手的围攻之下,不多时,这些僧人就倒地了大半。

    莫问看向了佛堂外。

    澄观国师抬手五根金针射向了顾星朗,刹时之间就将顾星朗的五观之感全都封住。

    莫问的指间也出现了一枚小小的铜铃,随着莫问的身形变幻,这铜铃发出轻微的“叮当”声。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