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333破军者,乱世之人
    澄观国师手里的金针射向了莫问的手,半截金针钉入了莫问的手背。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

    莫问想冲开穴道,可稍一运功,被他压制在血脉之中的毒就又开始往心脉汇聚,这让莫问马上就放弃了这一打算。

    澄观国师连着又是几枚金针射向莫问的手,一心想将莫问手中的铜铃打掉。

    莫问这一回身形转动,避开了金针,看着澄观国师说了一句:“愚蠢!”

    “快点杀了他!”澄观国师大声下令。

    莫问退到了一扇半开的窗前,飞身便从这窗口出了佛堂。

    众人一起追出佛堂。

    澄观国师出了佛堂,一眼就看见应该五观之感俱失的顾星朗,这时双手抱头坐在躺椅之上,澄观国师马上就愕然了,听不见声音,顾星朗为何还要双手抱头捂耳?

    五观之感俱失的顾星朗这时眼前一片黑暗,但那种风铃的叮当声,还是不断地传入他的耳中,明明不久之前他亲手摇过一串风铃,那声音清脆悦耳,为何现在这种叮当的铃声却让他头疼欲裂?顾星朗抱头睡倒在躺椅之上,神情痛苦不堪。

    “驸马?”澄观国师跑到躺椅旁,大声喊顾星朗。

    顾星朗只抱头呻吟,对澄观国师的喊全无知觉。

    澄观国师看向被众人围攻的莫问,莫问的右手指间夹着一枚系着红绳的小铜铃,在打斗,呼喝声中,不屏息凝神细听,就是澄观国师也听不见这小铜铃发出的声响。

    “啊——!”

    顾星朗抱头发出了一声惨叫。

    “别分神!”澄观国师命众武士道。

    莫问很多年没有像今天这样狼狈过了,不过这个劫他必须得面对,不让澄观下这个手,他就是对顾星朗避而不见,带着枫林就这么走了,回永生寺的路上,他也不会得太平。而且,看着睡在躺椅上抱头惨叫的顾星朗,莫问的嘴角挂上了一丝笑容,澄观太小看他了。

    澄观国师将一枚金针夹在指间,如果封掉五观之感都没办法让顾星朗摆脱莫问的控人之术,那这个少年人,澄观国师咬紧了牙关,顾星朗不能留了。

    “澄观,”莫问这时跟澄观国师道:“你要杀顾星朗吗?”

    指间的金针对着顾星朗的咽喉,澄观的右手颤抖,想着玲珑公主,国师下不了这个手。

    “废物!”莫问骂了澄观一声。

    澄观国师干脆弹指将手中的金针射向了莫问,杀了莫问,这也许是顾星朗这个少年人的一条生路也说不定啊。

    剧烈的打斗声中,顾星朗慢慢睁开了紧闭着的双眼,血红的双眼里看不到一点属于人类的理智和情感。

    枫林少师眼睁睁看着理应无法站立的顾星朗,从躺椅上站起了身,走向了正在围攻他师父的武士们。枫林少师不知道顾星朗这是怎么了,但他能看出来,此刻的顾星朗应该是他师父手上的一件兵器。

    一个正全神贯注于莫问的大内高手,感觉到胸前一疼,低头看见自己的胸前多了一只手。

    顾星朗手往回收,手一握,被他攥在手心里还在跳动的心脏就成了一堆碎肉。

    失去了生命的尸体倒在地上,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澄观国师看一眼这个大内高手的尸体,又看看站在眼前的顾星朗,下令道:“杀!”

    莫问轻轻摇晃着勾在指间的铜铃,脸上的神情明显放松了下来,跟澄观国师说了一句:“我让你看一看,为何他是破军吧。”

    破军者,将帅之才,乱世之人。

    一具具残缺的尸体倒在了地上,澄观国师的脸上溅着鲜血,目光惊惧,他从来没有看过,一个人可以如此简单的取了别人的性命,顾星朗的手可以轻易地碰碎刀剑,抬手之间就是一条人命消逝。

    “我以为他也是一个失败品,”莫问跟澄观国师小声道:“为免被世人非难,我之前是想将顾星朗处死的,不过现在看来,顾星朗不死,这个天下理应落入我手。”

    那些跟顾星朗同年,却已经在剧痛中惨死的少年们的尸体,莫问记得很清楚,不过看着顾星朗,莫问还是笑了,笑容还是慈悲。人生不过百年,所以永生从来不是什么恩赐,而是逆天而行。

    澄观国师一掌攻向了莫问已经被鲜血染透的胸口。

    莫问一动不动地站着,澄观在他的眼中形同一个死人。

    澄观国师这一掌没能打在莫问的身上,下腹一阵剧疼袭来,国师低头,他的下腹破开了一个洞。

    莫问抬手摸一下顾星朗的脸,还是干净清爽的一张脸,没有被飞溅上半点的鲜血。“等你再长大一些,”莫问小声跟站在他面前不动的顾星朗道:“我会来带你走。”

    顾星朗睁着血红的双眼,无神地看着莫问。

    莫问的手抚过顾星朗的双眼,然后收手,转身便到了枫林少师的跟前。

    “师,师父?”枫林少师声带了哭音。

    “莫怕,”莫问带着枫林少师跃上了院墙,小声道:“师父带你回寺。”

    铜铃声渐渐消失,顾星朗眼中的血色也慢慢消褪,整个人就像被人抽走了全身的骨头一般,一下子瘫倒在澄观国师的面前。

    澄观国师伸手掐住了顾星朗的咽喉,他不能留这个少年人再活在世间了。

    顾星诺冲进这个佛堂庭院的时候,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不要!”顾星诺呼喊着,冲到了自家弟弟的跟前,一把就推开了澄观国师。 ~~..

    五个颜色深紫的指印,烙上去一般地映在顾星朗的咽喉上。

    “星朗?”顾星诺摇晃着弟弟的身体。

    澄观国师跌在地上,一只手按着自己的伤口,跟顾星诺冷声道:“这里的人都是你弟弟杀的!”

    顾星诺试过顾星朗的鼻息之后,刚刚松了一口气,一听澄观国师这话,心又一次高悬了起来,看看周围的尸体,顾星诺摇头,他弟弟从不杀无辜之人,这些人不可能是他弟弟杀的。

    “他是莫问养的药人!”澄观国师冲顾星诺喊道,喊完这话,澄观国师自己也是心如刀绞,他跟顾星诺说:“没人可以救他,你不想他日后帮着莫问作恶,言若,你现在就杀了他!”

    给读者的话:

    第四更奉上,一会儿有木有第五更,梅果现在还不知道啊,心塞啊。